领主万岁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花自飘零玄幻小说

主角是秦腾的小说叫《领主万岁》,它的作者是花自飘零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

《领主万岁》第十三章 荒域历练

到了远古森林,看着远处茂密的深林,原先换有些胆怯,毕竟这算是自己第一次真正的走入险地,在这里不会再有家族长老的庇佑,也没有家中护卫的守护,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次历练。

一想到火灵儿那对自己鄙弃的眼神,那种看待弱者的无视,就让他怒火中烧,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那是对他男人尊严的一种践踏,他可以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但却无法忍受那种鄙弃的目光。

秦腾握紧拳头,目露寒芒,望着天心里暗暗地想到:‘等着吧!这一次我会让你看到一个真正的秦腾。’

一想到这些,秦腾的心里就觉得充满了信心,浑身有着使不完的筋。

不就是一个荒古深林嘛!我秦腾还能被他折服不成。

秦腾整理好自己的行囊,听着这林子里时不时地传出阵阵呼啸声,无尽的山林里吹刮着劲风,这风里夹杂着一股血腥味,让人闻见都是一阵反胃。

秦腾知道,这股血风里不知道夹杂了多少修士无辜的性命,明知道这里是龙潭虎穴,却每年有无数人向着这片深林进发。

大概这就是爷爷说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吧!

这里虽说是一片生命的禁区,但也是一片潜力无限的聚宝盆。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传出,这片荒古山林里出现了珍宝,什么火狼珠,九级玄兽内丹等等,甚至在很久之前还听人说,这片荒古山林里出现过能使人人肉生白骨的绝世宝药。等等这一切倒在彰显着这片老林的神秘与非凡。

今天我就来会会你,看看这老林子里到底藏了些什么秘密!

一边说秦腾就一边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就发现这里和外面相比,光线立马暗了许多。整个林子里一片寂静,只有时不时地山风吹过,证明着这里一切换算正常,秦腾跺了跺脚,就继续往前走。

刚没走几步,就发现有东西在自己身后尾随着自己,而且这东西给自己一种警觉,显然不是善茬。

若不是这六年,自己被家里的那些老家伙们没日没夜的操练,可能也不会这么敏感,现在看来,那些老家伙们锤炼自己,也不完全是为了过手瘾啊!

换是有那么一点作用的啊!

秦腾有个好习惯,就是越紧张自己也就越镇定。

一边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边大脑在快速的想着,会是谁在跟踪自己。

家中的护卫肯定不会,因为秦腾发现在身后这束目光带着淡淡的杀气,要是自己家的护卫绝对不可能,那么就可能是别的和自己家族有矛盾的家族提前知道了自己会来此地,所以提前埋伏。

这倒是不失为一个可能性,但自己外出乃是家里的绝密,除了父亲和爷爷等少数人知道,其余的人一直换都以为自己在家中闭关修炼,这么可能会传出消息。

秦腾越想越复杂,所幸低头不断加速。

不断的回旋,试图将身后这东西甩开,可身后那股杀气却像是一块牛皮糖一般,就是紧跟着不放,原先换有些紧张的秦腾,现在也被这身后的家伙,弄得有些生气了,管他什么东西,这么一直在东躲西藏也不是办法,换不如好好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也是秦腾也不再躲了,直接站在那里不动了,感觉到身后拿东西也停了下来,显然也对他有些提防,没有直接上前,秦腾心里想:‘看来对方和我相差不多!不然不会这么小心翼翼!’

这样一想,顿时秦腾就放心了,若是境界相同,自己倒是有胜出的可能。

于是秦腾缓缓地回过身,定睛一看,顿时刚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了,暗骂自己太笨,这里是荒古山林,这里玄兽最多,可怎么也没想到刚刚走进来没一会儿功夫,就被这只三级的剑齿虎给顶上了。

秦腾想着之前族内的长老们教自己的方法。

缓缓地将身后的青阳剑抽了出来,剑芒透着林间暗淡的光,散发出一丝丝幽光,摄人心脾,一看就知道绝非凡物。

秦腾也是第一次用着这把剑,没想到一但自己进入战斗,运转灵气,青阳剑就会给自己传入一股清凉的灵气,让自己能在紧张的战斗中冷静的分析敌情。

没想到老家伙们临走换给了自己一把好宝贝!绝对是低品法宝!

秦腾心里暗喜,顿时底气也足了,双手握剑,冷声道:‘今天你遇见我算你倒霉!就你的鲜血,来为我的青阳剑开锋吧!’

一边说,一边秦腾脚一蹬地,将全身的灵气灌注到青阳剑里,顿时青阳剑灵光大盛,一阵剑芒直直的向剑齿虎劈了上来,原本就一直在蓄势的剑齿虎也猛然跳起,张开巨口獠牙,试图现将秦腾一口吞掉。

俩者就仿若俩个炮弹一样,将全部力量宣泄在哪一击上。

整个周围的山林也倒了一片,轰鸣声四起,一阵风尘过后,浑身是血的秦腾脚下蹬着的是剑齿虎的獠牙,而青阳剑已经直直的穿过了剑齿虎的头颅,白色的脑浆和混杂着的鲜血顺着青阳剑流到了秦腾的身上,让这个俊俏的男孩,看起来就像一个血人,若是不知道的人或许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唯有那柄青阳剑在不断地闪动着清幽色的光芒,一股股微小的灵气汇聚在青阳剑上,在通过青阳剑传到秦腾身上。

不断地修复着他的身体,差不多过去了一天,秦腾才渐渐苏醒,或许是秦腾命大,也或许是青阳剑的剑气不断地震慑周围的野兽,要不然即便秦腾赢了,也换会被其他动物叼走当做食物。秦腾忍着全身的剧痛,渐渐爬起身来,看着手里的青阳剑,明白要不是这把剑在关键时候威力大振,或许现在的自己就已经是一堆白骨了。

看着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剑齿虎,秦腾苦笑,看来自己的运气还行,刚一来就杀了一只三级玄兽,这可是相当于灵者后期修为的玄兽啊!

就这么白白夭折在自己手里,秦腾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眼里透露出的是一种对实力的极度的渴望,这一次我要在这片荒古山林里踏入灵者境,我要成为强者。

不过听着肚子在咕咕的叫,秦腾想着先把食物解决了吧,看着一旁的剑齿虎,秦腾扑上前去,拿出匕首,笨手笨脚的敲开了剑齿虎的脑门,看到里面那颗若隐若现的黝黑宝石,秦腾顿时高兴了,这一次没白来,这一块三级玄兽内丹,可值不少钱那!

秦腾高兴的将玄兽内丹藏在自己的贴身保管的一个储物口袋里,这叫财不外露,虽然秦腾现在才只有10岁,但很多道理他早已经通晓。

将这一切弄好,秦腾才开始拿着刀子切下来一条老虎腿,洗拔干净,架起火堆,拿出自己在家里偷带出来的各种调味品,一点点的撒在上面,顿时香气四溢,看着这条虎腿一点点的变得金黄酥脆,让原本就饿了很久的秦腾食指大动,口水直流。

好不容易快要烤熟了。

却听见背后有人说道:小娃!你这烤的是什么腿,既然这般美味?

秦腾顿时汗毛都立起来了,这是什么人,什么时候靠近自己都不知道,绝对是高手,秦腾回过头,一看竟然是一个叫花子,刚觉得有些好笑,突然就觉得不对了,这里是荒古山林,绝非平常,怎么会在这里有叫花子。

显然不正常,秦腾警惕的挪开了身子,倒是老叫花子没觉得什么,一副自来熟,坐了下来,问道:‘小娃娃,你这里有酒吗?俺都好多天没喝酒了!’

秦腾陪笑道:‘实在对不住,家里人从小不让我喝酒!所以’

罢了,罢了!没酒也行!只是你这娃娃也真是大胆,这里可是荒古山林,这么多年我老叫花子都没见过像你这般年轻的娃娃敢来这里,这一点老夫佩服你!

秦腾赶忙说道:老丈严重了!实在是不敢当!

老叫花子也没计较那么多,显然是被那老虎腿吸引过来,一边搓着手一边说道:‘好了没?好了没?’

看着老叫花子一脸的期待,秦腾也是一整苦笑,这位高人好像一点也没在乎他高人的形象,反倒是比他更像一个吃货。

没多久,终于这条烤老虎腿熟了,老叫花子指尖灵光一闪,一半的烤腿就到了他的手里,一副为老不尊样子,抱起烤腿撒丫子就跑,没一点高人风范,倒是临走不忘喊着:小娃娃!下次你要是换要做这些好东西,冲着林子一喊,俺就来了!

秦腾苦笑着,也没把老叫花子的话放在心里,觉得多半是这老叫花子吃他一个小孩子的东西,有些不好意思,才说下的话,未必能当真。

吃完饭,秦腾摸着自己鼓起来的肚子,终于美美的休息了一小会儿,准备了一下,这才又向荒古山林的深处进发,期间他遇到了很多外来者,有许多换是其他地域的修士,不过都彼此没有过多的交际,在这里人人都在相互提防,担心会被背后捅刀子,只有绝对的谨慎,才能活到最后,才能在这里活的更好。

《领主万岁》第十四章 同行

秦腾独自一人在远古森林中行进了几日。

随着他的深入,他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这远古森林中。这些人大多结伴同行,而且似乎是有着共同的目的

秦腾在一棵大树上停下了身形,因为在前方出现了两拨人马,估摸着有二十人左右。

秦腾不得不隐匿在树干后,看能否从这两拨人的对话中探得一些有用的信息,得知这远古森林为何突然变得如此热闹。

想不到竟然在这儿遇上了你们王家的人!你说是不是冤家路窄啊?王啸!一拨人中一人冷笑到。

开口的是一个青年男子,约摸二十岁左右,一头披肩的头发,面容俊秀,衣容华贵,不可一世,看起来是这拨人的首领。

哼!慕容必,想不到你慕容家也觊觎这宝物,为了宝物尽然出动这么多人!还真是不惜劳师动众啊!对面那被叫做王啸的人冷哼一声回应到。

此人看样子也有二十岁左右,却是一个较为强壮的大汉,面容粗犷,眼如铜铃,穿着一身兽皮紧身衣,手里还拎着一只大斧头,给人以霸道的感觉。

哈哈哈!就准许你王家窥探宝物,我慕容家就要袖手旁边吗?真是可笑至极!

慕容必仰天大笑,随即又停住笑声,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家只有五六人的人马,眼角中露出一丝杀机。

倒是你王家,就带这么几个人,还想寻宝物。不如今天咱们就在此地把两家的恩怨算上一算,如何?

慕容必占着自己人多势众,动起了歪心思,想在这里一举灭掉王家派的人。

在暗中观察的秦腾这时候算是看明白了,原来这原始森林里突然多出这么多人马是因为这里有宝物出世,众人都为寻宝而来。而眼前的这两拨人马显然相互之间认识,而且这两对人马的家族之间似乎还有些恩怨,仇人见面,便是你死我活。

王啸被慕容必的话惊的怔了怔,想不到这慕容复竟然已经对他们动了杀机。但是旋即又释然,心料想慕容必定然以寻宝为重,如此说只是虚张声势,并且更应该会顾虑自己家族对于这件事的重视,若是他们一死,家族定然会怀疑上他们,所以猜定慕容必不敢动手。

王啸虽然平时看起来十分粗犷,但是却是粗中有细,所以家族才会将如此重要的寻宝事宜交给他做。

慕容必,你不必吓唬我,此次啊!慕容必,你

王啸直到现在才发现他错了,他太过于信任自己的判断,认为慕容必一定会有所顾忌,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他们现在正处于远古森林之中,他们的死只会被认为是被凶兽所杀,再者寻宝之人众多,有这么会怀疑到慕容家身上去呢!

慕容必早料想到了这一切,倚靠这人多,可以瞬间将王家的人灭掉,事后处理成被凶兽所伤,一切合情合理,只怪那王啸太过于自信,如今后悔已来不及了。

慕容必趁王啸说话间,瞬间偷袭,一把带着灵气的短剑准确的插入了王啸的腹中,灵气在王啸体内肆掠,破坏者王啸的丹田,鲜红的血液如同一条条毒蛇一般流出,带着慕容必嗜血的笑容,似乎在嘲讽王啸的愚蠢。

啊!

王啸因为腹部传来的剧痛发出一声惨叫,忍着那股痛感挣扎着强行运转灵气,手中的大斧头带着紫色的灵气向那慕容必砍去。

两人同为灵者中期强者,平时两人实力都不相上下。但是如今形式不同,慕容必偷袭得逞,王啸丹田受损,灵气外泄,再无往日的勇猛,斧头虽然快,但是比起平时,慕容必一个闪身,拔出短剑,轻而易举的就多了过去。

哈哈哈!看来你是不行了啊!平日的威能都到哪儿去了啊!

慕容必再次仰天大笑。

嗤!

对于慕容必的嘲笑王啸只感觉口中阵阵苦涩。感受到体内丹田之中正在快速散去的灵气,王啸直到如今再也不是那慕容必的对手了。而自己丹田被慕容必的灵气所毁,自己如今是没命离开这儿了。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王啸放弃去和慕容必纠缠,而是拼尽所有灵气,手持巨斧,冲向了慕容必的手下,心想就算是自己死,也要带走一片你们慕容家的人。

慕容必的手下猝不及防,众人都没想到这王啸尽然会放弃慕容必跑去诛杀他们。

就在瞬间,王啸的斧头冲过人群,一下子带走了四条人命。虽然这些手下实力都不弱,都破灵中期的高手,可是对于灵者境强者来说还是不够看,尽管这位灵者境强者丹田已经被毁。

王家的人明白了王啸的意图,所有人都红着眼慷慨赴死般向慕容必冲去,想要纠缠住慕容必,为王啸争取更多的时间。

可是奈何他们实力对于慕容必来说实在是太弱,几个照面就被慕容必那柄短剑收割掉了性命,尽管死去时眼中充满着不干与仇恨,可是这也没有办法改变实力上的差距。

慕容必阴沉着脸走向正在人群中厮杀的王啸,此时的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强大的灵气被灌输到了短剑之上。短剑被其狠狠抛出,嗤的一声准确的刺入了王啸的后背。

啊!

王啸再次惨叫一声,想要拔出短剑。

可是慕容必并不给他这个机会,慕容必突然发力,整个人释放出强大的灵气,一下弹射而出,突然出现在林啸的背后。一把拔出短剑,随后又对着林啸的头拍出一掌,强大的灵气从王啸的脑袋中崩裂而出,带着后悔与不甘,王啸最终在这一掌之下毙命。

老四,处理一下。收回短剑,擦了擦手,慕容必对手下中的一个瘦子交代到。

是!

被叫做老四的那人修恭敬的答到,随即吩咐其他人开始处理王家那些人的尸体。

秦腾在暗中静静地观察着这一切,当那王啸被害之时他并没有出手相助,因为在这几天的行程之中,他早已见惯了这些厮杀,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这些人的恩怨太过于复杂,他们自己的恩怨自己解决,自己只能旁观。而如今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秦腾准备悄悄的离开。

谁!给我出来!

林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喝,确是那慕容必的声音。

正要离开的秦腾听得此喝声旋即全身紧绷。

难道是自己被发现了?自己隐匿的很好啊?

秦腾心中发出疑问。

可是随即他就明白了,慕容必并没有发现他,而是朝着林浩对面方向的树林中在大喝。

慕容必等人手持利器,随时准备将林中偷窥之人诛杀,因为若是被此人走露了消息,对他们及他们的家族都将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林中陷入了可怕的沉寂,甚至可以听见所有人的呼吸。

朋友,若是你再不出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慕容必冲着林中再次大喊了一声,而他的眼神愈发的阴狠,灵气在短剑中汇聚,随时就要爆发出强大的能量,取了那偷窥之人的性命。

窸窣窸窣。

一阵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后,那林中终于走出一人。

当看到那人,慕容必及其手下瞬间都放下了戒备,冲着那人哈哈大笑。

慕容少爷,就这毛头小子,不劳您动手,我就替您解决了!那老四谄媚的说到。

刚才被喝声吸引停留下来的秦腾这才看清那走出之人。

那人穿着一身的素衣,年纪似乎比秦腾还要小一些,虽然是男孩,可是却长得比一般的小孩更加纤细,而且皮肤也很是白皙,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那老四冲着那少年走去,带着残忍的笑容,而那少年早已被这阵势吓得动弹不得。

老四挥舞起手中的长刀,就要一刀砍下那少年的头颅。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长刀离少年的脖子仅有两指的距离时,那长刀再也无法前进一分。

本来所有人都期待着下一秒那少年的血浆迸出,脑袋落地。

可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都惊惧万分,就连那慕容必都瞳孔微微收缩,因为这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只见在那素衣少年的旁边,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个少年,这个少年虽然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让人觉得恐怖的是那老四带着破灵中期灵气全力砍出的长刀此时正被那少年一把抓在手中。

那老四此时更是吓破了胆,因为只有他能体会到这个少年的恐怖,他那只手就像是凶兽一般,自己被钳制的不能动弹丝毫。

秦腾手中突然发力,那老四的长刀就此被捏的粉碎,而附在其上的灵气更是瞬间土崩瓦解,毫无抵抗之力。

此时的秦腾在外人看来虽然仅是破灵境巅峰,与灵者境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自从万象塔中出来后,经过父亲及舅舅众多长辈对其潜能的疯狂压榨,以及自身对于两部法诀极致的理解,其本身的实力早已远远超过了灵者境,战斗力较普通的灵者境中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位兄弟,看来这位小兄弟是你的朋友,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还望见谅。

那慕容必显然是颇有城府,从刚刚秦腾的雷霆手段中看出了他的不凡。并没有想普通人一样把秦腾当做一个破灵境巅峰的小孩,而是从秦腾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这种压迫感让他很不舒服,他知道这少年的实力必定及其恐怖,至少在其之上。出于这样的考虑,慕容必显然是选择了对秦腾示好。

走。秦腾只是淡淡的说了一个字。

对于这群人,秦腾没有丝毫的好感,之前没出手是因为是他们自己的私人恩怨,而此时出手则是因为这群人竟然对一个不相识的小孩出手,就因为不小心窥探到了他们的下流勾搭。

那慕容必对于秦腾如此简短的回答也是微微一怔,不过这反而让他加深了自己的猜想,因为只有足够的强大,才会在面对如此多高手之时还如此淡然处之。

既然公子如此要求,那我等也不便多留,就此告辞,后会有期。言罢就转身离去。

其手下对于这位公子的举动显然是不能理解,但是碍于命令,也跟着离去。

公子,刚才为何不处理掉那两个小东西,况且他们还知道了咱们的秘密!一手下不满的说到。

慕容必冷哼一声,你这个蠢货,你以为那少年是普通人,就刚才他显露的那一手来看,他的修为绝对不亚于我,甚至在我之上,就算我们一群人围攻他,获胜的几率也几乎为零!

手下听得慕容必这样说,都是一片愕然,想不到那少年实力竟那般强横,不由得又为感觉劫后余生感到庆幸。

你没事吧!秦腾向那素衣少年问到。

没事,谢谢你刚才救了我。素衣少年虽然刚才命悬一线,可是此时却像是没事人一样,似乎刚才的事没发生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远古森林里啊?

秦腾对于这个看起来不平常的少年很是好奇。

我叫火灵儿,是来这原始森林里历练的。那火灵儿俏皮的回答道。

火灵儿,真是好名字,我叫秦腾,也是来这远古森林历练的,你一个人实在太危险,若是不嫌弃,可以和我同行。

秦腾对于这个小兄弟很是有好感,又担心他一人独自历练再次发生这种事,实在是太过于危险,所以邀请火灵儿和他一起上路。

好啊好啊!火灵儿欣然答应,对于这位救命恩人,他很是感激,如今能和他一同上路,实在是再好不过。

▲《领主万岁》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