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难撩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南宫千黎穿越小说

主角是莫恒的小说叫《君心难撩》,它的作者是南宫千黎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小说。

《君心难撩》第013章 他没给赏赐纯道歉

她把字条叠起来,给韩铁,你回去对太子爷说,欠条他先拿着,我有了银子再还给他。还有,请以后都不要再送信和赏赐了,也不要想着册封清璃为太子妃,清璃也不愿做太子妃。

韩铁虽觉她不识抬举,却比从前聪明了许多。太子身边需要的女人,必须有权有势,而非一个罪人之后。

于是,他朝清璃抱拳一拜,铿锵应了一个字,是!

送韩铁离开,清璃关上门,就找了药出来,凭药味颜色和贴在瓶上的制药药草名称,判断了药性药理发现梳妆台下的柜子里,还有一个小盒子,打开来,里面竟连针线,剪刀,匕首都有。

她遮掩好窗上和门上的帘幕,又拜托来叔给多备了一大桶温水,忍着痛先把身上清理了一遍

随即她把能用的蜡烛都点了,放在梳妆台的镜子前,又把能用的小铜镜都拿出来,折射光芒。

这光亮,虽然不及手术室的灯光,却比古代一般的灯火亮了许多。

她在所有的伤口上都上了药,便咬着一方丝帕,坐在镜子前,如缝制衣服般,细细地缝合伤口

若不缝合起来,就算包扎了,伤口还是很容易撕裂开,且留得疤痕也难看。

倒是多亏了宇文吉给她拿药酒冲过,并上过药,伤口并没有恶化。

手臂上的伤口缝合完,她已经疼出了一身的冷汗,就连窗外进了人都没有察觉。

她拿备好的白布擦汗之际,一抬头,就见镜子里有个黑袍人,她惊得忙抓起面前的匕首,拧身就要刺

是我。宇文恒忙拉下脸上的黑色面巾,因刚才惊心动魄地缝合伤口的一幕,他脸色早已苍白。

他养尊处优十九年,生在父皇一手创建的太平盛世,因母亲极受宠,因此他出入素来前呼后拥,莫说不曾磕着碰着,甚至连细微一处划伤都没有,更不曾见过如此惨重的伤,自然,也从没见过有人这样给自己疗伤。

如此一针一针扎下去,把自己缝补起来,所经受的痛,恐怕更堪比刮骨疗毒。

他从镜子里愧疚垂眸,视线避开她羸弱的身骨。

呃你你若不嫌我手笨,我给你把背上的伤口封起来吧。

清璃了然,恍惚嗤笑,所以九殿下是因归斯神医不能来,特来道歉的?

景芙的三舅母重病,归斯过去,一两日怕是回不来。

慕容小姐和九殿下倒真是绝配!她真想呸他一脸!

宇文恒尴尬地道,多亏了大哥给你准备这些,我倒也没想到,柴房能变得这样漂亮。

清璃并没有因为他没话找话的客气说辞,多出半分好感,他越是如此,反而越是在袒护慕容景芙的卑鄙行径。

算我上辈子欠你的!她转身在梳妆台前坐下,心里怒火滔天,不是要缝吗?来吧!

宇文恒忙上前,拿了白色丝线,穿在针上,让她背对着烛光处

清璃略动了一下,背转过去,环看四周的家具,心头陡然一阵无法言喻的失落。本以为,这里面有他的心意,没想到,竟只有太子爷宇文泰的。

《君心难撩》第014章 我对你,没有兴趣

回过神来,她这才发现身上只穿了一件淡紫色的丝缎短裤,具体来说,应该是古代女子的小内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平板身材,倒也没什么豆腐好吃的,也不能不要他帮忙。

她侧首看他,就见他眼睛也没乱瞟,俊颜紧绷着,满脸上都写着,我——对——你——没——兴——趣!

她深吸一口气,故作泰然,尽量挺直脊背,先拿红色的玛瑙药瓶,把药粉倒在伤口上,那是促进新肌生长的,尽量用镊子把两边的肌肤拉拢,把线拽紧,这样痊愈了,疤痕会小一点。

说完,她就咬住帕子,从镜子里给他递眼色,让他开始。

宇文恒依照她说的,把伤口拉拢,手上扎下去第一针,自己周身的肌肉也绷紧了,仿佛这一针扎在了自己心口上,眼皮眉梢更是不寻常地跳了两下,豆大的冷汗从额上沁出来

足足忙了半个时辰,他才细细地帮她包扎好,自己身上的黑衣早已被汗浸透。

他不敢停歇,又依照她的指点,从衣柜里给她拿了内衫白袍,帮她穿好。

拿那件水绿色的袍子,你直接帮我穿好了再走吧。我穿着衣服睡,晚上不必拉扯毯子厮磨了伤口,早上也不用再麻烦一遍。

他干脆把衣服,鞋袜都给她整理好,连同头发也细细地给她梳理整齐。

见他摆弄良久,都梳理不成发髻,清璃不耐烦地瞪他一眼。

你给我梳一个你那样的就可以,头顶上一条小辫子,让头发散着即可。

哦。所幸,这个简单。

她头发浓黑,这样清洗干净了,摸起来也顺滑了许多。

他拿了与她衣服同色的水绿色丝带,给她把发辫系好,一抬眸,就见镜子里如仙的女子出尘脱俗,笑眼空灵,正幽凉淡漠地望着他。

视线相对,他心头怦然一阵恍惚,迅速别开视线,视线落在她的发顶。

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这就要走了?清璃慌得忙站起来,转身对上他的眼睛,又无意识地握住左手,轻抚无名指上的戒指痕迹。

他随着她的动作,视线也落在那白色痕迹上。

她手已经洗的很干净,那一圈,却分明还是比其他部位的皮肤更白一层。如果那送戒指的人真的存在,又怎会让她来这里承受这种煎熬?

我换药找不到人帮忙你

我一定来!宇文恒抢言说完,环看四周,大哥心思缜密,她这里已经什么都不缺了,只除了吃得喝得。

他走到窗口,就飞身出去。

清璃望着窗子怔了一下,只觉得这屋子静得骇人。

却不过片刻,宇文恒又一阵风似地回来,手上提了一壶热水,还拿了一个大白碗,随即又从怀里掏了两个纸包出来。

搬了椅子搁在她的床侧,把一应东西放在上面,确定她躺着能触手可及,才退开两步。

他仍是尴尬,看着床边的地毯说道,若是夜里高热不退,多喝点热水就好了,一个纸包里酱牛肉,另一个里是葡萄干,多吃些,能扛得住疼痛。

清璃看得出,他做这些不过是出于愧疚和怜悯,多谢!说完,她就面朝床里侧躺着,再不看他。

▲《君心难撩》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