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哪里逃(队长是我)_萌妻哪里逃最新章节列表
完整版小说《萌妻哪里逃》是队长是我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童惜孟沛远,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十二章

见她专注的看着他,孟沛远不禁自信一笑,果然天底下没有哪个女人不爱他的皮相:想好用什么来感谢我的倾囊相助了?

白童惜尽量平常心对待:你想要什么?

嗯,亲我一口。在她闻声色变的表情中,孟沛远沙哑着声线补充:不要小儿科的贴颊吻,要法式吻。

说着,他伸手,准备摸她的脸,被她脑袋一偏,躲了过去:先嚼片口香糖吧,满口烟味。

言下之意,不过是婉拒罢了。

好哇。熟料,孟沛远微笑着给了她个肯定答案。

白童惜先是一惊,当看清孟沛远从口袋里摸出来的是烟盒后,以为他没了心思,松了口气。

他衔着烟屁股,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在她放松警惕的那一秒,两指夹下烟身,另一只手伸向她的脑后,一把掌住,然后快速拉近与她的距离。

后一秒,他机不可失的捕获她的芳唇,将嘴里含着的香烟一点点哺出,直到她受不了的张嘴喘息,他的眼底才掠过一抹得逞的精光

被烟呛到的白童惜生出一股反抗的力气,小尖牙狠狠磕了下他的舌尖。

舌头一麻一痛,孟沛远条件反射的抽身离去,因为没得到满足,他的脸色比车外的夜幕还要冷上三分。

侧眸,见白童惜的脸色并不比他好看多少,孟沛远故意问:味道如何?

拼命忍住将他一掌轰出窗外的冲动,她半惊半怒的下结论:毒药。

孟沛远眼色一沉,正想倾身过去再度亲吻她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刺耳的鸣笛声。

孟沛远只能调整了下澎湃的情绪,掐灭烟蒂,重新启航:就算是毒药我也甘之如饴,莫非这就是所谓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白童惜恨恨的用手背抹了下嘴,完全拿厚脸皮的他没辙。

——

回到孟家时,已是凌晨2点半。

下坡进车库时,孟沛远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他左手操控方向盘,右手挂档不方便动作,便对白童惜说:帮我拿一下手机。

她也没多想,手凭着音源伸进了他的口袋。

孟太太,点火了不负责,你这跟耍liumang没两样。

不知何时,车已经安安稳稳的倒入了车库,她生出几分被玩弄的感觉,气急败坏的问:既然停车了,你为什么不自己拿?

手机铃声锲而不舍的响着,她一根根的掰开他的手指头,气哼哼的拧过脑袋不去理他。

孟沛远嘴角微扯,不再逗弄她,自个儿掏出手机:喂?

孟少,说好的皇家呢?兄弟在这里等你都快等成傻逼了。

孟沛远思维停滞了下,这才想起他一早跟哥们儿做了约定,新婚之夜不在家里过,而是去皇家陪他们喝酒,没想到,中途被白童惜的事耽误了。

怎么不说话?对面调侃的笑道:不会是沉浸在温柔乡里,脱不开身吧?

孟沛远冷哼,说的好像白童惜对他的影响多大似的:给我等着,我马上到!

结束通话后,孟沛远一反之前暧昧含糊的态度,唇边吐出缺失热度的话:我临时有事,你下车吧。

手机那头的内容白童惜听到不少,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出去干嘛,想到他今晚也算尽心尽力,她客气的留下一句路上小心。

第十三章

开门,倩影位移,关门。

一系列动作,白童惜完成得毫不拖泥带水,那种不过是司机的窝囊感再次席卷孟沛远全身。

油门一轰,白色的跑车闪电一样飞驰出去,没两秒就追上了白童惜,擦身而过的同时,车尾喷出的燃料轰得她咳嗽不已。

自后视镜看到白童惜皱成一团儿的小脸,孟沛远宛如找到了所有怒气的宣泄口,扯唇一笑。

白童惜的心境则跟孟沛远的截然相反,用手挥开呛人的尾气后,她怒不可遏的骂了句神经!

周易北、沈从良还有孟沛远是皇家娱乐城背后的大股东。

大堂经理一听孟沛远三个字,忙不迭的为他引路。

孟沛远伸手推开包厢门,霓虹灯的光束立即汇拢到他身上。

一个英气的男子在听到动静后,大步走上前来和他碰了碰拳:阔别多年,你还是一如当年的意气风发。

你也不差。眼神一转,孟沛远又问:对了,沈从良呢?

周易北眯起狭长的狐狸眼:你还不知道沈从良是什么属性呐?听到他老婆身体不舒服,立刻走了,连你这个兄弟都不要,鄙视。

嗯,鄙视。孟沛远淡笑着附和。

周易北扯着孟沛远往里走:别提他了,还是你潇洒,刚结婚就跑出来风流,要换做沈从良,借他十个胆子都不敢。

孟沛远摇摇头,沈从良和他的妻子是真爱,跟他和白童惜硬配对的情况哪能一样?

绕过长条沙发的椅背,孟沛远这才看见沙发里躺着一位衣衫半解的尤物。

孟沛远调转视线,问周易北:你的女人?

周易北揽住尤物的腰身,算是默认:还有一个,特地为你准备的。

女子踩着猫步朝孟沛远走过来时,周易北拿起酒杯嘬了口,问:怎么样?

周易北笑容一僵,细细的观察着孟沛远,发现他连呼吸都没乱,如高僧入定一般。

这时,女子正准备依偎进孟沛远怀里,却见他冷下脸:你浑身都是水,别靠过来。

女子手足无措,她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要不是碍于孟沛远是皇家的老板,她都要问他是不是男人了。

周易北咳嗽一声,挥手让两个应召女下去:到底是你老婆厉害,只要功夫深,铁锤磨成针,皇家这么些个极品你都瞧不上。

孟沛远凉薄的嘴角微抿,自己是中了什么邪,看着那一堆白花花的肉在眼前晃悠,除了反胃外,不作它想。

不过,他很快将这种反常归为对方是应召女的缘故:这些女的不干净,我没反应这奇怪吗?

哦,那我就给你找个干净的。

几分钟过去,一个年龄不大的女孩唯唯诺诺地跟着经理进来了,气质纯得冒泡。

在周易北的密切关注下,孟沛远拉过女孩的手臂让她跌坐在沙发中央,女孩浑身上下抖得厉害,情绪有紧张但更多的却是庆幸。

毕竟,第一次能献给孟沛远这样的大人物,无疑是天赐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