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妻不离婚免费小说主角傅慎行南意全文阅读

《小娇妻不离婚》小说简介《小娇妻不离婚》是白三白所编写的豪门虐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傅慎行南意。

《小娇妻不离婚》第4章 你也说了,那是当初

傅慎行气场强大,即便不用看,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势,张扬又骇人。

南意不敢看他的眼睛,垂着头,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不要害怕。

连带着声音也变得轻了不少: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所以我不要你一分钱,现在我只想带多多走,请你成全我们,好吗?

再抬头看向他的时候,眼底尽是哀求。

傅慎行怔住,紧紧盯着她:这是你想要的?

男人眼神似刀,刀刀致命,每一下都扎在她心尖尖儿上。

南意呼吸不稳,不敢再看他的眼睛,立刻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暗暗为自己打气:南意,不要怕,凡事最难的是迈出第一步,只要迈出第一步,离成功就不远了。

傅慎行花名在外,换女人如衣服,肯定巴不得和你离婚呢。

不要慌

不要怕

饶是如此,她还是心慌的不得了,总觉得自己像是被放在油锅里煎着,每个毛孔都透着疼意。

但凡傅慎行对这个家有那么一点点责任感,对自己有那么一丢丢感情,她又何至于提离婚?

傅慎行,当初说好的,生下孩子,给孩子上了户口就离婚,嫁娶各不相干。

南意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十分平静,说的极是轻巧,满不在乎。

傅慎行黑沉沉的眸子落在她素白的小脸儿上,紧紧盯着她,眸色愈发暗沉,是那种让人看不透的深。

你也说了,那是当初!

他还想说些什么,手机突然响起来。

滴滴

男人停住,没有再说什么,拿出手机。

南意趁他走神之际,夺过孩子,拉起行李箱就跑。

傅慎行回过神来,察觉怀里的孩子没了,急忙追上去。

南意!

男人的声音充满阴鸷,吓得南意头也不敢回,跑的更快。

手机像是夺命连环call似的,响个不停,傅慎行追了几步,生怕她摔着孩子,只得放慢了脚步。

看一眼屏幕上闪动的号码,按着疲惫的眉心接起来:知道了。

就来。

挂断电话之后,南意和多多已经上了出租车,男人站在原地,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车子,狠狠踢了一下自己的车门。

_____

南意抱着多多进了南家门。

在看到母亲许婉芳难看的脸色那一刻,她停下所有动作,连脸色都变得发白。

妈妈不喜欢她,无条件的不喜欢。

所以,见到母亲,南意是迟疑的,她甚至没敢换鞋。

许婉芳正坐在沙发上吃水果,看到南意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即便南平在家,她待南意仍旧刻薄。

阴阳怪气,出声讥讽:都还没结婚,带着这么个拖油瓶,我们南家的脸啊,都被你丢尽了!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遇上你这么个没脸没皮的东西,你知不知道周围邻居是怎么看我们家的!现在连你姐姐想找个对象都难,当初你怎么不去死!

捡回来的狗、东、西就是没教养!

说着,起身走过来,狠狠在南意胳膊上掐了一下。

疼!

是真的疼!

可南意怀里抱着孩子,只能一动不动,任由她掐。

同样是为人母,她能理解母亲,但她绝对不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该受到指责和惩罚的,是那个侵犯她的施暴者!

妈,你天天这样骂,能换点新鲜点儿的词吗?我是捡来的孩子,可我当初没要求你捡我!

南意听多了这样的话,早已麻木。

她心上的千疮百孔,又有谁能体会?

垂头站在门前,一声不响。

是啊,当初如果她选择死,就一了百了,不会有这么多的烦恼了。

许婉芳继续骂骂咧咧,南意抱着孩子假装没听见,站在门口换鞋,她是冲着父亲回来的,跟母亲没有关系。

而且,这几年来,南家确实因为她受尽白眼,在这一点上,是她亏欠了家里。

因为她是捡来的孩子,许婉芳养了她那么多年,骂她几句出出气,她无可反驳。

许婉芳的话还没说完,南平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是小意和多多来了吗?

快过来,给外公瞧瞧!

随即朝着许婉芒大吼老太婆,说什么呢?孩子难得回家一趟,你给我闭嘴!

而后走向站在门边一脸惨白的南意:小意回来啦,多多来啦!

来,外公抱抱。

说着,接过多多,抱在怀里逗孩子开心。

外公

粉粉糯糯的小团子,抱在他怀里,甜甜的朝他笑着,南平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花。

哎呀呀,多多真乖,都会叫外公啦,来,再叫一声!

小姑娘乐呵呵的又叫了一声:外公,耙耙

南意心里顿时软得一塌糊涂。

没事的,为了多多,她什么都可以承受。

《小娇妻不离婚》第5章 又不是亲生的

听到那一声耙耙,南意只觉得心头酸涩的厉害。

又不是傅慎行亲生的,也不知道怎么跟他就那么亲近!

南平抱着怀里粉嫩嫩的小姑娘,乐的不行:哎呀呀,我们多多真是个好宝贝儿,不光会叫外公,还会叫爸爸。

他原是想亲多多一口的,但考虑到自己满身油烟味儿,还是放弃了。

小意呀,多多都会叫爸爸了,你怎么还没给她找个爸爸?

南意能说什么?

她和傅慎行结婚的事,除了两个当事人,再就是他的助理和她的好朋友知道,哪还有其他人知道!

因为这段婚姻见不得光,在父亲跟前,她只能装出一副单亲母亲形象。

很多时候,为了不让家人起疑心,她还经常撒谎骗他们。

见南意不说话,南平又道:当初那件事又不是你的错,像你这么好的姑娘,肯定会有小伙儿喜欢你的,你总不能一直一个人吧?

见到南意脸色不好,南平也知道她不愿意提及这个话题,幽幽叹息一声:不管怎么说,有合适的你一定要勇敢点儿!

南意点头。

见自己说的话女儿听了进去,南平传放心多了,把孩子放回女儿跟前:小意,你先带孩子坐会儿,爸再去炒几个菜,呆会儿咱们就开饭!

南意点头,接过孩子,往客厅走去。

整个家里,也就南平对她好一些,如果不是南平说想她和多多了,她是不会回这里的。

果然,南平一进厨房,许婉芳又开始了她的冷嘲热讽。

你怎么有脸进这个门的?还抱着这个野种!南意,我告诉你,再有下次,我就把你怀里这个野种从楼上扔下去!

你知不知道街坊四邻怎么看我们家,怎么在背后戳我们脊梁骨的?你还嫌我们家不够丢人是吗?!

以后不许你再踏进这个家门一步!你敢来,我就敢把这个小、杂、种扔下楼去!

南意不说话,只觉得心寒无比。

这就是她名义上的母亲,不问是非曲直,便把所有的错都归咎在她头上。

可她又做错了什么?

这个时候,她不想跟许婉芳争吵,因为知道: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

当年她被人侵犯之后,就应该去死。

老婆子,你胡说八道什么?!

进了厨房的南平又走出来,停在许婉芳身后,大声呵斥着她:你那是对女儿的态度吗?发生了那样的事,你非但不报警,还把小意说的那样不堪,这是一个当母亲的该说的话吗!你配为人母吗?

难道是小意主动让那样的意外发生吗?

南平的话似乎戳中了许婉芳的痛脚,她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叉着腰同南平对骂:她不是我女儿!我也没有这样的女儿!你个老不死的!怎么不去死!这么护着这个不要脸的小荡、妇,是不是对她存了什么心思!

说着,头朝着南平便撞过来。

多多被他们的争吵声吓得哭起来:麻麻,耙耙

南意急忙哄孩子:宝贝不哭,不哭

南平气得说不上话来,捂着心口,指着许婉芳,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许婉芳看他这样,骂的声音更大:南平,你这个老不死的,处处维护这个不要脸的小骚蹄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南意刚想过来劝她少骂点儿,却见南平已经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爸!你醒醒!

许婉芳吓得不轻,呆在原地,跟木头桩子似的。

南意急忙拿出手机拔打急救电话,抱着多多上了救护车,把父亲送往医院。

出来的急,又抱着孩子,没带钱包,拿着缴费单,站在窗口,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微信上倒是有点钱,但根本就不够交住院费的,她只能给许婉芳打电话。

妈,爸这边需要住院,你能不能把我的钱包送过来?

电话那端是打麻将的声音,噼里啪啦乱的很。

老许,找你的,好像是你女儿。

过了一会儿,许婉芒的声音才传过来:丧门星,什么事?

南意听到那个称呼,气不打一处来,原是想跟她吵架的,又一想,现在是有求于她,只得好相劝:妈,爸病了,要住院,身上没带钱包,你能不能把我的钱包送过来?

许婉芳打出一张八万,才说话:你钱包里的那点儿钱啊,已经被我拿来打麻将了,下次回来啊,多带点钱,这么少,还不够我打一圈麻将的呢!

南意觉得自己快被气到脑溢血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妈,爸现在病了,我要给爸办住院,你

不等她的话说完,许婉芳便打断了她:行了行了,你爸住院是你气的,你看着办吧,别打扰我打麻将!

电话挂断,只剩下刺耳的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