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圣女婿》石磊陈雨柔小说-医圣女婿在线阅读

医圣女婿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章 那是你爹,不是我爹

说完,他把董曦昀搀到别墅门口,门口有几级台阶,他让董老上上下下走了几遍。

直到走得身上出汗了,石磊问:董老,感觉怎么样?

董曦昀尝试着往下一看。

嘿?

好了!

老头乐不可支:不晕了!能往下看了!

在场的人大概都意识不到自己是什么表情。

眼珠严重突出,嘴巴严重张大,如果拍成照片拿给人看,说他们见到外星人进攻地球估计也有人信。

毕竟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董老的病虽不致命,但是不能正常走路,不能正常下楼梯,连眼睛都不能往下看,为了养病,还不能沾一点儿荤腥,天知道这有多痛苦!

这段日子,董老深受折磨,觉得这个病简直就是软刀子杀人,还不如痛痛快快生场大病来的爽快。

可是没想到,他的私人医疗小组没办法,京城各大医院的专家教授也没办法,却被眼前这个小伙子轻描淡写的治好了!

不打针,不用药,胡吃海塞一通,鲸吞豪饮一通,然后找个台阶上上下下溜达溜达,就好了!

董曦昀看石磊的眼神已经极为佩服,他放下所有架子,恭敬问道:我想请教请教,你开的这个方子,是什么道理?

董老平时很注意养生,加上身边经常有私人医生陪护,略懂一点中医,见石磊提供的疗法如此有效,难免心生好奇心。

这还得从你的病因说起。

石磊笑呵呵地解释:

病发当日,你喝多了酒,酗酒伤肝,这是其一;其二,你醉酒后又摔了一跤,虽说摔的并不严重,甚至都没造成皮外伤,但却受到了惊吓。

人突然被吓着时,肝经剧颤,加上你喝完酒肝虚,这就造成了肝脏轻微移位,根据中医理论,肝主目,肝不正就是目不正,所以你没法往下看。但是躺下时,你的肝脏复位,因此一切正常,而等到一站起来,肝脏重新移位,自然就有不适反应。

......

妙啊......董老喃喃道:我活了70多岁,自诩也懂些中医养生的门道,万万没想到,中医医理还有这么高深的内容......

咀嚼一会儿石磊说的话,董老又问:那你提出的这个疗法,又是基于什么原理呢?

石磊笑道:这个就简单了。吃饭胀胃,喝酒胀肺,我让你又吃又喝,胃脏肺脏同时胀起来,挤压肝脏,强迫其复位,再加上上下台阶产生的颠簸,稳固住了肝脏的本位,病情自然不药而愈了。

董老服了,彻底服了。

什么是神医?

这才是神医!

不是开出多么复杂的药方,不是用出多么眼花缭乱的医术,而是举重若轻,从容不迫,谈笑间就把人的病给治了。

这小子,大才啊!

怪病初愈,董老心情大好,拉着石磊一个劲的夸,一会儿说他青年才俊,一会儿说他国之栋梁,话里话外的意思,简直就恨石磊为何不是他亲儿子。

石磊被夸得不好意思了,摸着后脑勺说:董老过誉了,晚辈其实没什么能耐,全仗着吴老和吴振天先生提携。

石磊这么一说,董曦昀一下想起来,这里是吴氏公馆,吴家父子这对主人已经被晾了半天了。

董曦昀扭过头去,冲吴乘风笑道:吴老弟,还得多谢你给我介绍这位神医啊,不然我这个怪病,还不知道要缠着我多久。

一声吴老弟,顿时叫得吴乘风喜上眉梢。

董老这么改口,那就是主动跟自己拉近关系啊,既然他的态度都这么亲近了,融资的事还有个不成?

吴乘风看向石磊的眼神中,便又多了一分感激,刚才石磊说的话,有意把功劳往自己身上引导,这是摆明了在帮吴家啊!

接着,吴家父子便重新把董老请进屋里,打算开始谈合作,有了石磊治病这么个小插曲,双方关系迅速拉近,此时正该趁热打铁。

石磊看着时间不早了,想要说声告辞,打道回府,吴家父子和董老接下来要谈的是生意上的事,他一个外人也不便继续在场逗留。

吴乘风见了,冲儿子吩咐道:振天,你送石磊回去。

爸,我......

快去!吴乘风一瞪眼,暗恨这个儿子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

吴振天慑于父亲的威严,只好先一步出门启动车子去了。

跟董老吴老道了声别,石磊一只脚刚迈出大门,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董老的私人医生说:道歉呢?

医生脸色无比难看,实在是不情愿在石磊面前低头,但董老的病,自己一点门道没看出来,还逆着病情来,让老爷子戒酒戒肉,现在要是再七不服八不忿的,估计在董老心里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了。

于是他勉为其难地开口道:对不起石先生,是我门缝里看人,目光狭隘了。

这个道歉避重就轻,没检讨自己医术上的不足,也没褒奖石磊医术之高明,实际上有点不疼不痒。

但石磊也不愿跟他计较,微微点头,转身出了门。

回家的路上,吴振天开车,石磊坐在一旁。

到了石磊家楼下,石磊刚要开门下车,吴振天喊住了他:小子,你想死,还是想活?

第十一章 行骗

吴振天觉得父亲实在有点小题大作,石磊再厉害,不过是个赤脚医生,连个正经的行医证都没有,这两次看似医术如神,估计大抵都是蒙的。

或许他确实有点中医基础,但更多的是歪打正着,运气好。

在吴振天的概念里,这样的人说好听点,叫会蒙。

要是说的不好听,就是骗子。

更可气的是,就这么个人,竟然劳驾自己堂堂南阳首富亲自开车接送,一想到这,吴振天就气不打一处来。

吴振天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递到石磊面前:想活的话,这里是300万,你拿好,从今以后,不要再骗我父亲了。

说到这里,他冷哼一声:如果你不听劝,那就是想死了!你也知道我家的势力有多大,动根手指头,就能让你消失。

石磊怔住了,半晌皱眉道:吴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振天扬了扬手里的银行卡,说:你出来行骗,无非就是为了钱,我想300万够你花了。我一不报警抓你,二不派人收拾你,也算仁至义尽了吧?以后,离我父亲远点,他老糊涂了,我没有!

......呵。

石磊气笑了。

骗子?

你见过能把死人骗活的骗子?

你见过能一顿饭治好顽疾的骗子?

行,道不同不相为谋,吴家生意做得再大,挣钱又不给我花,我有必要巴结你?

吴振天手里那张卡,石磊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拉开车门,一只脚迈了出去。

远离你父亲,可以,那是你爹,不是我爹,我没义务孝敬他,我也不欠他的。

至于钱,你就收着吧,300万听上去挺吓人,但是用来羞辱我,少了点儿。

说完,扬长而去。

离开后,石磊随意的走在街上,他要想清楚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突然,石磊感觉自己的灵魂一颤,不由得停住脚步,朝右侧看去。。

右边是几个练摊的,摆放的都是些古玩玉石字画之类的东西。

石磊这才发现,自已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古玩街。

刚才的感觉转瞬即逝,石磊疑惑的扫视着附近的几个摊位。

小摊上的摆放的东西大都平淡无奇,即使偶尔有个物件散发出轻微的古朴之气,可是那根本不能引起石磊灵魂的悸动。

摊主们热情的招呼着推销着自己的东西。

刚才灵魂肯定是被触动了,这一点,石磊确信,那绝对不是错觉。

再次看了一遍,毫无所获后,石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调整呼吸,脑中一片清明,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一人存在般。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

瞬间,那种感觉出现了,石磊立即睁开眼睛,朝其中一个摊位看去。

一个如核桃般大小的铜球,球面上雕刻着一条龙,工艺精糙,看起来平淡无奇。

石磊走过去,将那只铜球拿在手中,细细感应了下后,心中大惊。

铜球为凡物,但是它里面的东西竟然是.....

老板,这个小球怎么卖?石磊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后,很随意的掂了两下手中的铜球。

一千万!概不还价。老板说出价格后,面色平静的看着石磊,仿佛他嘴里说出的是50块一样。

一千万?

如果不是石磊认出了此物,绝对会扭头就走。

小伙子,他这一千万都卖了七八年了,他就是个神经病,小伙子,过来看看我的东西呢,绝对都是好东西。旁边的摊主冲石磊热情的招着手。

犹豫片刻后,石磊终于将拿着铜球跑路的念头压了下去,不舍的将铜球轻轻的放了回去。

石磊相信,除了自己,不会有人认得此物,否则,也不会在这儿摆了七八年,都没有出手。

罢了,赶紧想办法筹钱。

跟吴振天借?

石磊暗暗摇了摇头,用吴振天的钱买下此物,因果太重。

看来,要多找两个有钱人治病了,这样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挣到一千万。

石磊边走边想,突然止住了脚步。

有人跟踪!

石磊扭回头后愣了下,跟踪自己的竟然是卖铜球的摊主。

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摊主走到石磊面前,拱了下手,眼神中充满了激动的神色。

石磊点了点头。

他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个摊主知道那个铜球为何物,可如果他知道那是何物,怎么会拿出来卖?

十几分钟后,摊主领着石磊走进古玩街深处一破落的文玩店。

先生,救命!刚走进店里,摊主立即转身跪在了石磊面前。

摊主的举动让石磊大吃一惊,抢上前去要把他扶起来,没想到摊主很执拗,硬是不起身,扣头说道:还请先生答应救我,不然我就这么跪着!

石磊哭笑不得,暗想:这是你的店,又不是我家,跪就跪呗,我走还不行?

但他没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刚才自从见了这个摊主第一面,石磊就看出他......有病!

石磊也很奇怪,按理说自己从陈家先祖那得到的医术很高明,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到达一定境界后,仅凭一个望,就能看出病人得的是什么毛病。

但他隐隐感觉这个摊主身体有问题,至于是什么病症却毫无头绪,所以一时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了。

现在这人下跪求救,便印证了石磊之前的猜测。

看来他是真有病,自己没看错。

石磊不光继承了陈家先祖的医术,还继承了先祖的医德,看见被病痛所困的人,当然不能见死不救。

老板,起来吧。石磊看着他说: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一定救你。

谢谢,谢谢先生。

摊主一连道了好几声谢谢,这才站了起来,石磊看见他因为激动,泪水就在眼眶里转悠。

接下来,摊主拿出接待贵宾的架势。

石磊没想到,这个小店看着破破糟糟的,却藏着上等好茶,摊主亲自泡好茶水,恭恭敬敬递到石磊手上,才开始娓娓道来。

摊主名叫关海平,祖上一脉相承,都是习武的,到他祖父那辈,甚至做过国家领导人的贴身保镖,首长无论去哪个国家访问都带在身边。

按说,一介武夫能干到这个位置,就算到头了,且不说大富大贵,只要子孙不是太败家,总该衣食无忧才对,为何这个关海平沦落到在古玩市场摆小摊呢?

这是事出有因的。

关家延续了这么多代,就像受到某种诅咒一样,代代都活不过40岁!

没病没灾没意外,习武之人身体又壮,可就是活不过40,有的37、8,有的38、9,最多挺到40岁那年,必死!

关海平父亲去世那年是39,临终前,他拉着儿子的手,交给了他一样东西,正是那个小铜球。

父亲对他说:你无论如何要找到识得此物之人,只有这个人能解关家的遗传病症,我这辈子是不行了,你还有机会......

那年关海平才17岁。

从那之后,他就耗尽祖父以来积蓄的家财,拿着铜球满世界的跑,就为找到认识这铜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