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名医》刘大柱张燕小说-绝世名医在线阅读

绝世名医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10章 玩笑开大了

干嘛呢?

看到他一直不动手,好像木头了,张燕不好意思的提醒了一下。

咳咳咳

刘大柱被惊醒了过来,呛的要死,低头不住的咳嗽,然后就开始默念金刚经,最终好不容才把窜起来的火给压了下去。

这时刘大柱连忙稳住躁动的心神,手有些抖的抱住张燕的大腿,然后右手拎着一支银针,对着脚上的活血穴,缓缓的旋转着扎了进去。

嗯张燕感觉到脚上传来一阵酥麻,嘴里轻声的嘤咛,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他。虽然她很怕,但又不敢缩脚,生怕会出什么问题。

第一针,总算是顺利的插了进去,虽然有些紧张,再加上抱着美女的腿,所以手有些抖,但还是没有出什么差错。

有了第一针之后,刘大柱的胆子就大了一些,看着插在她腿上颤巍巍的银针,刘大柱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取出第二支针。

啊还要啊?张燕根本不敢再看插在她脚上的银针,微微眯着眼睛,发现他又拿出了一根针,不禁身体跟着抖了一下。她毕竟是女孩子,胆子很小,看着那么长的针插到肉里面去,虽然不痛,但也实在是有些害怕。

抬头看了张燕一眼,发现她的脸色有些发白,知道是吓得不轻,刘大柱连忙说道:没事,再插一针就好,你怕的话,就闭上眼睛好了。

哦,那你轻点啊。张燕吓得闭上了眼睛,眉头微微的皱着。其实并不特别的痛,只是有些麻麻的,但是因为心理作用的原因,她非常怕看着针插到肉里的过程。

发现张燕闭上了眼睛,刘大柱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朝她短裙里边看了一眼,这一看心跳立马更加的猛烈了起来,忍不住伸手过去碰了一下。

怎么了?张燕吓得问了一声。

哦哦,没事,有只小虫子。刘大柱红着脸解释,这事情他可还是第一次干,紧张的不能自己,生怕这个城里来的姑娘会对他不客气。

啊?快帮我弄掉,我怕没想到张燕惊恐的喊了起来,她最怕不明的小虫子了,没想到刘大柱不经意的一句话,把她吓得够呛。

她可是城里的小姐,从来没有进过山,很怕在这样的茅草丛会出现什么毛茸茸之类的虫子,而且还是爬到了那种地方,她不怕才怪了。

没料到她会这么害怕,刘大柱震惊了,美女让他帮她弄掉虫子,这是个最好的机会,但刘大柱是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进行什么不应该的动作。

哦,没事了,虫子已经走了。刘大柱红着脸说了一声。

真,真的走了。张燕小心的问道,然后翻起裙子检查里面,完全忘记了刘大柱就坐在她的正前方。

一眼看过去,刘大柱顿时心乱如麻了,看到白色小內正中间的那只卡伊娃,他咕咚一声,狠狠的咽下了口水。

感觉对面的人有些不对劲,张燕才惊恐的发现,她竟然一急之下,就在他的面前露出了底,羞得她连忙拉下裙子,脸上红成了一片,连脖子里面都完全的红了。

这个时候刘大柱还没有反应过来,完全的陶醉了一样,盯着已经被短裙盖住的那个地方,完全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你不许看,快点给我治疗。张燕的脸红透了,发现他那样冒火的眼神,真想找个地洞立马钻进去躲起来。

哦哦大柱被她叫的反应了过来,连忙伸手擦去了嘴角流下来的口水,接着默默的再次念金刚经。

每次心里不稳定的时候,他都习惯性的念金刚经,不知道为什么,这金刚经对他好像很有效,念上几次就好多了。

这个,张老师,你别紧张啊,我动手了

抬头看了一眼满脸通红的张燕,心里又有点浮动了,刘大柱连忙低下去,不敢再看她,连她的大腿也不敢多看,就一直盯着脚裸的位置。

刘大柱毕竟不是那种趁机吃豆腐的坏人,他虽然也是正常的青春期男子,他也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但是还不至于对张燕怎么样,等到控制好情绪之后,就开始动手给她扎针。

虽然这是第二针,但是比第一针扎的还要小心,因为刚才实在是刺激的有些过度了,不小心就有可能扎偏,到时候真的把这个大美女给治成了瘸子的话,正好就会被村长抓住把柄,估计诊所就真的要没了。

两支银针都扎进去之后,接下去就要等待了,按照金龙神针的记载,对于这种小扭伤,只要扎针之后,再给她按大腿揉筋脉活血,过十分钟就能完全治愈,并且不会有任何的后遗症。

张老师,我要,要动手了刘大柱紧张的说了一句,不敢抬头看她。

知道刘大柱只是想帮她治疗腿伤之后,张燕已经放松了很多。

这时候她低头看着他满脸通红的样子,心里就有些好笑。没想到这个野小子还会这么腼腆,真好玩。

喂,你不是已经扎针了吗?还动手,动什么手?张燕睁着大眼睛问道。

哦,这还没完,还,还要给你按按刘大柱伸出手指着她雪白的腿,没得到批准之前,他的手不敢捏上去。

按什么?不许乱按听说要按,张燕的脸再次红了。虽然她是城里人,但她是好姑娘,今天之前,还没有别的男人像这样碰过她的腿,但是今天却让他给抱了。

不会的,我就按脚上的筋脉。刘大柱尴尬的说。

好吧,那你按吧,快点啊,不许占便宜,不然我踢你张燕点头答应了,不过还不忘警告他一声,如果他敢乱动,她不介意直接踢他的蛋。

刘大柱红着脸,没有再答话。他已经紧张死了,很怕按着她的大腿会经受不住考验,一不小心就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这时刘大柱就坐在她的面前,轻轻拿起她的腿放在青青草地上,然后贴着腿上的筋脉,从下一直往上揉过去。

本来要一直揉到根部效果才最好,但是刘大柱不敢按到裙子里面去,只是揉到膝盖以上,就立马原路返回,一直来回的给她按揉筋脉活血,差不多十分钟之后,才停了下来。

按完之后,刘大柱已经满头大汗,这树林里并不是太热,但他硬是被憋的出了一身的热汗,他可是原装正品的毛头小伙子,虽然说医者父母心,但是接触这么白的城里时髦女孩子,他还是第一次,不紧张就怪了。

擦了一把汗,刘大柱就给张燕拔掉了脚上的两支银针,这才出了一口大气。第一次给人扎针,而且还是给一个大美女扎针,他累的差点虚脱。

行了,起来试试。

刘大柱擦了一把汗,然后就收起银针,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

张燕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他,这就扎了两针,就算是真有效,也没有这么灵,这么快吧?

喂,你,你说能走了?张燕不敢相信的问道。

对,你起来,起来试试。

刘大柱其实比张燕还要紧张,这是第一次给人针灸治疗,虽然金龙诀把神针疗法说的神乎其神,但毕竟从来没有试过,他很担心这次的针灸实验会失败,万一失败的话,那他拿什么去和那个老东西比试?

这时张燕坐在地上,伸出一只手,看着刘大柱说道:你,你拉拉我。她不敢起来,心想让他拉着,万一不行也不至于摔跤。

刘大柱伸手拉着张燕的小手,这时她才用那只没有受伤的腿独立的支着,慢慢的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那只痛脚还是不敢落地。

你,试试大柱紧张的看着她,生怕她会再喊痛。

哦张燕答应一声,双手扶着他的肩膀,慢慢的把那只脚放在了茅草地上。

脚放在地上之后,感觉好像真的没事了,这时候她的手才慢慢的放开了刘大柱,站在那里试试那只扭伤的腿。

怎么样?刘大柱紧张的看着她。虽然脚痛的是张燕,但是他比她更加想知道治疗后的效果。

好像,好像不痛了。张燕原本紧张的脸上,有些放松了下来。

那你走走看。

刘大柱连忙朝一边退开,离开她几步远的距离看着她,等着她自己走路试试。

张燕站在那里扭了扭脚,感觉一点都不痛了,跟没受伤一样。没想到这个山里的野小子,还真的有两把刷子,就这么一扎一揉的,还真的效果这么好。

这种扭伤虽然不至于多严重,但要这么快就痊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算是大医院的老中医治疗这种扭伤,也需要先吃药打针,再修养几天才能痊愈,没想到这山里的小子,不但是没给她吃药打针,而且还这么快,就让她一点痛都感觉不到了。

张燕虽然站着没动,但是脚扭来扭去的试着,完全感觉不到一点受伤的痛了。这时她抬起来,发现他竟然那么紧张的看着她,张燕忽然想要耍耍她。

虽然张燕是个好女孩,但她也是个活泼爱玩的女孩,刚才谁让他不管不顾的扛着自己进树林的,还以为他要对自己做坏事呢,差点被他吓得半死,这次一定要报复他不可。

啊呀

张燕刚想抬腿朝前走,忽然皱着眉头喊了一声,好想很痛一样,身子一歪就要倒下去。

怎么

刘大柱吓到了,急忙冲过去扶她。

谁知道茅草丛里有一根枯树枝,刘大柱太紧张冲的有些急了,一脚绊住树枝,直接朝张燕扑了过去。

啊,你

张燕惊叫一声,被刘大柱五体投地的抱住柔软的身体,压进了齐腰深的茅草丛,立刻茅草一片荡漾。

第11章 破旧的小学校

你,你干什么呀,快起来啊

张燕倒在茅草丛里,伸手撑住了刘大柱,看着趴在她身体上的这个野小子,她已经羞得无地自容了。

真不靠谱啊,怎么就被他给压了呢?张燕的嘴巴嘟着,满心的不情愿,没想到开了个小玩笑,就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她可是清纯的女孩子,从没想过会被这样的山里人压住,而且,他的裤子竟然还是烂的。

这个时候,刘大柱也很意外,清香扑鼻而来,软软的感觉,让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起来啊,还压住,不靠谱

见他傻了,张燕红着脸,拍了拍他的手,这一拍才发现,他的手,居然,居然抓在了她的山头上,这下张燕不干了,急忙用力一把推开了他。

你这人,干嘛啊?怎么能这样张燕连忙站起来,扯了扯已经卷上去的衣裙,一不小心,就被那个小子占了不少的便宜去。

刘大柱被推开后,很尴尬的坐在茅草丛里,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身材凹突有致的城里姑娘,不禁心火直冒,那种滑软的滋味,还是第一次体会到。

发现张燕站在那里没再说痛,扭到的脚好像已经完全的好了,这时候刘大柱才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跟着站了起来,问道:你,你没事了吧?

我知道刚刚是因为自己想逗他才出的事,所以张燕不知道该怎么说,脸蛋微红:我,我刚才那是有点点痛,但是现在已经不痛了。

真的啊?太好了刘大柱有些惊喜,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用针,就针到病除了,这事情太完美了啊。他兴奋的低头看着张燕的脚,伸手过去还想检查一下。

你,你又想干嘛?张燕吓了一跳,跳起来朝后面退了两步,看着刘大柱警告道:你,你马上带我去村里,不然,不然让你好看!

抬头看着她惊慌的样子,没想到又吓到了美女,刘大柱弯腰扛起她的行李箱,二话不说的朝树林外面走去。

不就城里姑娘吗?哥还不在乎呢,娇生惯养的,谁受得了。

喂你等等,走那么快干嘛,不知道人家是女孩子吗?

张燕连忙跟了出去,虽然是大白天,但这样的山里,她一个人可不敢待着。美女跟在刘大柱的后面跑过去,被撕开的丝袜飘荡着,上面还挂了一根茅草,摇摇晃晃的,很衬她雪白滑嫰的腿。

等到刘大柱和张燕走出了树林,就在刚刚的茅草丛边,一个白胡子老头和穿着七彩纱裙的少女又出现了。

少女有若仙子一般美丽,身材好到了极点,皮肤白嫩红润,没有一丝的瑕疵,大眼睛可爱灵动,眼睫毛长长的朝上微翘。

长老我不嘛,你看他这人,怎么这样啊?

此时少女明显的不高兴,嘟着红润的小嘴,看着刘大柱离开的背影,貌似意见非常的大,蛮腰不断的撒娇的扭着。

哈哈哈小公主,怎么了?你也知道,他已经开始修炼金龙诀了,金龙诀的特点你应该知道,没事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他已经开始改变了,这是好兆头。

老头撸着雪白的胡须,呵呵的笑着,好像对刘大柱的表现非常满意。不过小美女却很不高兴,一直撅着嘴,但也无可奈何。

金龙诀,最大的特点就是带点邪气,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刘大柱并不知道林子里面发生的事情,一路无话,带着张燕朝石头村走去。

石头村的小学就建在村口,在泥土路旁边的空地上,建了几间用山里的石头垒起来的教室,在教室的前面,同样是碎石砌成的一圈围墙,围墙不高,一个大人站在外面就能露出头来。

小学校总共三间房子,一年级和二年级共用一间,三年级独占一间,四年级就该去镇里的中心小学上学了。另外还有一间稍微小点的房子,作为老师的办公室兼宿舍。

刘大柱带着张燕走进学校,跟在后面的美女左看看右看看。没来之前,她已经想象过很多次了,但还是没想到这里的条件,居然比她想的还要差很多。

整个校园里,都是泥土地,教室的墙壁上也没有任何的粉刷,斑驳老旧,看着有种危房的感觉。

这,这房子不会倒吧?张燕跟在后面,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刘大柱扛着她的箱子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了她一眼,心想果然是城里的大小姐,估计这女老师也在这里待不长,她不可能适应得了这里的环境,就连上次来的那个男老师,打水的时候竟然差点掉井里,没教一个星期就跑了。

放心吧,这房子虽然旧,但都是石头砌成的,再大的风雨都不会倒,比我们家里住的房子好多了,再穷不能穷教育嘛,你放心。

虽然料想她待不久,但刘大柱还是尽力的安慰她。毕竟村里很难请到老师,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城里人,他也不希望再出什么问题,村里的孩子没书读,谁心里都不好过。

哦张燕点了点头,看了看不远处村里的房子,果然比这还要破。她咬了咬嘴唇,不再说什么。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放弃,教落后山村的孩子学文化,这是她的理想。

刘大柱走过去推开那间宿舍,把张燕的行李箱放下,然后说道:张老师,这里是以前一个老师住过的,现在他回城里去了,你收拾一下就能住。

这宿舍也非常的简陋,墙壁上贴着旧报纸,靠里面的位置摆了一张木床,另外还有两条长凳子,在外面靠窗户边放着一张课桌,作为平时备课办公的地方。

张燕看了看房间的四周,虽然够破,但还基本能够接受,她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学校别的老师呢?

没别的老师啊,就你一个老师。刘大柱奇怪的看着她。要不是有她来教书,小学连老师都没有呢,哪里还会有谁?

啊?我,我一个人啊,三个年级呢?张燕被吓到了,早就听领导说过山里的教师奇缺,但也不会缺到这个地步吧。

哦,够了,三个年级,总共就二十多个学生。刘大柱说道。

石头村本来人就少,要不是临近的村子也有孩子过来上学,还没这么多人呢。

二十多个啊?张燕睁大眼睛看着刘大柱,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一个学校总共就二十多个学生,也太少了吧?

好了,我去给你拿饭来吃,来我们村的老师,都是村里人轮着供饭的,你等着吧。

这个时候早就过了午饭时间,刘大柱饿的肚子发慌了,跟张燕交待了几句,让她自己收拾房间,刘大柱就走了出去。

看来又是一个短期临时工,干不了多久。

出了院子,刘大柱一边摇头一边朝家里走去。

玉莲姐

进了自家小院,看到房门紧闭着,刘大柱喊了一声,但是里面没人回应,难道玉莲姐去了诊所,不在家吗?

玉莲姐,你在吗?刘大柱轻轻的拍了拍房门。

这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姚玉莲开了门,就转身朝屋里面走去。

平时自己回来,玉莲姐都是笑脸相迎,今天玉莲姐怎么不说话,刘大柱慌了,难道是因为自己关了诊所门去镇里接人,玉莲姐生气了?

玉莲姐,怎么了呢,我没贪玩,是去镇里接老师了。刘大柱连忙走进去,跟在她的身后解释起来。

姚玉莲回头无力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桌子边坐下,再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刘大柱:大柱,你怎么这么糊涂

话还没说完,眼泪就已经流了下来。

这下刘大柱彻底慌了,急忙走过去扶着姚玉莲的肩膀:玉莲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呢?

姚玉莲很惊讶,小徒弟以前都不敢这样扶着自己的肩膀,今天这是怎么了,胆子大很多啊?但她现在没心情去管这些事情,撇过头去继续抹着眼泪。

这时大柱急的要死,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是自己关了诊所的门跑出去玩,玉莲姐也不至于这么伤心的哭啊,肯定是出什么大事情了。

玉莲姐,你告诉我啊是不是大柱做错什么了,做错什么你告诉我,玉莲姐你别哭

刘大柱心疼的伸手帮姚玉莲擦着泪水。师傅刚刚失踪,他可不能再让玉莲姐受到任何委屈,看到姚玉莲的泪水流的满脸都是,刘大柱急死了。

这时姚玉莲推开他的手,指着一边的凳子,让他坐下:大柱,你跟玉莲姐说,你是不是答应跟陈先旺比医术了,你输了诊所就要归他,是不是?

姚玉莲眼睛红着,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刘大柱,现在她只希望村长是骗她的,并不存在什么比试医术的事情。刘大柱只是个学徒,如果比医术肯定会输。

一听是这个事情,刘大柱想骂娘了。

不知道是谁告诉玉莲姐的,自己一直担心玉莲姐知道了诊所的事情会着急,所以才瞒着没有说出来,没想到还是被玉莲姐知道了,这时大柱低着头,不敢再看她的眼睛。

看着刘大柱的样子,姚玉莲明白这事情肯定是真的了。晚上村长就会来,他说不让自己关门。姚玉莲叹了一口,顿时泪如涌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