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凡)小说大唐名花录by希公子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大唐名花录》小说简介《大唐名花录》是希公子所编写的经典武侠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木子凡,内容主要讲述:赤子少年入凡尘,仗剑携美江湖行。一腔爱恋一身恨,一缕青丝一道魂。...
(木子凡)小说大唐名花录by希公子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大唐名花录》小说简介《大唐名花录》是希公子所编写的经典武侠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木子凡。

《大唐名花录》第15章 古怪银鱼

为了能安抚张幽然,他的首要工作就是生火,在掉下悬崖的时候,他们身上的物件早已散落不见,没有火绒等东西,他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钻木取火。

木子凡找了块锋利的石头,将一根粗壮的树枝顶端削尖,找上一块木板双手奋力钻动取火。

只是这洞中湿气甚重,木块十分潮湿,想要如此取火相当困难。

尝试了一会无用,木子凡也就不再浪费力气了,开始寻求其他的办法。

他取了一根树枝和一根细小的树藤做出一张弓,又将刚才那根削尖的木棍系在上面,奋力拉动弯弓在木块上旋转。

这样可比他手工来钻木可就要有效许多了,努力了一会,终于有丝丝缕缕的烟冒了出来。

木子凡赶紧将自己已经用体温烘干的那小块布片拿出,再将木块上钻出的木屑小心翼翼地倒在布片上,生怕这好不容易弄出来的火屑熄灭。

这么久没有进食,他的体力怕是难以支撑再一次高强度地生火了。

终于,‘呼’的一声,火光窜起,木子凡脸上总算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这还没完,他赶紧将劈开的木片堆在一起,很快一堆篝火就燃烧了起来。

幽然姐姐,你还好吧?木子凡早就注意到哭累了的张幽然,找了一处可供遮掩的岩壁藏身,生好火他赶紧过去查看她的情况。

你别过来,先帮我把衣服烘干。

冷静了这么一会,张幽然确实是冷够了,不过静是没办法静下来的,她都冻得上下牙打架了,喝止了木子凡之后,将自己的衣服丢了出来,只是身体过于虚弱,这衣服丢出连一米都不到。

不是,还有两件我这就去烘。

木子凡将她的衣服拿过来,看到衣服少了两件,他随口就问了出来。

不过说出口他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说的另外两件就是张幽然的抹胸和内裳,赶紧打了个哈哈快步离开。

岩壁背后的张幽然,脸红得都快滴血了,声如蚊呐地骂了一句登徒子,只是她自己都没发现,她骂的语气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愤怒,倒有几分娇嗔的感觉在。

独自冷静的这段时间,她也想明白了,木子凡的目的只是为了救她,如果这会木子凡真想对她做点什么,她连反抗都做不到。

就此看来,这个出身青楼的小厮,倒是称得上一个君子。

不一会的功夫,木子凡就将烘干的衣服送了过来,只听一阵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过后,穿好衣服的张幽然才站起身来。

衣服虽有不少的破损,但是至少还能遮体。

幽然姐姐,过去烤烤火吧,一会我试着钓钓鱼,吃饱了我们才有力气找出去的路。

张幽然理都没理他,迈步就往火堆那边走,可是才走一步她脚下旧识一软,险些一个趔趄摔倒。

好在木子凡眼疾手快,一步上前抓住了她,才没让她跌倒。

放开!站稳之后,张幽然便奋力甩手,马上又是一个趔趄。

好好,我放手,你慢着点,别摔了。

放开张幽然,木子凡隔着一段距离小心翼翼地护着她到火堆边上。

你走远点。

在火堆旁坐下,张幽然便赶木子凡走,木子凡闻言眉头微皱,他虽是对张幽然心怀愧意,但她的不近人情不由让他心中很舒服。

张幽然也感觉自己的话有些过了,脸色微红地解释道:等我烤干衣服,你再回来。

好的,好的,我去那边编条鱼线,你好了就叫我。

木子凡这才恍然,赶忙起身走到一旁去背对着她倒腾鱼线。

张幽然这才将两件贴身衣物取出来烘烤,看着这两件衣物,她不由得联想起木子凡帮她解衣服的画面,俏脸再一次红透了,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了,你可以回来了。

不一会的功夫,将两件小衣烘干,张幽然偷瞟了木子凡那边一眼,见他背对着自己,赶忙麻溜地将两件贴身衣服穿好,这才开口让木子凡回来。

木子凡回到火堆旁边,继续忙碌着手中的工作,左右无事张幽然的目光便被木子凡正在编制的鱼线吸引了过去,看了一会皱着眉头问道:这能钓鱼?

就差一个鱼钩了。

木子凡皱眉点了点头,鱼线是编出来了,可是没有鱼钩也是枉然,在这里可找不到合适的鱼钩材料。

给!张幽然皱了皱眉,反手撩起自己的长发,在长发里摸索了一会,她突然展颜一笑,从头发中摸出一根漆黑的长针。

这根针颜色跟发色一致,藏在里面很难发现。

这是哪来的?

看着张幽然递过来的黑针,木子凡一脸的错愕,他刚可是和她赤城相见过的,可没见着她身上还有针。

这叫贞女烈,是我最后的武器,刚才要不是算了不说了,赶紧去做鱼钩。

说到这张幽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刚才但凡她还有点力气,指定想都不想就用这根保命和自戮的银针,扎死木子凡了。

一听这名字,木子凡就知道不会是啥好东西,对张幽然这种江湖侠女的危险程度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打定主意,以后绝对不去招惹这样的女人,否则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将银针弯成钩状,木子凡又将一块布片挂在鱼钩上,接着用鱼钩在手指上用力一划,鲜血立刻从伤口流淌出来,侵染了整片布料。

你,这是干嘛?看到木子凡的自残行为,张幽然柳眉一皱。

这叫血饵,我们现在没有做鱼饵的材料,也只能这么办了。

木子凡无所谓地笑了笑,走到河边,甩手将鱼钩甩进暗河中,耐心地等着鱼儿上钩。

若是他不是个青楼小厮,该多好。

短短的时间内,张幽然对木子凡一再有所改观,看着专心等着鱼儿上钩的木子凡,她不由得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

血饵的效果真是不错,没超过一炷香的时间,木子凡就感觉到手中的鱼线有了动静,木子凡脸上顿时爬满了喜色,这至少说明暗河里有鱼,看这力道还是大鱼,有鱼钩在,至少吃饭问题可以解决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猛然间一股巨力从鱼线上传来,猝不及防之下,他立刻被这股巨力扯得往前一阵踉跄,噗通掉进了河里。

木子凡,你怎么了?张幽然被这突发的变故给惊着了,连忙起身快步往河边赶。

等她走到河边,就见木子凡一手死死地抓着河边一块凸起的石头,另一只手则奋力拉住鱼线,鱼线都因为另一端的力量,已经深深地勒进了他的手掌里。

张幽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跃跳进水中,帮助木子凡一起拉住鱼线。

合两人之力,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拉锯,终于河中的鱼儿力竭,被他们拖到岸上来。

《大唐名花录》第16章 烤鱼

这一番拉锯差点没把两人累翻,躺在岸边喘息了好一会,两人才恢复一定的体力,起身查看钓上来的鱼。

钓上来的这条鱼通体银色,头大身小没有眼睛,嘴巴里满是寸长的尖牙让人毛骨悚然,这要是一口咬在人身上,怕是会被咬掉二两肉。

应该能吃吧?饿了不知道多久,有经过这么一连串的折腾,张幽然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她哪里还顾得上管这鱼儿长得好不好看,满脑子只想知道能不能吃。

应该能吃吧!幽然姐姐,你去坐着吧,我来处理一下,一会烤着吃。

木子凡也是饿得不行了,哪管得了这么多,抓起鱼来两下把它摔死,然后拿起之前找到的锋利石片就着河水开始处理这条银鱼。

张幽然倒是想帮忙来着,可是她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又哪懂得这些,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回到火堆旁边耐心地等着。

在春满楼木子凡做的最多的就是伙夫的工作,煎炒烹炸都是他的拿手好戏,处理一条鱼对他来说是再轻松不过了,熟练地刮去鳞片,破开鱼腹取出内脏,拿到暗河中用水清洗了一下。

这暗河中的银鱼肉质极佳,再加上足够新鲜,哪怕不进行任何加工,片成片生吃都是极佳的美味。

不过考虑到张幽然出身内陆,怕是吃不惯生食,也只能烤食了。

回到篝火旁将鱼肉用木棍穿好架在火上烤制,两人在溶洞中的第一顿饭总算是准备完毕了。

把手给我。

等木子凡放好鱼,旁边的张幽然突然开口说道。

木子凡闻言略有些错愕,不过还是依言将左手伸出。

眼见他伸出的是左手,张幽然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受伤的那支。

木子凡何曾她这么娇媚的模样,当即看愣了,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眼睛转都转不开。

快点啊,傻愣着干嘛?

张幽然被他这直勾勾的眼神看得脸飞红霞,连忙转开脸去避开他的目光,声如蚊呐地说了一句,虽然她试图装出之前那种严厉的语气,但是怎么听都更有一种娇嗔薄怒的感觉。

哦,哦!

木子凡这才回过神来,挠着头干笑了几声,刚才他所有的心神都被张幽然吸引,哪曾注意听她说了些什么。

哦什么呀?赶紧把右手伸出来。

好,好。

张幽然再次催促,他这才明白要做什么,赶紧将右手伸出来。

疼吗?他刚将手伸出,张幽然就将他的手拉了过去,仔细地查看起他手上的伤口,银鱼的力气不小,鱼线深勒进了木子凡的皮肉之中,再加上泡了水伤口都翻开了来,露出下面一层白肉,张幽然有些心疼地问道。

之前因为河水寒冷,再加上木子凡一直在专注着做手头的事,并没有感觉伤口有多么疼痛,经她这么一提醒,这才感觉到伤口上传来的疼痛。

没事,这点皮肉伤不算什么,过两天就好了。

不过他当然不会在张幽然面前表现出来,满不在乎地笑着。

伤口这么深还不疼。

张幽然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从旁边拿出一块白色的布条,布条的料子跟她身上长裙相同,很显然这是她刚从自己衣服上扯下来的。

可惜,我身上的药掉了,不然这点伤很快就能痊愈。

现在只能先这样了,记住,伤口收口之前,不要沾水。

张幽然包扎的手法十分熟练,很快就将伤口包扎完毕,包扎好之后又仔细地叮嘱了几句。

好,好的。

张幽然突然表现出的温柔,让木子凡那叫一个受宠若惊,如陷梦中一般,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表情木讷地应和着她所说的一切。

注意到木子凡如此状态,张幽然心头大羞,闪电般地收回手,转开小脸正襟危坐,再不敢看木子凡那边一眼。

哎呀,鱼肉快熟了。

木子凡也随即回过神来,他可不希望冷场,赶紧转移话题。

张幽然顺利地被他的话转移了注意力,一双美目看向在篝火上烤着的鱼肉。

可不是么?此时正对着篝火的那面鱼肉,已经被烤得微微泛黄,一滴滴的油脂滴到篝火中,发出阵阵‘呲呲’声响,诱人的浓香也在河岸边弥漫开来,令人食指欲动。

久未进食的张幽然口水都快被这股香味勾出来了,肚子不争气地发出咕咕声响,她的脸又再次羞红,在她所学的礼仪训练中,这可是很不淑女的失态行为。

只可惜没有油盐等调料,不然这鱼肉会更好吃。

其实啊,这种刚出水的鱼肉质非常新鲜,生食更为鲜美。

不过怕幽然姐姐你吃不惯生食,所以我没有这么弄。

如果你有兴趣尝试的话,等会我做给你吃。

好在张幽然是在女人堆长大的,很清楚这时候该怎么做能缓解张幽然心中的尴尬,恍若刚才没有听到任何声响一般,自顾自地说起了料理鱼肉的话题。

他的贴心让张幽然心头暖暖的,对他的好感不知不觉中有增添了几分。

小凡,你怎么懂得这么多?随后她也主动跟木子凡搭起话来,以往她不是直呼木子凡你,就是叫他的全名,可从没有用过这么亲昵的称呼。

懂得什么?

做鱼啊,生火啊。

要不然,我们在这恐怕也只有冻饿一途。

她语气中带着几分钦佩,这可是她真实的情绪。

失去武功,她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地无力,若非有木子凡在,恐怕她在这种地方,也只有等死这么一条路。

哦,这些啊,穷苦人家的孩子基本都得会这些。

至于做饭,我在春满楼伙房这么多年,不是我夸口,我做的菜好吃着呢,比起皇宫的御厨都不会差。

张幽然肯跟自己聊天,木子凡心情那叫一个高兴,也不怕牛吹上天去。

你吃过御厨做的饭菜吗?还比御厨都不差,尽爱吹牛。

张幽然不由得又是一个白眼,毫不留情地戳破了他的牛皮。

这不是比喻吗?等哪天有机会,我给你好好露一手,你就知道我有没有吹牛了。

要不是我菜做得好,薛大娘能把我留在春满楼十几年?木子凡的脸皮可是练过的,被戳破了牛皮也不尴尬。

这么说,你打出生起就会做菜了?不然,那你小时候,春满楼怎么会养着你?

呵呵,这个嘛,说不定是薛大娘早知道我有这份潜力,所以才愿意养着我这个未来的大厨嘛!这话算是把他给问住了,不过马上他又把话给圆了回来。

哼,油嘴滑舌!

张幽然都有些无力吐槽了,轻哼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对了,小凡,听你这么说,你是从小就在春满楼长大的吗?你父母

话一出口,张幽然看到木子凡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忙打住不言。

喜欢大唐名花录相关热门小说

(凉俏俏晋漠擎)小说帝国总裁俏甜妻by妖娆阁主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帝国总裁俏甜妻
(夏天权天睿)小说厚婚秘爱总裁老公超给力by萌小爱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厚婚秘爱总裁老公超给力
(杨晴牧锦风)小说农女当家财迷世子妃by酬一笑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农女当家财迷世子妃
(顾文茵)小说农门辣妻喜耕田by可乐鸡翅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农门辣妻喜耕田
(叶晨王梦瑶)小说绝品透视狂仙by笑步笑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绝品透视狂仙
(蓝小麦司桀瀚)小说萌宝驾到总裁爹地是我的by花木蓝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萌宝驾到总裁爹地是我的!
(明月赵钦)小说来自大宋的鬼夫by水妖儿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来自大宋的鬼夫
(徐子荞容寂)小说一触成婚权少领证吧by静香和胖虎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一触成婚权少领证吧
(乔绵绵霍祁傲)小说我家总裁有猫病by姜小牙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我家总裁有猫病
(秦美盼苏晋庭)小说许我偷偷看向你by歌月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许我偷偷看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