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香全文免费-冷酷王爷毒蝎妾宁颖韩木飞在线完整版阅读

馨香小说冷酷王爷毒蝎妾宁颖韩木飞在线完整版阅读,《冷酷王爷毒蝎妾》小说简介《冷酷王爷毒蝎妾》是馨香所编写的玄幻奇幻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宁颖韩木飞,内容主要讲述:宁颖是前世受过亲人背叛的人,这一世她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宁可我负天下人,莫让天下人负我。 韩木飞是明国的战神,冷酷无情,却只对一个女人动情,没想到这个女人毒若蛇蝎。 一个毒妇,一个暴君,最后是谁征服了谁,两只带刺的刺猬能有幸...
馨香全文免费-冷酷王爷毒蝎妾宁颖韩木飞在线完整版阅读

《冷酷王爷毒蝎妾》第十四章 不顾夫妻之情

  说归说笑归笑,宁颖却还是没有对宁清动手。

  贱人,贱人。你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你个贱人。宁清气急了,抓起桌子上的玉鼎朝宁颖砸了过去,酒水洒了一地。眼瞧着玉鼎就要砸到宁颖的脑袋,忽然一阵冷风吹过,只听砰的一声。

  物体的破碎声!

  韩木飞冷冷的看着那头发凌乱的女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而宁颖却未搞清楚状况便被韩木飞拥入怀中。她不禁抬起头,深深的看着那双迷人的潭目。

  宁清。北冥王的咆哮声。

  王、王爷!你怎、怎么来了?宁清张了张嘴,另一只抓住茶杯的手也收了回来。宁清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可怜兮兮的望着韩木飞。

  韩木飞蹙眉,看宁颖无事便说道:就你这样的人也配做本王的妻子?质问。第一次见到宁清的时候对方还非常的温柔贤淑。可后来才知道这女人手段一套一套的。

  王爷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的。是她、是宁颖。她忤逆我,还对我出言不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王爷。宁清惶恐的辩解道。她急得上前欲拉住韩木飞的衣袖,却被对方冷冷的瞥了一眼。

  冥王爷冷笑:本王会派人送你回到宁王府。

  本王会派人送你回到宁王府?这、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宁清不敢想象的看着韩木飞,可对方却看也没看自己一眼。宁清这下心慌了,连忙冲上前拉着韩木飞的衣袖哭喊道:王爷,我可是您的妻子啊,你怎么能送我回到宁王府?我不要,我不要啊王爷

  眼泪直流,宁清哭着抓着韩木飞的衣袖,却被他甩开。沉声:没有我的命令,若是再敢踏入冥王府一步,那就不要怪我不顾夫妻之情。冷漠,绝对的冷漠。

  宁清怔怔的看着自己抓空的双手,抬头,好看的杏仁眼中布满了泪花。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韩木飞会说出如此绝情的话。前一刻她还仗着自己是冥王妃的身份在府中横行霸道,恃强凌弱。

  而现在呢?

  不,这一定不是真的,这是梦境,是梦境

  王爷,我是您的妻子,我不回宁王府,死也不回去。凄厉的怒吼声让整座偏殿都为之震荡。一些路过的丫鬟们听到了也不免惊叹。

  韩木飞居然要赶宁清走?大家都在心里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正欲离开的韩木飞顿住了脚步,转过身瞥了一眼宁清,似乎要说些什么难以启齿的话,可最后他还是冷漠的吐出一句话,彻底让宁清绝望了。

  本王会以正妃的名分给你下葬。

  正妃?妻子?

  宁清颓然一震,看着韩木飞的背影。握在手心的茶杯也不知何时摔了一地,破碎。

  韩木飞!北冥王!我宁清从小到大都没人敢忤逆过我,更没有人敢指责我,咒骂我,可自从嫁给你北冥王以后,我得到了什么?我究竟得到了什么?

  你对我又有哪一此真心过?

  就连床事,你都是为了气别的女人才肯临幸于我

  你为什么要如此负我?为什么!

  宁清哭得已经不成人样,她痛苦的跪在地上不停的抽泣着,模样看上去还真令人有几分心酸。宁和悄悄的退了出去,她不知该笑,还是该哭,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宁清这个模样。

  不过令宁和庆幸的是宁颖在北冥王心中的地位,已经远远超过了宁清。

  只有这样,她们姐妹俩才有可能活得更长久。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你明明想笑为什么不笑?

  脚已经跨出了门槛的宁和身子一僵,缓缓的转过身对上宁清那双哭肿的眼睛。长姐,我与妹妹并无心与你们争夺些什么,可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放过我们?

  为什么?你现在居然问我为什么?看到我现在这幅模样你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很高兴?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不会永远不会!宁清发了疯的怒吼。

  宁和皱着眉,听着宁清的话她有点摸不着头脑,惨然一笑:同为姐妹,本不该手足相残。你又身为长姐,可对我们做了些什么?你对我的娘亲又做了些什么?如今,北冥王只是让她回到宁王府,并未废其妃位。

  同为姐妹?呵呵!哈哈!谁跟你是姐妹?谁跟你们这两个野种是姐妹?你够了,别在我面前假惺惺装慈悲,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

  宁清是疯了,真的疯了。

  什么野种、什么阴谋得逞,宁和根本就不知道她到底要说些什么,却也不禁冷笑:原来宁清从来都没有把她们当做妹妹看待。

  你好自为之吧。留下一句话,宁和转身离开。

  韩木飞提着宁颖的胳膊往外走,一路上引来不少人好奇的目光。众人也惊叹,宁颖刚回府不久就让给了宁清吃了个瘪,现在冥王爷更是要为了她,把那个高高在上的冥王妃遣回宁王府。

  看来,这冥王府的天要变了。

  回到寝宫韩木飞倒是显得非常的气愤,砰的一下关上了门,着实把宁颖吓了一跳。

  宁颖心里惶恐:韩木飞?你怎、怎么了?

  冥王爷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宁颖,然后步步紧逼将其逼到墙角处,单手撑起宁颖的下巴:你不知道我怎么了?怒火腾腾直冒,宁颖慌乱的摇了摇头,韩木飞一回来就是怒气冲冲的,对宁清如此,对自己也是如此。

  脑海中瞬间闪过太子的背影,宁颖心想,或许又是北赢和冥王爷过不去了吧?

  灿灿一笑,宁颖双手环住韩木飞的脖子,抬起头殷勤的献媚道:王爷,你生气也不能怪我呀,又不是我存心惹事。虽然当初宁颖有意要勾搭太子,可是韩木飞不允许,皇后也不允许,她又什么办法?

  不过现在身边有个帅气无比的北冥王,宁颖还是很满足的。

  为什么要引我去偏殿?宁清打你为什么不还手?韩木飞沉眸,沉着的脸在看到宁颖那献媚般温柔的笑意时舒缓了几分,他侧在身旁的手也不由得抱住了宁颖。

  宁颖灿灿一笑,韩木飞居然叫她还手!

  能不能不要太宠她?

  不过

  宁颖却疑惑了:王爷,我?什么时候?宁颖皱眉,她可是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引韩木飞去偏殿?这是什么意思?

  看韩木飞眼中多了抹令人捉摸不透的情绪,宁颖沉默了。

  原来韩木飞认为是宁颖故意上演这么一出,故意让韩木飞看到。

  故意?呵!宁颖用得着故意吗?

  你的贴身丫鬟。韩木飞冷冷的吐出六个字,是小染去通风报信的。

  韩木飞刚回府,本来是想去书房的,可却看见小染匆匆忙忙的四处张望,最后跑到自己身边说宁清在偏殿闹事,韩木飞这才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偏殿,没想到刚进门便遇到这么一出。

  或许对于外人来说,这可能是无意之举,可对于警惕性十足的韩木飞来说,这或许是场阴谋。宁颖精心策划扳倒宁清的诡计。

  但是韩木飞愿意将就宁颖,也愿意顺着她的意愿。

  宁颖忽然沉默了,她看着韩木飞的双眸也黯淡了,低着头紧紧的抱着韩木飞。

  小染?

  怎么可能是小染?

  宁颖明明记得当时小染也在偏殿,可她到底是什么时候跑出去通风报信的?她知不知道这么一说就让韩木飞误会了宁颖?

  松开揽住韩木飞脖子的双手,宁颖正色道:韩木飞,你是不是很喜欢三妻四妾?这是她第一次如此严肃的问韩木飞。

  宁颖也很想知道答案。

  古时的女子同意男人多娶,那叫做贤惠。可宁颖没有那么大方,她不喜欢和别的女人共享同一个男人。

  王爷,你回答我好不好?宁颖咬牙,再次开口。

  宁颖的表情太过于纠结,闪烁在眼眸中的不宁飘忽不定。

  韩木飞却会心一笑,将她拥得更紧了。

  不喜欢。韩木飞冷冷的吐出了三个字,可那百年不变的脸却多了份笑意,只不过那笑意一瞬而过,快得让人难以扑捉。

  宁颖闻言,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抱着韩木飞的双手也加深了力道,虽然很轻,但韩木飞却感受到了。

  他靠在她的耳边用着那令人着迷的温柔说:如果你想,我可以只要你一人,永远。只要你不背叛我、不离开我!

  这是韩木飞第一次对宁颖说这样的话,可以算得上是承诺吧!

  宁颖浅笑,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温暖,抬头在韩木飞的嘴上偷了个腥:韩木飞,这是你说的,只要我一个人,从此不准负我。仰起头,宁颖颇有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模样,倒是把韩木飞给乐呵了。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永远待在我身边。

  依稀记得那日在湖中拥吻的画面,她美极了,她的吻也让韩木飞无法自拔。那是第一次,他第一次在湖中被人强吻,不过他心里却是暖暖的。她害怕时总会握着韩木飞的手,小小的手掌传来的炽热,却足以温暖韩木飞的心。

  北冥王、其实他并不如传说中的铁血无情。他只是还未找到那个能够左右他思想,伴他一生的人。可现在,面对身前的人,韩木飞慢慢明白了,只要有她在的地方,都是快乐的。

  低头、浅吻她的唇。

  在袁术的监督下,宁清被迫离开了冥王府,一路上也引来不少人的好奇。冥王府上下,无论是丫鬟还是随从,都纷纷记住了宁颖这个名字。也有很多妾室纷纷前来和宁颖攀关系。

  这段日子宁颖可谓是在冥王府内混得风生水起,韩木飞也是把宁颖宠上了天。

《冷酷王爷毒蝎妾》第十五章 愤愤不平

  清晨

  宁颖王府外回来,而韩木飞已经在寝宫等候多时,看宁颖累得慌,北冥王很疼爱的拉过宁颖。

  累死我了。宁颖一脸的悲壮。

  抬头一口咬住冥王爷的嘴唇,然后笑嘻嘻的低下头。

  冥王爷很溺爱的将宁颖抱在怀中丝毫不介意宁颖的举动,大手轻柔的抚着宁颖的黑发。以后出去记得带上袁术。

  宁颖哼了哼又咬了一口韩木飞的殷虹,愤愤不平的道:出去逛个街还带一群大老爷们儿,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兴师动众的,宁颖不喜欢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

  韩木飞浅笑,看宁颖生气的模样他很开心。

  那你可以叫上本王。

  韩木飞,你也不看看你这张脸,出去准能吓死十头牛。宁颖丝毫不给面子的说道。某王爷挂在嘴角的笑容一僵,表情阴冷。

  宁颖看情况不妙连忙逃离韩木飞的怀抱很无辜的摇着头:我、我说错了王爷。

  居然敢嫌弃韩木飞?那不是找死吗?

  本王看你不是说错了,而是把心底的话都给说了。

  我是无辜的宁颖狗腿似的说道,转身用着飞快的速度冲出了寝宫,却不想一只长臂从身后穿插而来,扣住了宁颖的腰板往后拉。

  一声惨叫,宁颖一头撞在了韩木飞结实的肩膀上。

  还好头硬,不算太疼。

  跑?还想往哪里跑?韩木飞居高临下的问道。

  谁说我要跑的,韩木飞你就会瞎扯。宁颖心口不一韩木飞哪里看不出来?瞎扯?韩木飞阴森森的问道,冷如利刃的双眸思思的盯着宁颖的眼眸,吓得对方只想抱头鼠窜。

  韩木飞居高临下看得宁颖心慌,她想要后退却被韩木飞推倒在桌子上,两人身子紧紧的贴在一起,暧昧至极。

  宁颖想说,她没学过下腰啊!

  涨红着脸的宁颖很乖张的看着冥王爷的嘴唇,也不管对方怒气有多盛一口直接咬了下去。

  按照多日的经验判断,每当冥王爷生气的时候只要宁颖对着他嘴巴咬上一口,对方的怒火便会在无形之中消退几分。

  然而事实正是如此,韩木飞很喜欢宁颖的吻。

  正当韩木飞要回应宁颖之时却听到一声怪叫,紧接着冥王爷被某女硬生生的推开。

  啊!蜘蛛啊蜘蛛啊!

  宁颖像见了鬼一样冲出了寝宫。

  欲火焚身的韩木飞被宁颖泼了一瓢冷水,黑着张脸看着盆景旁,一只小得足以无视的蜘蛛,怒火中烧。

  他本想好好爱宁颖一番的,可是人都跑了。

  自从这件事发生以后,韩木飞又增添了一条规定,那就是他的寝宫或者是书房以及宁颖居住的一切地方都不能出现蜘蛛,否则杀无赦。

  独宠的冥王爷,真好!

  时间一成不变的滑过,宁颖的日子也显得格外清闲。

  快要傍晚,韩木飞依旧没有回到王府,宁颖一个人吃完晚膳之后便和宁和去花园游玩,欣赏风景。这会儿小染匆匆忙忙的跑到了宁颖跟前,一脸的慌张:夫人

  怎么了小染?宁颖看小染脸色不太好,微微一笑。可小染却怔了怔,瞥了眼宁颖身旁的宁和没有说话。宁和见状尴尬的笑了笑说:妹妹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吧。

  好。

  宁和离开后,小染这才开口:夫人,太子殿下说要见你。

  太子要见我?宁颖皱着眉看了一眼小染,疑惑。

  北赢要见她?干什么?宁颖已经回来好一段时间了,却从未见过太子。

  小染摇头也是一脸的苦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不过太子说有要是要和你说,且这件事不能告诉其他人,否则会招来灭顶之灾。

  不能告诉其他人?灭顶之灾?

  宁颖蹙眉,揣着满腹的疑惑跟小染去到了后院,而此时太子北赢已经坐在凉亭内等候多时。当他看到宁颖时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琳儿近日可好?北赢的话语听起来很僵硬。

  甚好,殿下今日为何有空来冥王府?宁颖回以一笑坐在了北赢的对面,说话也不复往日的温柔。太子心酸,苦涩一笑:琳儿,我记得以前你不会这么跟我说话的。

  疏离,北赢感觉到宁颖的疏离。

  以前?现在?宁颖低头,并未开口,接过小染倒好的茶宁颖抿了一口。

  告诉我你的心里是不是没有我了?琳儿?忽然,太子抓住了宁颖的双手,言语有些激动。宁颖挑眉抽出了被他紧握的手,冷言:殿下,听说皇后娘娘已经为你属了一门亲事,那女子是千丞相的女儿,名为千残雪。端庄贤惠不说,长得也是颇为的美艳。

  殿下,你如此又是何必呢?

  北赢怔了怔,脸上多了抹慌乱。

  她知道了?她怎么会知道的?

  琳儿你相信我,那是母后为我宁排的婚事,我并不属意那千丞相之女。你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一直都是你若是不喜欢那我可以回绝了母后,我答应你这辈子谁也不娶,好不好。

  北赢激动的话让宁颖不可置信,背部僵硬。握着杯子的手也不禁颤抖。

  终身不娶?他他到底要干什么?

  千残雪身为千丞相的长女,又是出自相门世家,和殿下来说可谓是门当户对。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当朝太子。殿下我们已经不可能了,其实只要你回眸,会发现身后有更好的人在等着你,没必要与我浪费时间。

  宁颖的话听在太子的耳中却是残忍的。他柔和的脸上不禁多了分痛苦之色。宁颖知道他心里痛,心里苦,可她又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宁颖了。

  可我不喜欢,我喜欢的人只有你。

  殿下你难道还没看清吗,我是你的弟媳这是一辈子也不可能改变的事实。

  不我不相信太子发了疯的怒吼,他又怎么舍得放手?

  可宁颖已经站了起来,一杯喝下杯中的茶然后将杯子摔碎。清脆的破碎声也彻底的惊醒了愤怒中的太子。转身,留给北赢一个背影。

  或许他们本不应该有何交集。

  殿下,相见不如不见,希望你我今后不相往来,以至永远。

  永远不相往来!就算有一日在路上碰见,最好也能当做没有看见。

  太子怔怔的看着宁颖的背影,握在手中的茶杯不知何时掉落,碎了一地。北赢心问:她这是什么意思?不相往来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和他断绝一切关系吗?

  琳儿你我是不是听错了?太子恍然的把自己归类到听错的一行列,可宁颖却摇了摇头,坚定的话语不容挽留:你没有听错。过去的就由它过去了吧,殿下,希望您能忘了我,忘了宁颖这个人,当做她从未有出现在这个世上。

  忘了宁颖?忘了她?怎么可能。

  不琳儿,你怎么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你怎么可以?太子疯了一般的冲了上前,双手紧紧的将宁颖抱住,可宁颖却强硬的掰开了他的双手。

  决绝:殿下,希望你能幸福。迎娶太子妃之时,我一定会到场为你祝贺。

  也许,有些时候拒绝一个人往往比接受一个人还要困难,特别是像太子这般。宁颖不想看他心痛绞碎的模样,却也给不了他什么。但愿他能尽快走出这段单恋的痛苦中,就当做是宁颖负了他吧。

  转身离开之际,宁林只听到北赢痛苦而低沉的嘶吼声,可她却没有回头,没有

  小染走了上前扶住了宁颖的手,邪邪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太子,嘴角勾勒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双手随而抱住了宁颖的肩膀

  眼看着那娇小的背影慢慢的坠下。

  昏迷

  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小染笑得迷魅。

  这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冥王府显得格外的平静,而京都上下却也是满城风雨。宁颖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在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喊声时这才从梦中惊醒,然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居然躺在床上。

  而床的另一旁则躺着另一个人。

  当宁颖疑惑的掀开被子之时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缕不存,而身旁睡着的居然是——太子

  这怎么回事?宁颖以为是自己做了个噩梦,猛地用手掐了掐自己的脸,却发现是疼的。转身却看到一个丫鬟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端着的水盆早已摔落,清澈的水洒了一地。

  夫人你、你那丫鬟不敢相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指着不远处的太子。宁颖猛地一震快速的穿上了衣服,随之一脚踢醒了太子。这才发现对方上半身是裸着的。

  宁颖这下心慌了,连忙爬下了床。犀利的瞥了四周一眼,宁颖怔住了。这可是韩木飞的寝宫,北赢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自己的衣服又是被谁脱的?

  转而看到那愣住了的丫鬟,宁颖怒骂道:看什么看,还不给我滚出去。愤怒,与惶恐。宁颖凶神恶煞的瞪着那个丫鬟。

  紧接着太子这才迷迷糊糊的醒来,可当太子看到自己睡的床时却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琳儿这是哪?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让你走了吗?宁颖大骂。北赢看着自己半裸着的身子不知所以,连忙站了起来穿好了衣服。

  这这这到底发什么了什么?

  宁颖心如火烧。

  可就在这一刻,门被人推开了。

喜欢冷酷王爷毒蝎妾相关热门小说

诱受黑化系统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追月纯爱小说 诱受黑化系统
我家皇帝是颜狗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林二少古言小说 我家皇帝是颜狗
爱情厨师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汐言社会都市小说 爱情厨师
赘婿的天书人生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TV帝、都市小说 赘婿的天书人生
头号追妻令老婆休想逃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吴小晨现言小说 头号追妻令:老婆,休想逃
首席神医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青椒糊涂都市小说 首席神医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沁沁现言小说 总裁有喜:暖妻买一送一
九转神帝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囚山老鬼玄幻小说 九转神帝
江淮彼女江山幸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皓月古言小说 江淮彼女江山幸
全能小医生王文东免费阅读-王文东小说全文阅读 全能小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