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深陈哲明小说《申深不喜》零异人在线阅读

《申深不喜》小说在线阅读,申深陈哲明是书中的主角,《申深不喜》是由作者零异人倾情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主要讲述:美国,南卡罗莱纳州。重物落地的声音和婚纱撕裂声传来时,申深茫然地看着新郎带着一群人像潮水般地向宋微雨的方向涌去。陈太太,女人一辈子难得穿一次婚纱,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新郎毫不客气地指着她说话,宾客们的窃窃私语声也都让申深听在了耳朵里。...
申深陈哲明小说《申深不喜》零异人在线阅读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申深不喜》小说精彩内容:

第一章

美国,南卡罗莱纳州。

重物落地的声音和婚纱撕裂声传来时,申深茫然地看着新郎带着一群人像潮水般地向宋微雨的方向涌去。

陈太太,女人一辈子难得穿一次婚纱,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新郎毫不客气地指着她说话,宾客们的窃窃私语声也都让申深听在了耳朵里。

宋微雨缩在新郎的怀里,眼神与申深对上,泪眼婆娑却又尽显得意。

申深年幼时经历过这种事情,因为家宴上张家小姐的诬陷,被她的姑姑指着鼻子责骂,她反驳了回去张家人却说她没有教养。

而她现在又听到了同样的一句话,一个寄人篱下的野丫头能有什么教养。

你看,即使她现在已经成为了陈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可依旧有人瞧不起她的出身。

在柔和的夕阳下,阳光却像有千万把利剑,直刺入她的眼里。申深看着面前黑压压的一群人,努力让自己站稳。

冉冉?(申深乳名)

申深被身后之人这么一喊,险些跌在了地上,她还未来得及惊呼,一只手已经揽在了她的腰上。

他的手掌宽大,紧贴在她的腰间。

陈先哲明,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他的声音冷冽,申深突然觉得心里的苦涩延绵不绝。

宋微雨毕竟是他最爱的女人,他怎么会听她的解释呢?

申深想要挣脱腰间的手逃离这个地方,她不想被别人当作笑话一样看在眼里。

扣在她腰上的手感受到她的挣扎,没有松开她反而紧了紧,搂着她向前走了几步。

道歉!语气冷漠,不容拒绝。

她惨白着脸,死死咬着下唇。

那些嘈杂声突然消失不见,申深的耳朵里只剩下了自己的呼吸声。

她看着宋微雨的泪脸,这张脸她在陈哲明书房里摆放的照片夹里见到过,他对她说,微雨是个温柔知性的女人。

大抵男人都看不透女人,若是宋微雨真的温柔知性,又怎会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对付她呢?

半个小时前--

宋微雨一身香槟色婚纱挽着爸爸的手缓缓从草地的一边走向新郎,在这美得让人心醉的田园风景里,宋爸爸将自己女儿的手交给新郎,宋微雨低头浅笑,庄重又美好。

申深眨着眼睛看着这眼前美好的画面,在傍晚夕阳下温柔浪漫的景色中举行婚礼也曾是她的梦想。

罗先生,当我老到无法记起你,你是否愿意守在我身边,一遍一遍地为我读着我们的故事。

我愿意。

《恋恋笔记本》中的经典台词,在婚礼上说出来,多少让人热泪盈眶。

可是,婚礼上的女主角宋小姐是她的丈夫、陈哲明先生的前妻宋微雨。

她若此时哭出来,不知她的丈夫会作何感想。

申深微微地侧着头看着自己的丈夫,他是一个极高层次的表情控制者,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做到克服内心波澜的不动声色。

简单的来讲就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步入婚礼的殿堂,他也能做到面无表情,一如既往的冷峻。

陈先生、陈太太,新娘请你们去合张影。

陈太太还在担心她的陈先生是不是在伤心难过时,他已经很自然的将她的手挽在他的胳膊上,朝着新郎新娘的方向走去。

他们夫妻二人一黑一白的搭配宛如一对璧人,申深脖子上的那条看上去价值不菲的绿宝石项链更是吸引了婚宴上许多人的目光。

宋微雨脸上的笑意骤然一敛,身旁的伴娘闺蜜为她忿忿不平,也不知今日谁是主角了。

谁说不是呢。

作为女人,申深能够清晰感受到宋微雨眼中若有若无的敌意。

那敌意是从何而来,她脖子上的绿宝石就是答案。

可这是陈哲明给她搭配的,来之前她只单纯的想着:参加前任的婚礼本就是一件荒唐事,自然是要将前任的风头给比下去的。

但申深转念一想,陈哲明足够的成熟稳重,绝不会有这么孩子气的想法。也许,真的只是觉得好看才让她戴着的。

合过影之后,宋微雨拉住了申深的胳膊,对着陈哲明做了一个俏皮的表情,哲明,我想和你的'小太太'说会话。

申深的眉心略拧,因为哲明,因为小太太。

陈哲明走时看了申深一眼,我去大厅等你。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一直看着他的背影走出草地。

而宋微雨此时却像是变了一张脸,陈太太脖子上的项链与我的一条有些相像。眼神毫不避讳地落在申深的脖子上。

她微笑着回应,真是巧。

这么说来,那条项链还是哲明送的呢。

温柔的话,字字如刀。

申深笑意不减,只是那笑容里多了几分别样的情绪,在前夫的现任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也不知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

第二章

哲明是个重情义的男人,一直记着申小姐父亲的知遇之恩,自己位置一坐稳,就立刻接手了申小姐。只是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恩情,又会接手多少个申小姐呢?

话已经说的很难听了,宋微雨将她比作一个物件,话里的嘲讽不置可否。

可宋微雨说的又没有错,申深究竟是怎么做上陈太太的,她一直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知道你现在在申家的处境很不好。

如果你愿意,可以住进陈家。

怕别人说闲话的话,陈夫人的位置是空着的。

我喜欢的人我已经娶过她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是否对你有非分之想,等你的男友回来了,我会放你走。

苏明市的海风冰寒刺骨,他伸出的那双手托住了她摇摇下坠的身体,才不至于让她沉入海底。

这场经济实力悬殊巨大的商业联姻,包含的最多的就是陈哲明对她的怜悯。

这本无需任何人提醒,她一直对这个比她大了八岁的丈夫陈哲明心怀感恩,是的,只有感恩。

她在他们的婚礼上对他说,哲明,我爱你,心里想着的却是陈先生,谢谢您。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亦假时假亦真。

申深早已有了心上人,那人,不是陈哲明。

正因如此,她的脸上才能依旧挂着大方得体的笑容,毫无半点生气的样子。

她没有想和宋微雨聊下去的意思,随便找了一个说辞就准备离开这里,宋微雨却不罢休,幽幽地说了一句,我穿过的衣服就算是一把火给它烧了,也不想被乞丐拾了去,穿着我的旧衣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这话不论听在谁的耳朵里都是怪怪的,既然已经离婚嫁作他人为妇,为何还要如此咄咄逼人呢?申深转身正要反驳的时候,宋微雨却抓住了她的手,她被迫使力将宋微雨猛地推在了地上。

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场面。

陈哲明的一句道歉!让宋微雨眼中的得意更甚。

呵,她自嘲地笑了笑,一句对不起罢了,从小到大她又不止说了一次。

对不唔!

申深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局面突然反转了!

罗先生,我是叫你向我的太太道歉!

陈哲明的手有些凉,正好贴在申深发烫的脸上,她嗅到了他手心里的卢丹氏深渊书简的香水味,带有绿意的小野菊的味道,阴沉沉湿漉漉的感觉,很快便被微微粉感的紫罗兰覆盖,依然伴有绿意,有着很安静的氛围。

他很适合这只香,香的味道如同他本人一般宁静深邃。

因为陈哲明的一句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谁都知道这个年纪轻轻的董事长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此时静悄悄的,申深的思绪也不知飘到了哪里--

她想到了《恋恋笔记本》中的一间白色的屋子带蓝色百叶窗,一个可以俯瞰河流的房间,一个大大的门廊环绕整个房子;

想到了深渊书简的香水文案:我深深地爱着你,却又深深地绝望;深深的绝望,却又止不住爱你;我用鲜血拥抱荆棘,被厌恶恶如敝履,漠视我的淋漓,可若再来一次,我依旧选择这样的结局;

她不知是得意于自己的记性好,还是得意于陈哲明对她明目张胆的偏袒。总之,那掩在陈哲明手掌下的嘴角已经微微往上翘起。

冉冉,你笑什么?

陈哲明放下手宠溺的着看她,声音低哑,富有磁性。

在场所有人因为陈哲明的话都将眼神转到申深的身上,申深呆在原地,一脸茫然。

陈哲明是故意的!

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哲明已经拿出手机将她刚才的样子拍了下来。

夫妻俩旁若无人地秀恩爱,让今天的女主角更加恼火。

哲明,陈太太将我推倒在了地上,你现在却要求我的先生向她道歉,这是什么意思?宋微雨本就生的柔弱,再加上毫无表演痕迹的伪装,更让人觉得是陈家夫妇不讲理了。

我太太的为人我是最相信不过的,从不会轻易与人冲突。

宋微雨又要开口,却见陈哲明微眯了眼睛看着她,眼里的警告意味十足,她立马闭了嘴。

陈哲明牵起了申深的手,在她耳边私语,自己去澄清,我在你身后。

我在你身后,你尽管说你想说的话,做你想做的事。

申深震惊地看着自己身旁这个有名无实的丈夫,夕阳投射到他的脸上,他脸上的轮廓英俊而又突出。

这个瞬间,她觉得她能记一辈子。

她之所以迟迟不为自己辩解,就是因为从来没有人相信过她,而他却说,我相信你。

宋微雨的闺蜜伴娘站了出来,嗤了一声,陈先生,您这袒护的也太明显了吧。

这话本无笑点,陈太太却与陈先生相视一笑。

这位小姐,我先生不袒护我难不成是袒护罗太太吗?

罗太太,你一口一句哲明是什么意思?

罗先生,你的妻子好像不是第一次穿婚纱了吧。

这三人被申深各一句话怼的哑口无言。

她像是又回到了两年前的小镇上,那个与陈哲明初见时在桥上为人打抱不平的毛丫头,举起板砖,恶狠狠的对坏人说,给我道歉!

那时的放纵是因为远离了名利场,而如今,是因为有了一个在下面为她托底的人。

第三章

陈太太,你是不是太咄咄逼人了!我和哲明我们同学一场,同学之间称呼亲络些又怎么了?

话音刚落,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先生,摄影师说视频已经调出来了。

可以播放了。

宋微雨脸色唰的变得惨白,室外婚礼虽无监控,却有摄影师全程跟拍!

屏幕上宋微雨的所作所为被特意放大,这场如同闹剧一般的婚礼由宋微雨开场,也由宋微雨结束。

她提起婚纱哭着跑了出去。

陈哲明的脸上一如既往的冷峻,不为所动的样子让申深的眼神中充满了困惑。

宋微雨不是他最爱的女人吗?为何要这么不留情面?

主角跑了,客人们也就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申深讥诮的勾了勾嘴角,最后瞥了眼大屏幕。

花架旁那个熟悉的身影让她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陈先生!我刚才在屏幕上看见易阳了!她极力压低了声音,陈哲明却听出了她声音里难掩的喜悦。

那句冉冉,我们回家吧。被他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他松开了她的手。

去找他吧,我在这等你。

申深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直到背影完全消失在身后之人的视线里,她也没回头。

她自然是不记得了陈哲明说过多少句我等你。

我等你回来。

我等你想清楚了嫁给我。

我等你心爱之人回来,放你走。

只要她有一刻将心思放在陈哲明的身上,她也能看出陈哲明并非是一个有耐心的男人,那个等字他只对她一个人说过。

酒店屏幕上放着那部经典电影,主角说着那句经典台词:我要是看上什么东西就一心一意,我会如痴如狂。

可他能做到一心一意、如痴如狂,却没有勇气像男主角一样伸出手说一句想和我跳舞吗?。

他害怕她说不想。

回忆溯回,他在爱她的这件事上才最是卑微。

十年以前的申深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他配不上她;十年后的申深单纯善良,他还是配不上她。

两年前正式重逢的那日天很蓝,正好夏至。

他穿了一身灰色西装,很正式,完全就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她在弄堂里开了一间花店,手里的花还没来得及放下,楞楞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他。

陈哲明偷偷打量着她,她身穿一件黑色吊带长裙,一米七的个子穿出了慵懒随性的感觉,身上没有繁复的装饰,脚上穿了一双帆布鞋,看上去优雅又不乏青春活力。

先生,你是?

申小姐你好,我是你父亲的故友,陈哲明。

他伸出了手,她也伸出了手,为这一刻,他等了十年。

你好陈先生。

很客套的一句话,没有夹杂任何情感。

他故意盯着她胳膊上的伤痕,问那伤是怎么回事,她赶紧把手藏在身后。

意料之中的,他听见她说,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

可那究竟是怎样的,陈哲明心里一清二楚,在他们谈话的前一个小时,他亲眼见到她拿着一个玻璃碎片,抵在小混混的脖子上,恶狠狠地对他们说,再让我发现你俩欺负小朋友,就不只吓一吓你们这么简单了!

他就在桥下站着,看着她和那两个小混混打架,完全不服输的样子。

这才是她啊,这才是真正的申家大小姐。

愿意跟我走吗?

嗯?

我知道你在申家过得不好才会躲来这里,你父亲于我有知遇之恩,我可以帮你过回以前的生活。

宠你、爱你、甚至让你过得比以前更好。

不用了先生,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好。

小巷子里吹来温和的风,女孩将碎发撩至耳后,陈哲明想,也许她那焦躁拧巴的心早已被抚平了吧。

他突然成了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大脑一片空白,在镜子前反复练习的话一时之间全部忘得干净。

事情拖了一年,他每次去看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提起,直到有一天她主动拉住了他的胳膊。

先生。她开了口,您能帮我查查我父亲的真正死因吗?

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您也觉得我父亲的死有蹊跷对不对?

申深期望的眼神刺痛了他,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他顺理成章地提出了自己给她的建议。

你得回到那个名利场上才能查清你父亲的死因。

陈先生,我姑姑她们已经把申家掏空了,我回去根本没有用。

如果你愿意,可以住进陈家。

陈先生,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是

怕别人说闲话的话,陈夫人的位置是空着的。

申深正要拒绝,他赶紧在她之前开口。

你放心,我喜欢的人我已经娶过她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是否对你有非分之想,等你的男友回来了,我会放你走。

他几近哀求的语气让面前的女孩没有说出拒绝的话,也许是为了她的父亲,也许是为了可怜他,总之,她答应了。

新婚那日,轰动了整个苏明市,他为她举行了盛大婚礼。申深却不明白,以为他这样做就是为了和自己的前妻赌气。

陈先生,您和宋小姐那样相爱,是因为什么事变成今天这样?

记不大清了。

她以为他是不想说,可他其实是真的记不清了,本就是自己为了说服申深编造出来的故事,让他讲第二遍,他讲不出来。

可他还是努力回想着说给申深听,因为他不想看到她失望的表情。

陈先生,你们是在怀宁路口遇见的。

哦是吗?好像是的吧。

你看她记得多清楚,就连他们在哪个路口相遇、哪个路口告别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可她怎么就忘了,申深和陈哲明又是在什么时候初遇的呢?

喜欢申深不喜相关热门小说

吴峥小说《少年风水师》听澜本尊在线阅读 少年风水师
绝世大少小说(连载中) 绝世大少在线阅读 绝世大少
绝世大少小说(连载中) 绝世大少在线阅读 绝世大少
姜楠李子瑶小说《绝世大少》陶大虎在线阅读 绝世大少
绝世大少小说(连载中) 绝世大少在线阅读 绝世大少
姜楠李子瑶小说《绝世大少》陶大虎在线阅读 绝世大少
姜楠李子瑶小说《绝世大少》陶大虎在线阅读 绝世大少
长相思小说(连载中) 长相思在线阅读 长相思
姜楠李子瑶小说《绝世大少》陶大虎在线阅读 绝世大少
姜楠李子瑶小说完本-绝世大少最新章节阅读 绝世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