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误因季寒-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全文阅读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误因季寒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热门小说《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架空故事,提供误因季寒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完本阅读,书友们及时观看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最新更新章节。小说讲述了:  可没想到误因用力点了点头,认真道:&是吓着了,你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贤王顿了顿,脸上笑意更浓。  误因瞥了两眼,找.........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误因季寒-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全文阅读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是半世流离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穿越架空小说,误因季寒是书中的主要人物。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动怒

  可没想到误因用力点了点头,认真道:“是吓着了,你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贤王顿了顿,脸上笑意更浓。

  误因瞥了两眼,找准穴位,将第一根银针刺了进去。

  “你既然一直醒着,为何还要装睡?”误因将烛火端到床边,拿出银针烤一根扎一根。

  贤王淡淡道:“瞧瞧习成想要做什么,也没想到,你真是个大夫。”

  误因道:“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穷困潦倒,替你医治,是因为看出了你非富即贵,想从你身上多赚些诊金罢了。”

  贤王心里微微一动,似乎多了丝丝活气。

  已经许久没有人会这样坦率地同他说话了。

  所有人都怕他、惧他、甚至是跪他,也有人恨他,就是无人同眼前这姑娘一样,拿他当寻常人。

  “本王的腿真能治好?”

  “要多施几次针,每五日便要施针一次,不可间断。”误因说着蹙了蹙眉,“但我不会在京中久留,你这腿,怕是也难以痊愈了。”

  贤王无所谓地笑笑,“怎么?别的大夫莫非不会针灸么?”

  “会这套针法的,世间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我师父,我师父如今不知道野哪儿去了,而我不日就要离京。”误因忽而有些罪恶感,贤王之所以落下一身的病,都是为了这天下的子民,而她也是子民。

  见误因的动作顿住,贤王笑了笑,没说话。

  腿疾的时日不短了,他的这身功夫也大打折扣,治不治好的……

  也无甚意思。

  误因也不说话,想着,多少给这大英雄恢复个七八成再离开吧,只要不动武,不会再像往常那样疼痛难忍。

  她静悄悄地施了针,又自顾自在书桌旁自己拿了笔墨写下药方,来来回回地诊脉、记录,才又将银针一一撤下。

  贤王静静地盯着,忽而发现这银针似乎有些钝,略微皱了皱眉。

  “这是送你的,不收钱。”误因笑眯眯地拿出一个小瓷瓶,“一天一颗,吃上十天半个月,体内的余毒也就清了。至于你的腿,我五日后再过来。”

  误因看着贤王,他远没有习成口中那般吓人,只是脸上的疤痕看上去恐怖了些。

  但贤王身上确实没什么生气,像是对一切都不在乎了似的,该是心死了吧。

  淡泊如雾,是看透人间了吗?

  “你叫什么?”

  “误因。”

  贤王微怔,“什么?”

  “误会的误,因果的因。”误因撇撇嘴,颜府可还有一堆阴谋诡计等着她呢,“我先走了,五日后你在这儿等着我,我会再来的。”

  “季寒。”

  贤王垂眸看向自己这丑陋至极的双腿,缓缓盖上被褥。

  “啊?”误因转过了头来,“对了,你不吩咐你的侍卫给我结账?”

  季寒低笑,“你自去吧,他不会薄待了你。”

  出了房门,果然看见习成满脸堆笑地站在这儿,还恭恭敬敬地递上一张百两银票。

  误因回到颜府,一切如常。

  果然不受宠就是无人关注,但也让误因更好行事。

  第二日一早,便听说颜家老爷身上起了猩红的大疮,所有人都风风火火地往那边院里去伺候,倒是让误因落得清闲。

  当然,这什么大疮,就是她昨夜动的手脚。

  那东西,本是她和师父闲暇无事研制出来的,但凡吃下就会发作,不管多么高深的神医都搞不清楚缘由。

  误因趁着这几日无人关注她的时机,时不时摸出府去打打牙祭,或摆弄些草药,或摸摸颜府的人际关系,倒也过得充实。

  之前,她还想着要走,但自从知道颜府家主是何目的之后,她就打定主意要将颜府搅得天翻地覆。

  直到……一个身着锦缎的老妈妈一脚踹开了误因的房门。

  误因眯开眼睛往外瞟了一眼,不耐烦地翻了个身接着睡。

  见此情形,这老妈妈白眼一翻,大声道:“四姑娘,您来了这么多天,就不知道去给夫人行个礼请个安?”

  误因坐起身来,冷峻地盯着这妈妈,她记得前几天晚上在屋顶误打误撞偷听的时候,在颜夫人的身边见过她。

  当时这老妈妈不是还在颜老爷跟前说要好好对她么,怎么颜老爷身子恢复去上朝了,这老妈妈就变了脸?

  呵,那夫人果然伪善!

  “一大早上的扰人清梦,闲着没事儿干么?”误因抓起枕头往外一扔,“滚出去!”

  “诶?”想她钟妈妈跟了夫人这么多年,不论是哪个姑娘少爷都不敢这么对她说话,如今来了个野丫头,竟还敢叫她滚了!?

  再看身后这一群憋着笑的丫头片子,更叫她脸上挂不住,当即黑着脸冲到床边,一把掀开误因的被子。

  “你个下贱胚子,给我起来!”钟妈妈一把拽住误因的胳膊肘,叫骂道:“别的不说,这三天过去,你一没给夫人请安,二没问老爷的安,就是老夫人那儿你也没去过一回,倒还真是乡下地方抱回来的野种,连个‘孝’字都不知道了!?”

  误因眯开眼睛,一双异瞳冷如冰窖,盯着钟妈妈抬脚就将其踹飞了出去。

  钟妈妈的身子虽然壮实,但也架不住误因这习过武的身手,将屋里唯一一张桌子砸地彻底散了架,跌在那儿龇牙咧嘴半天也起不来。

  “孝?可笑吧!”误因嗤笑一声,下了床一步一步走到钟妈妈跟前,居高临下地道:“我就算是个野种,也是你要尊要敬的主子。”

  “你敢打我?”钟妈妈显然是没怎么吃过亏的,不管不顾地指着误因开始撒泼,“好你个妖孽,刚来府上就敢打人了?看老娘不弄死你!”

  误因这双一淡金一琥珀的眸子轻巧一转,忽然不说话了。

  钟妈妈见状,以为误因是怕了,当即又来了劲儿,招招手让屋外的丫鬟们都进来将她扶起,嘴里破口大骂:“我呸!个有爹生没娘养的野种,就算将来真嫁给贤王,也只有当下堂妇的份儿!”

  吼完这一通,钟妈妈抬起手就要掐误因胳膊。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算账

  误因怎会让她得逞?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

  紧跟着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误因拎着钟妈妈的衣领往外冲去。

  “诶!?你干什么?你踹我一脚,还敢抽我巴掌,现在又要杀人了吗?”钟妈妈越想越害怕,这四姑娘本是个不受重视的,被扔在乡下养了这些年,却不想居然还练了些功夫,这要是被拎出去,死人也是有可能的呀!

  想到这儿,钟妈妈只觉得自己碰上了阎王,顿时深吸一口气大声叫道:“来人呐!救命啊!四姑娘要杀人啦!!”

  “闭嘴!”误因低喝一声,回头冷冷注视了钟妈妈一瞬。

  误因这眸子本就骇人,谁看谁怕,更何况只是宅院里呆久了的婆子?

  钟妈妈却只觉得这眸子里边有妖力,再一想到误因这身功夫,顿觉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妖魔,紧跟着浑身一阵抽抽,厥过去了。

  “……”

  误因无奈,将人往地上一扔,干脆抓着钟妈妈的腿往前拖行。

  凭借着这些天晚上在府中窜来窜去的记忆,她还是找得到主母院落的。

  闹嘛,事儿不大怎么能行?

  也是误因这一出太出人意料,里里外外十来个人跟着,也没一个去找颜夫人告状,因而她们冲到院里的时候,坐在廊下的颜夫人是丈二摸不着头脑。

  误因将钟妈妈的腿往下一扔,嘟囔道:“还挺沉的,想来伙食不错。”

  “放肆!这是在做什么?”颜夫人双眼一瞪,那不怒自威的模样,一看就是在高位待久了的。

  “算账。”误因拍拍小手,抓着袖子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上前端起一杯茶水就往嘴里灌。

  颜夫人从未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是瞪大了眼睛连话也说不出来。

  误因垂眸瞥了端坐在椅子上的颜夫人一眼,这人如此会装,真当她看不出来?

  叮!

  “我渴了,夫人不会介意吧?”误因扬唇轻笑,人畜无害地仿佛一头小绵羊。

  颜夫人脸都绿了,下意识地干笑两声,“呵,不会。”

  等会儿,明明是这死丫头不懂礼数横冲直撞,还穿着这麻布衣裳,头发乱七八糟,连鞋都没穿!

  而且还拖着她的贴身婆子一路冲过来,要是就这么放过去了,她这颜府夫人的颜面还能往哪儿放?

  “四姑娘,你从小在外边长大,也是苦了你,无人教你规矩礼数,如今只是口渴喝茶,本夫人自然不会怪罪你。”颜夫人长叹一声,脸上的神情已然变地和蔼而怜悯,变化之快,堪比翻书。

  误因拎了桌边的凳子放在院中,往上面一坐,不紧不慢地道:“岂止是规矩礼数,连衣食住行都没有丝毫保障呢。”

  颜夫人被这话噎地够呛,她干咳两声,自顾自地接着道:“可你好歹也是咱颜府的四姑娘,不该如此邋遢!你瞧瞧你,这头发,这衣裳,是大家闺秀的模样吗?还有,钟妈妈是怎么回事儿?方才便听你们吵吵闹闹的,何故晕了过去?为何又是你拖着她来的?苛待下人,少不得要赏一顿板子,即便你自幼受了苦楚,我也是护不了你的!”

  说完,颜夫人便看向站在门口看热闹的管家,吩咐道:“去吧,上家法。”

  “夫人?”管家微愣,看了看误因,又看了看颜夫人,调转个头一路小跑了出去。

  误因还是那样不疾不徐,她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花生米,两手倒来倒去地玩着。

  “这么急着想教训我?别着急呀,夫人的好婆子说了些什么话,大家可是都听到了的。”误因扫视一圈,众人一接触到她的视线,皆垂下了脑袋,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

  站不站出来是其次,就怕有反过头来帮着钟妈妈说话的。

  “哦?”颜夫人微微一怔,“钟妈妈,说什么话了?”

  “下贱胚子。”

  颜夫人嘴边一抖,就这么个话,误因居然也拿出来说嘴,果然上不得台面。

  “这话,怕是钟妈妈在训斥小丫头吧?”颜夫人抓着帕子擦了擦唇,“你就因为这个,把钟妈妈打晕了?”

  “野种。”误因眼皮子一抬,“妖孽。”

  颜夫人的脸微微僵住,这些话,明眼人都听得出来是在骂谁。

  误因低低一笑,接着复述:“有爹生没娘养的野种。”

  “这,这钟妈妈是……”颜夫人看了一圈,这里里外外的都是下人,其中还有不少老爷房里的,或姨娘房里的,这事儿若不能善了,少不得会有人说她御下不言。

  “她还说,就算我将来嫁给了贤王,也是个当下堂妇的命。”误因瞧得好笑,这颜夫人脸上的颜色可是够多的。

  颜夫人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这钟妈妈真是够可以的,贤王府就在隔壁,竟也敢说贤王的闲话!?

  找死,真是找死!

  误因笑眯眯地观赏着颜夫人的脸色,忽而又唤道:“母亲?”

  这一声‘母亲’,将颜夫人吓得一激灵。

  误因却笑得灿烂,“母亲,听说钟妈妈是您的陪嫁,也是府里的老人了,怎么这些话……”

  “你们都听见了!?”颜夫人拍案而起。

  众婢女们一僵,那眼神儿纷纷乱飘,这事儿来得这么快,也没来得及先通个气儿,究竟该不该说实话呀?

  误因笑出了声,道:“你们说,照实说。”

  有个机灵些的丫鬟眼见不好,上前一步急急道:“这事儿可不是四姑娘……”

  误因双目一沉,抓那丫鬟的膝盖骨上打了一颗花生米,那丫鬟‘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婢女们大惊失色,她们已经见识过误因的厉害,连夫人身边的大红人都敢动手,更何况是她们?

  要是在她眼皮子底下胡乱攀扯,回头还不得被活活弄死?

  一想到这层,大部分的婢女就都慌了,纷纷跪在地上,更有那胆小的赶紧结结巴巴地,将真实情况一五一十给回了。

  颜夫人听完身形一晃,不就是让婆子去把四姑娘叫来训训话么,怎的竟弄出了这副德行?

  “这钟妈妈是年纪大了失心疯了么?怎敢当众辱骂府中小姐?”颜夫人很快稳住了心神,指着钟妈妈低声骂道:“还不把她拉下去,叫个郎中来好好看看,若是真疯了,赶紧送到庄子上养着去!”

  

 

误因季寒小说《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试读结束。

喜欢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相关小说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误因季寒-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全文阅读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
[陆远苏怜衣]龙战神王无删节全文阅读 龙战神王
危情误入:神秘老公请矜持小说 主角秦归衍盛南栀完结版阅读 危情误入:神秘老公请矜持
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
混沌祖神(丁聪)全文免费阅读_混沌祖神小说全集 混沌祖神
[孟长卿顾潜之]小说免费-异世丑妃展风华小说全集 异世丑妃展风华
顾少,夫人又在套路你林思安顾治宇小说在线阅读 顾少,夫人又在套路你
《谁动了我的身体:替嫁新娘》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高小敏周宇航小说全文 谁动了我的身体:替嫁新娘
风流道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雷虎章节目录 风流道神
叶少的迷糊小妻[沐小蛮叶靳深]-叶少的迷糊小妻免费阅读 叶少的迷糊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