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奴全文免费

新书周铭冥奴是33号龙卷风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作者33号龙卷风的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冥奴完整版已经有了,欢迎大家来免费阅读全本。那无形的手让我喘不过气,也让我的视线开始渐渐变黑。我能清楚感觉到血液堵在了我的脖子,根本就流通不了。  我尝试着伸出手,不断的往前面挥动。因为我觉得既然有个东西掐住了我,那我应该可以摸到它才对。  果然,当我把手伸到正前方的时候,我虽然什么都摸不到,但我的手却能感.........
冥奴全文免费

作者33号龙卷风创作的《冥奴》,这本书的主角是周铭,简约单纯的爱情故事让人流连忘返,作者的这个故事引起许多读者的共鸣,心动的你赶紧看起来吧。

《冥奴》第六章 他是在害你

那无形的手让我喘不过气,也让我的视线开始渐渐变黑。我能清楚感觉到血液堵在了我的脖子,根本就流通不了。

  我尝试着伸出手,不断的往前面挥动。因为我觉得既然有个东西掐住了我,那我应该可以摸到它才对。

  果然,当我把手伸到正前方的时候,我虽然什么都摸不到,但我的手却能感觉到正前方格外冰冷,就好像我面前站了个看不到也摸不着的冰箱。

  我鼓起勇气,朝着前面打了好几拳,但都打在空气上了,一丁点意义都没有。

  忽然我脑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对着我脖子前边烧了一下。

  结果那手竟然真的松开了我,而就在这一刻,我的身体恢复了重量,脚下没能踩稳,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我顾不得摔跤的疼痛,连忙爬起来就朝着山下跑。

  天空已经黑了,山路在月光下显得特别模糊,我只能凭借着感觉去逃跑。

  一般人都知道,一旦人在下坡的时候跑太快,那是根本就停不住脚的。

  风声在我的耳边呼呼作响,我心跳剧烈的都快提到了嗓子眼。有的时候踩严实了,心里会稍稍放松一下。可每当踩空了,都会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跑,感觉自己好像在飞一样。

  忽然,我连续两脚踩空了,这一次我没再这么好运,而是直接滚了下去。

  我感觉脸撞到了坚硬的岩石,疼得特别厉害,身体也是撞到了许多东西。

  我疯狂的想在黑暗中抓住些什么,好让自己不再继续往下滚落。但在这黑夜之中,我只能抓住一些都是倒刺的野草,疼得我根本用不上力。

  终于,我停住了。

  我以一个极为狼狈的姿势倒挂在台阶上,脑袋向下充血特难受。而这时候,我注意到在我的脑袋旁边,竟然有一双脚。

  有人上山吗?

  现在的我已经快到山脚,这山脚是有路灯的。我艰难的爬起来,想看看这人究竟是谁。

  可当看清这人的模样之后,我却是吓得浑身一哆嗦,更是忍不住惊呼起来:“大葱头!”

  这站在我身边的人,可不正是之前诡异去世了的大葱头吗?

  他特别瘦,犹如鸡爪子一样皮包骨头,眼眶更是深深的凹了进去,眼珠子却暴出。

  令我惊恐的是,他的眼珠子也没有眼白,只有漆黑的瞳孔。

  他踮着脚,很慢很慢的往我这边走,还对我伸出了手:“周铭,我们一起去给她烧纸钱哩……”

  我吓得连忙后退两步,哆哆嗦嗦的说道:“大葱头,你……你是人是鬼?”

  他却仿佛没听见我说话一样,抓住了我的胳膊跟我说道:“周铭,我们一起去给她烧纸钱哩……”

  我急忙甩开了大葱头的手,结果他的身体犹如棉花一样轻飘飘的。就是我这么一甩,竟然把他甩的撞在了旁边的山壁上。

  一根干枯的树枝刺进了他的眼睛,他却仿佛没有任何疼痛感,转过头看向了我。

  在他转头的时候,那树枝被他的动作折断。我亲眼看着那树枝就挂在他的眼睛上,估计至少往里边刺入了好几厘米!

  可他依然面目呆滞的抓住了我的手,嘴里只会嘟哝:“我们去烧纸钱哩……去烧哩……”

  “你滚开!”

  我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再次推开了他,赶紧就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跑。

  可我才刚刚跑出两步,就看见前边有个人影正缓缓朝着我这边走来。

  是那疯女人。

  她身上绑着尼龙袋,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到面无血色。

  我吞了口唾沫,怎么都不敢朝她那个方向奔跑。

  可如果后退的话,又要跑回坟山里,这是我怎么都不愿意的。

  疯女人一步一步朝我走来,随着她的靠近,我感觉四周都静下来了,就好像没有了任何声音。

  我害怕极了,眼下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葱头又一次把手朝我伸过来,我原本还想推开他,但就在我伸出手的时候,又有一只手从我身后伸了出来,一把掐住了大葱头的脖子!

  我身后有人?

  我连忙回头一看,却看得傻了眼。

  就在我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穿白色嫁衣的女人。

  不是白色婚纱,是那种古典传统的红嫁衣款式,但却做成了纯白的颜色。

  她也是脸色苍白,但长得却很好看,身材看着很娇小,踮起脚也只有一米六,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眼睛没有眼白。

  好奇怪。

  明明她跟疯女人还有大葱头是一样的,但我对她却没有那么深的恐惧,甚至隐隐约约觉得她很熟悉。

  莫非……刚才就是她上了我的身吗?

  大葱头在被她掐住脖子以后,立即就面露痛苦之色,不断的挣扎着想拨开她的手。

  疯女人在瞧见我身边的女子后,她不再朝我这儿走了,而是从嘴里发出了很沙哑难听的低吼声。

  那声音就好像野兽一样,令人觉得毛骨悚然。

  神秘女子一把将大葱头甩了出去,只见大葱头好像纸片一样,轻飘飘的被扔飞了。

  疯女人仿佛感受到了威胁,她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竟然渐渐消失在了夜幕之中。而大葱头在爬起身之后,也是跟在了疯女人的后边。

  我顿时松了口气,可紧接着我才反应过来,事情还没解决呢。

  我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神秘女人,等我看她的时候,才发现她也在盯着我看。

  忽然,她对我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把我往山上扯。

  我哪里敢被她扯上去,可我又担心离开她以后会碰到疯女人和大葱头,一时间进退两难。

  最后,我还是做了个决定,那就是跟她上山。

  不管怎么样,她好歹救了我一命,应该不会立马就急着害我吧?

  我就这么被神秘女子扯着往山上走,而她又把我带回到了那个破旧的小坟墓。

  这时候,她指了指坟墓,然后就看着我。

  我只觉得后背一凉,小声问道:“你……是要我跪下吗?”

  她摇了摇头。

  “那……不会是要我挖开吧?”

  结果这时,她却是点了点头。

  我倒吸一口凉气,挖人坟墓这种事情,我是怎样都不愿意做的。

  可现在神秘女子就站在我的身边,我根本不敢动啊!

  惊恐之下,我只好拿起一块石头,又看了一眼神秘女子,接着把石头砸在坟墓上!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这破旧的小坟墓顿时被我给砸破了。而这个时候,我身旁的神秘女子也是随之消失。

  在坟墓被砸破之后,一股恶臭顿时扑鼻而来,让我差点就吐了出来。

  我忍着呕吐的欲望,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招进了里边。

  结果当看见里面的一刹那,我立即没忍住,趴在地上剧烈的呕吐了起来。

  原来在这个坟墓里边……竟然根本没有棺材!

  一个尸体就这样躺在里边,早就已经腐烂发黑,变成了一堆烂骨,任由虫子在尸体上爬行。

  结果我却注意到,在那尸骨的手上,竟然拿着一个满是污渍的塑料袋。

  塑料袋?

  我虽然恐惧,但也陷入了沉思,莫非这是神秘女子想给我的线索不成?

  我忍着害怕,找了两个树枝,用树枝夹着塑料袋,把它拿了出来。

  等拆开才发现,这塑料袋里边还包了四层塑料袋。

  把所有塑料袋都拆开后,我看见里边是一张名片,因为保存很好的关系,名片上还有字,竟然是一串电话号码。

  奇怪……

  为什么这个尸骨会拿着一串电话号码?

  我总觉得事情有蹊跷,估计那神秘女子就是希望我能打这个电话。

  正好现在我也不敢下山,便拿起手机拨打了这个电话号码,就当作是她刚才救我一命的恩情吧。

  电话成功拨通了,在过了十几秒后,那边有人接了电话,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你好,这里是陈天师事务所,我是陈永生。”

  陈天师?

  我犹豫片刻,小声说道:“那个……如果我说,我是从一个坟墓里拿到了你的电话号码,你相信吗?”

  电话那头先是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说道:“李家XF的坟墓吗?”

  我非常惊讶:“你怎么知道?”

  陈永生打断了我的话:“你先说说你为什么会去挖李家XF的坟墓。”

  “我怕我说了你不相信。”我小声说道。

  “你只管说。”

  于是乎,我就把自己的事情跟电话那头说了一遍。

  陈永生听过之后,忽然激动的开口了:“你不在其中啊!你被骗了!”

  我顿时愣了:“什么意思?”

  “周家村疯女人的事情我知道,甚至还特意做过调查。因为那些人罪有应得的关系,我一直没去管,但你不是疯女人要报复的人,是那个叫周海平的人……”陈永生快速问道,“我问你,你烧的纸钱是不是周海平给你的?”

  我听得莫名其妙:“是啊。”

  “照理来说,这次该轮到周海平死了,但他应该是把你和他的生辰八字都写进纸钱里,让你烧给厉鬼。再加上你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戚,那厉鬼就会分不清你俩。那周海平根本就不是在救你,是要你替他去偿命!”

《冥奴》第七章 纸人烧纸

  陈永生说得我呆若木鸡,我拿着手机,脑袋里一片空白。

  这……这是怎么回事?

  陈永生在电话里说道:“我告诉你,厉鬼也是分很多种的,有的还保留着神智,有的已经失去了理智。这个疯女人就还残留一些理智,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她知道你没害过她,当她发现你在烧值钱的时候,就觉得很疑惑,所以问你烧给谁。”

  “那……那她想吹灭纸钱,是因为?”

  “对,她残存的理智让她想保护你,但你却阻止了她。当最后她在你手上留下印记的时候,就是代表着她已经将仇恨转移到了你的身上。你刚开始就应该想明白,一个鬼魂怎么给你寄明信片?”

  我听得毛骨悚然,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这么说来,我是被周海平给害了?

  我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毕竟那周海平可是我的堂叔啊,我急忙问道:“那他为什么还给我支招,还让我来坟山鬼上身?”

  “他都已经把仇恨转移给你了,就当报答一下你不行吗?反正成功了你一家人都会感激他,失败了死的也不是他,无论结果如何,他都是大赚的。”

  我越听越觉得头皮发麻,脑海里回想着周海平让我做的事。

  电话那头,传来了陈永生的一声叹息:“也罢,身为修道人士,又怎么能对无辜的生命视而不见?你帮我召出了李家XF,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你立即下山,就在那山脚等着我,我就在镇上,现在立马开车赶来。”

  我吞了口唾沫,害怕的说道:“我不敢下山,我怕那疯女人在下边。”

  “子时还没到,你暂时是安全的。如果你还留在坟山上,李家XF才是最危险的,她的怨念比疯女人大多了,赶快下山!”

  他的话让我打了个哆嗦,于是我抱起黑狗崽,赶紧朝着山下走。

  现在的山路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因为抱着黑狗崽的关系,走起来并不方便。

  但我也没打算丢了黑狗崽,因为它还活着,在我的怀里瑟瑟发抖。刚才是因为有危险跑得急,所以才没带上它,我实在不愿意让一个无辜的小生命因为我而死去。

  当到了山脚后,我就在这里等着。结果才等十几分钟,就有一辆摩托车开了过来。

  骑着摩托的人是一个中年大叔,长得还挺好看,有种忧郁大叔的气质,身体也很健壮,只是打扮特别土鳖。

  他穿着一身邋遢的衣服,还背着一个大书包。当见到我之后,他惊讶的对我说道:“你怎么还把狗抱下来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不是陈永生?”

  他点点头:“就是我,我问你怎么把狗抱下来了?”

  “毕竟是个无辜的小生命……”我抓了抓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这小狗才出生一个多月,我就在想吧,如果我今晚真的要死,那为什么还要连累一个无辜的生命呢?”

  陈永生叹了口气:“所以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样吧,你先把狗塞我包里,我告诉你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眼下你被转移了怨念一天不到,我们还有机会。我这准备了火盆跟纸钱,你去一趟棋牌室。”

  我惊讶道:“又要烧纸钱吗?”

  “对,但不是你烧纸钱。”

  他一边说话,一边从包里掏东西。我眼睁睁看他掏出了一个白球,仔细一瞧,才发现这白球竟然是用保鲜膜包着的一团白米饭。

  他给我递来了纸钱、火盆、白米饭、香和碗,严肃的与我说道:“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你烧纸钱的行为,已经是把那厉鬼给引来了。但想要送走她,可就麻烦多了。今晚子时,我要你在棋牌室摆上一碗饭,并且插上三根香,叩拜七七四十九次。至于纸钱和火盆你别碰,我会找人帮你来做。”

  我接过了陈永生递来的东西,感动的一塌糊涂:“陈天师,我们非亲非故,你却这样待我……”

  他一脸严肃说道:“我之前就在电话里说过,你帮我召出李家XF,就是帮了我大忙。赶快去吧,你且记住了,鬼吃的不是饭,而是香火,如果香火吃的不够,那你会有大难。如果她离开了,那你就安全了。事不宜迟,赶快去准备,我要先上山一趟。你今晚要是平安了,那就先别回家,先来山上找我。”

  我急忙跟他道谢,拿了东西就往棋牌室赶。因为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怕时间会来不及。

  等到了棋牌室,这儿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我把东西都放在地上,又把米饭倒进了碗里。

  随后,我就一直看着手机,等待子时的到来。

  当晚上十一点要到的时候,我点燃了三根香插在饭上,跪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忽然,外边又响起了狗吠声,一阵阴凉的风吹进了棋牌室里。

  我忍着恐惧,开始给这碗插着三根香的饭磕头。

  砰……砰……

  寂静的棋牌室里,响彻着我磕头的声音。

  令人惊悚的是,随着我的磕头次数增多,我的身体竟然感觉越来越冷。

  当磕了四十九个头后,我头晕目眩,难受的揉了揉眼睛。

  当睁开眼睛的一刹那,一双脚凭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连忙就捂住自己的嘴,傻傻的抬头看去。

  疯女人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面前,她此时微微眯着眼,而香燃烧的烟雾飘到了她的面前,她轻轻的把这些烟雾都吸了进去。

  与此同时,我亲眼瞧见那香的燃烧速度正在渐渐加快。

  原本一炷香约莫能烧十五分钟,可这个时候,这香估计只要十分钟就能烧完。

  疯女人一动不动,就踮着脚站在我面前,安安静静的吸着烟雾。

  而香的燃烧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奇怪,怎么会吸的这么快?

  我怕她吸的不够,急忙又要拿新的香,于是就转过头去拿香。

  可就在我转头的一刹那,却不由得傻了眼。

  只见大葱头竟然就站在我的身后,他就和疯女人一样,也在吸着烟雾。

  就是因为他和疯女人一起在吸烟雾,所以这香才会燃烧的如此之快。

  我的内心顿时充满了担忧,生怕这包香不够他们分,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烧香。

  渐渐的,我手中的香越来越少,而他们还是一副没吸够的样子。

  再这样下去,我真怕自己的香不够了!

  我哆嗦着把最后的三根香点燃插上去,可疯女人和大葱头还是一点也不满足的样子。

  完了。

  都是大葱头这家伙,我要完了!

  就在我惊慌失措的时候,外边的狗吠声再一次响了起来,棋牌室的门忽然就被推开了。

  我扭头一看,却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在棋牌室的门口,竟然站着一个纸人!

  那分明就是花圈店里扎的纸人,脸白的就好像涂了厚厚的粉,偏偏腮帮子却被涂成了血红色。

  纸人穿着旧时代的衣服,头上还顶着一个红绿相间的帽子,留着条长长的鞭子。

  这个时候,最后的三根香已经烧完了。

  疯女人和大葱头那享受的表情顿时消失,眼睛也睁得越来越大。

  我吓得双腿发软,浑身都在剧烈的哆嗦。而那纸人走到了火盆旁,只见它拿起了一叠纸钱,那纸钱竟然莫名其妙的着了火。

  那火焰是幽绿幽绿的,在这昏暗的棋牌室里特别显眼。

  而且用纸做的纸人,竟然一点也不怕火焰。

  它把纸钱丢进了火盆,顿时冒起了浓烈的烟雾。疯女人和大葱头都走到了火盆旁,他们就好像刚才吸香的烟雾一样,吸着纸钱燃烧的烟雾。

  原来,这就是陈永生给我找的帮手吗?

  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在纸人的帮助下,疯女人和大葱头仿佛是吸饱了,摇摇晃晃的朝外边走去。

  成功了!

  我欣喜若狂的站起了身,连忙激动的朝着外边跑,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陈永生。

  可就在我出门的一刹那,却是不小心撞到了人。

  我撞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抬头一看,才发现竟然是父亲站在门口。

  昏暗的光线下,父亲的脸看着毫无声色,他轻轻的与我说道:“儿啊……你怎么出去这么久?”

  我一见到父亲,顿时就忍不住红了眼睛,因为我心里觉得特别委屈,想把我的委屈都说给他听。

  我正要开口,他却比我先说话了:“你堂叔要我告诉你,让你别怪他。儿啊……你怎么出去这么久?”

  “爸爸,那个周海平就是骗子……”我站起身,咬着牙说道,“他让我烧纸钱就是个骗局!”

  黑暗中,父亲声音沙哑的开了口:“他刚才让我烧纸钱了,说你不肯烧了,让我替你烧。儿啊……你怎么出去这么久?”

  “爸,你怎么……一直重复这句话?”

  我疑惑的走到父亲身边,却忽然发现父亲比平时要高了一些。

  这让我下意识低头看去,结果虎躯一震,死死的睁大了眼睛。

  父亲踮着脚,用大脚趾支撑着体重,站得摇摇晃晃……

  

33号龙卷风小说《冥奴》试读结束。

喜欢冥奴相关小说

冥奴全文免费 冥奴
我爸是首富[张军]-我爸是首富免费阅读 我爸是首富
《妙手小神医》张石头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妙手小神医
一往情深思慕晚最新章节(流光) 一往情深思慕晚
我的迷人小娇妻叶寒楚知音(全文在线阅读免费章节) 我的迷人小娇妻
网游之堕落的天使陈潇小说(在线阅读地址) 网游之堕落的天使
[高小敏周宇航]章节目录-谁动了我的身体:替嫁新娘全文阅读 谁动了我的身体:替嫁新娘
网游之堕落的天使最新章节(弃羽) 网游之堕落的天使
大总裁,小逃妻!在线免费全本 大总裁,小逃妻!
秘爱潜伏:前夫有约完结小说免费 秘爱潜伏:前夫有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