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极品药尊全文免费

作者爱码字的狼创作的《都市极品药尊》,这本书的主角是陆远帆,简约单纯的爱情故事让人流连忘返,作者的这个故事引起许多读者的共鸣,心动的你赶紧看起来吧。

《都市极品药尊》第六章 隐患

光头被吓得一个激灵往后退了好几步,本来以为是陆远帆耍的花招,没成想他直接两腿一蹬直接嗝屁。

  他也只是个小混混小流氓而已,平时做的最多事情无非就是抢劫勒索欺负弱小,但是轮到杀人,借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做。

  而且光头还不敢告诉自己大哥,这人命关天的事要是追查下来,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那些黑社会团伙,不用法律制裁,老大就会先干掉光头。

  因为这样最省时,省力,省钱,省麻烦。

  “他娘的,真死了,真特么晦气!”光头喃喃道。

  手下的小弟听到这个消息赶忙离得远远的,他们胆子比光头更不如,平日里只会干些欺凌弱小狐假虎威的事情。

  吆五喝六吃吃喝喝没毛病,真刀真枪肯定不行,杀人的话做梦都没想过。

  “这他娘的怎么这么不经打,靠!”光头有些抓狂,而且他们才是被打的一方啊,怎么打人的反而嗝屁了。

  “怎么可能?”韩秀秀不敢置信,刚刚陆远帆还大发神威,怎么可能说死就死?

  “已经没有呼吸”光头脸色凝重:“心跳也停止了。”

   韩秀秀愣在了原地,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本来还想让光头逼着陆远帆认错,好继续拿捏这颗摇钱树,结果竟然变成了这样。

   

   这真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陆远帆么?

     

  谁都知道陆远帆是个什么德行,而且这痴傻的形象一直持续了十几年,甚至可以说,她对陆远帆的了解胜过任何人。

  要不是他有个有钱的老爸,早就因为受尽了世上的挫折而死去,还能安稳的长这么大,更能找到她韩秀秀这样貌美如花的女朋友?

  做梦!

  所以韩秀秀吃定了陆远帆,而陆远帆也甘愿当一辈子提款机,只不过今天开始,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陆远帆变聪明了,还狠狠羞辱了自己,那强势霸道的语气让自己竟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抬手间就把自己好不容易叫来的人打得抱头鼠窜。

   

   想及此处,她又有点后悔,为什么当初要耍心眼,玩心机。要是真心实意的待他,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自己还能拥有一个多金又帅气的男朋友。

   

   可惜了。

  看着地上的尸体,韩秀秀忽然有点想笑,陆远帆你可真倒霉,上天只让你清醒威风一天,然后却要你用性命作为代价。

  你是该高兴呢?还是悲哀?

  “大哥,他死在家里,警察事后肯定会查到我们头上,要不给他分尸,煮了再埋,这样就查不到我们头上来了。”说这话的时候,韩秀秀脸上没有半点一个女人该有的害怕。

  光头吓了一跳,他只是个小混混而已,乍听身边女人如此歹毒的想法也是吃了一惊,嘴角微抽:“碎尸?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对,碎尸。”韩秀秀面色冰冷,一张脸变得扭曲狰狞,在朦胧的灯光下像个恶魔。

  她的声音也非常冰冷,说起话来不带丝毫感情,好像在做一件和她无关的事情,杀人分尸,毁尸灭迹说起来丝毫不慌,甚至脸上还有一种残酷的快意。

  她能说的出来,肯定也做的出来。

  这是众人的直觉。

  “不行。”光头在最后时刻否决了韩秀秀的主意,尼玛演电视呢,还杀人分尸,老子要是有这个胆就不是个小混混了。

  “为什么?”韩秀秀有点不甘,甚至抬起细长的高跟鞋在陆远帆身上狠狠的踢了两脚。

  “这种事情谁下得了手?”光头看向四周,全都闷声不吭,没一个人有这个胆子。同时他有点看不懂这个女人了,平时软软糯糯,却把杀人分尸说的如此轻松。

  这个韩秀秀,似乎并不是想的那样,可任由自己拿捏。

  “此地不宜久留,我还是先走了。你们谁要分尸自己分。”光头男说完就急匆匆的离开了,生怕担上责任。一群小弟连忙跟了上去。

  先前还热闹的客厅里,只剩下韩秀秀一人。

   “一群没用的废物!”

   

   韩秀秀骂了一句,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在陆远帆脸上比划了好几下,始终没能下得去手。

  “既然你已经死了,看在你这些日子也没少给我钱,就给你留个全尸了。”她其实也没这个胆子。

  不过她也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花了半个小时抹掉房间里的指纹和痕迹,制造出一个意外死亡的假象后,才踩着高跟鞋嘀嗒嘀嗒走下楼去。

  整间屋子就剩下一个人,一个‘死人’。

  到了半夜时分,房间里发出微弱的呼吸声。

  月色下,陆远帆面色苍白,浑身无力,勉力的支撑着身体慢悠悠起来,而且现在身体极度空虚,头晕眼花,仿佛刚刚生过一场大病。

  刚才过度的使用体力,差点让他两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

  “艹,只不过稍微用了点力而已就成这逼样,”陆远帆自嘲的笑了笑,不知道是对重生的感慨还是对于力量缺乏的无奈。

  陆远帆用了用力,发现连拳头都无法捏紧,力量弱小的可怜,别说在修真界里,就算在所处的地球,也跟蝼蚁没什么两样。

  数百年的修行一朝失去,他没有半点可惜沮丧,突然大笑了起来。

  笑声在黑夜里传出很远,似乎连天上的星星都微微颤抖。

  “这一世,我将不再退缩,也不会让自己充满遗憾中死去。”

  现实是,看着自己并不结实甚至还很虚弱的身体有些无语,还动不动就休克这个特性更是让他无奈。

  要是每次打架的时候都晕倒那就完蛋,万一对方真的来个“毁尸灭迹”,岂不是自己满腔抱负都化为乌有?

  韩秀秀的话更是让他不寒而栗:“这女人是真的歹毒,之前倒小看她了。”

  这女人的心思之深沉,手段之狠辣,令人心惊。

  反过来陆远帆又有点佩服这个女人,客观来说,这个女人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只不过在陆远帆受害者的立场来说,杀了她是对她最大的恩惠,他要狠狠的折磨她,摧残她,让她生不如死,让她万劫不复,让她知道什么叫残忍。

  时间一晃而过,窗外天色逐渐朦胧清晰,坐在客厅一晚上的陆远帆骨头都是酥酥麻麻的,伸了个懒腰,顿觉神清气爽,体力也渐渐恢复过来。

  走到卫生间,看着镜中的自己,剑眉星目,棱角分明,干净整齐的发型,加上一米八的身高,绝对符合当今社会对于美男的定义。

  收拾一番,想起离自己并不远的姜紫薇,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这辈子,没有人能将你从我身边抢走。”

《都市极品药尊》第七章 一起上学

“一起上学吧,等你好久了。”

  陆远帆的突然出现,让刚出门准备上学的姜紫薇惊得张大了嘴巴。忽然想到昨天的韩秀秀,脸色瞬间恢复平静,淡淡道:“怎么,不陪你女朋友一起上学了?你不怕她吵你?”

  “我说过,我这一生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你!韩秀秀还不配。”陆远帆把姜紫薇壁咚在墙上,认真地眼神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别闹,还要上学。”姜紫薇吓了一跳,俏脸微红的从他胳膊下跑了出去。

  “我会让你接受我的。”陆远帆会心一笑,迅速跟了上去。

  在路上,只要陆远帆没有过分的举动,姜紫薇就没有离的太远,就这样并排着走着。

  “对了,你昨天打了柳俊,老师肯定会找你麻烦的,你最好还是先去认错,争取宽大处理吧。”姜紫薇劝说道。

  陆远帆不屑地摇摇头:“为了一个垃圾去道歉,这不符合我的身份,放心,要处理我可没这么容易。”说完,又非常认真地补充了一句,“你的男人不会这么弱。”

  “你又乱说,没个正经,爱去不去!不跟你说了。”姜紫薇脸色一红,丢了个白给他眼,旋即加快步伐,要扔掉这个老是让她脸红心跳的坏蛋。

  去是肯定要去的,不过不是去班主任那儿,而是校长的办公室。陆远帆心里已经有了计划。

  来到学校,众人看着姜紫薇和陆远帆两人竟然有说有笑的一起上学,尤其是那些把姜紫薇当做女神的男同学来说,心痛地滴血。

  这么一颗好白菜啊,就这么让猪给拱了么?

  早已来到学校的柳俊,目光阴翳的看着这一幕,嘴角慢慢地泛起一丝冷笑,先让你高兴一下,等会儿你就该哭了。

  回到教室,不等姜紫薇再次劝说他去找班主任主动认错,陆远帆已经独自离开教室,朝着隔壁的教学楼走去。

  要说学校里谁的话语权最大,那肯定是校长了。

  去跟一个完全没有师德的老师认错,就算真被开除,陆远帆也不会去。

  自己这辈子从不缺钱用,并不代表就没人不缺钱,他也相信,应该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校长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王校长坐在办公椅上,正埋头写着招生推广的文案。

  直到陆远帆走到他面前,他才发现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人。

  “陆远帆,你不去上课,跑到我办公的地方来干什么,还不回去上课。”陆远帆的痴傻在学校早已出名,王校长一眼就认出了他。

  “呵呵,找校长有点事情商量。”

  王校长不耐烦道:“你连话都说不明白,有什么好说的。”话音刚落,诧异地发出‘咦’的一声,抬了抬眼镜,仔细打量着陆远帆,见对方目光神采奕奕,炯炯有神,完全不像以前那样浑浊。

  光看这眼神,和以前痴傻的形象已是判若两人。

  不等他回过神,陆远帆又是一枚重磅炸弹扔下来。

  “我听说咱学校操场需要修缮是吧?”

  “这是肯定的,作为一校之长,有必要改善学生们生活学习条件,”王校长有板有眼的说道,心里已经幻想出了无数种可能。

  “哦,”陆远帆笑了,笑容有点玩味:“可是我听说操场迟迟不动过的原因是经费不足?”

  “什么意思?”刚刚还一本正经的王校长瞬间变得有些惊喜:“你是说经费的问题?”

  “我也不和校长绕弯子了,这修缮操场的五十万,我可以出……”

  王校长是个过来人,知道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不等他说完,接口道:“说吧,条件是什么。”

  只要陆远帆的要求不是太过分,他都可以接受。操场的事情,因为资金紧缺,项目已经停工三个月,这三个月里他愁的焦头烂额,头上不多仅存的几根头发更加稀疏,但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毕竟五十万的缺口不是谁能一次性拿的出来。

  陆远帆的话如枯萎的庄稼迎来一场春雨的滋润,更如在黑暗中走路的行者看见了希望的曙光。

  “我昨天打了班里的一名同学,我的班主任又和我不对眼,这个问题大不大?”陆远帆睁着一双天真的眼神。

  一听是这个,王校长先前还悬吊吊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还以为他会狮子大开口呢,原来就这点小事。

  打人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看处理这件事情的人想大还是想小了。法理都不外乎人情,更何况是一个小小学校的校规。

  “这个你可以放心,昨天的事情我会让你班主任当做没发生过。”王校长保证道,后面又做了一个搓手的动作,“那……那个钱……”

  “事成之后,如数送到。”陆远帆呵呵一笑,转身离去,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一旁的王校长看得有些发愣,这小子是吃啥仙丹灵药了么,脑子竟然恢复正常了,那眼神都快把我压得透不过气。

  为了自己的前途和事业,王校长忍了,只要谁能拿出五十万,让他当场磕头都行,操场修好了,下学期就能招到更多生源,上级领导过来检查也倍有面子。

  回到教室,陆远帆直接坐到了姜紫薇的旁边,霸道的气势,让被抢位置的那名同学不敢说一个不字,默默地收拾自己的书本,去了陆远帆原本的位置。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同桌了,开心吗?”

  “老实说,你真的是陆远帆吗?”从以前的痴痴傻傻,到现在霸道地让人无法抗拒,完全就是两个人,若非亲眼所见,她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双重人格么?

  陆远微微一笑,目光宠溺的看着姜紫薇:“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个傻子,因为靠着父亲有些钱财勉强活了下来,但是他身边全是嘲笑捉弄利用他的人,只有一个女孩是真正对他好,但是他从来没对那个女孩表白过,现在他不想再错过了。”

爱码字的狼小说《都市极品药尊》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