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因季寒]小说完整章节

新书误因季寒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是半世流离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作者半世流离的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完整版已经有了,欢迎大家来免费阅读全本。  误因冷笑,&母亲,一个下人的胆子也就那么点儿大,莫非是您教的?”  颜夫人一脸不敢置信,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大声道:&我?天可怜见,我何时说过这样的话!?”  误因眉毛轻挑,悠.........
[误因季寒]小说完整章节

作者半世流离创作的《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这本书的主角是误因季寒,简约单纯的爱情故事让人流连忘返,作者的这个故事引起许多读者的共鸣,心动的你赶紧看起来吧。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孽种

  误因冷笑,“母亲,一个下人的胆子也就那么点儿大,莫非是您教的?”

  颜夫人一脸不敢置信,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大声道:“我?天可怜见,我何时说过这样的话!?”

  误因眉毛轻挑,悠悠道:“那就奇了,您的陪嫁大白青天的辱骂您的孩子,您还给她请郎中治病,还要送去庄子上养着,怕是比我的待遇还要好上七八分吧。”

  说完,误因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这一身带着补丁的粗布麻衣完完全全地落入众人眼里。

  “听说,我被接回来是要和贤王定亲的?”误因绕着桌子转悠了一圈,“母亲,既然要嫁给贤王当王妃,我这从小穿到大的衣裳,是不是也该换了?送去院里那连狗都不吃的残羹冷炙,是不是也该撤下了?”

  误因就是个艺高人胆大的典型,别看她从小跟着师傅野到大,但这宅院里后宫里的各色戏文,师父没给她讲过一百本也有二十本了,其中伪善的阴狠的毒辣的,她统统听了个遍。

  还能不清楚后宅妇人那点路数么?

  就颜夫人这伪善的小人,竟也想在她面前捣腾。

  颜夫人的脸色变来变去,是连看都不想多看误因一眼,但府中下人最是嘴杂,这当着一院人的面儿若是不装过去,往后说话还有人信吗?

  看着误因那浅笑嫣然的小脸,颜夫人恨不得伸手掐死她!

  但颜夫人到底身经百战,她深吸一口气,一张笑脸就挂了上去,拉过误因的手亲热道:“孩子,母亲知道你受了委屈,往后一定好好护着你。诶,都是这起子刁奴,瞧着你才接上来,以为可以随意拿捏你,欺负你呢!”

  “这样啊。”

  “是呀,但是你放心,你的院子,母亲已经让人收拾好了,下人也给你捡好的送去,保准伺候地你舒舒服服的,啊!”颜夫人说着,拉过误因坐在身旁,笑得和睦不已。

  误因点点头,“有母亲庇护,我往后是一点委屈都不会再受的了。”

  颜夫人嘴角微抽,顿了顿,又笑道:“来,好孩子,先下去洗漱一番吧,过些时候,母亲带你去见见祖母。祖母呀,年纪大了,你可得亲热欢快些,讨她老人家开心,知道吗?”

  说完又是一笑,手上稍稍用力,拉起误因往外推了一把。

  误因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母亲,那几个苛待我的下人,您打算怎么处置?”

  “……”颜夫人一时间竟想不出说辞来了,见过厚颜无耻的,没见过这样得寸进尺的!

  还处置下人?

  那就是她一手吩咐的,若是处置了,这些下人岂不是会反了心?

  要不……都杀了?

  颜夫人实在是没力气再和误因盘旋,干脆心一横,咬牙道:“杖杀!”

  “不要吧母亲,您怎么这么心狠呀?”误因强忍着笑意,“打几十板子不就行了吗?方才还说我苛待下人,要请家法的,怎么如今却要杖杀了呢?血淋淋的,多恐怖?”

  “我,怎么还成了我……?”颜夫人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再要说些什么,却见误因甩甩衣袖大步流星地走了。

  就那气势,哪儿有怕血的模样?

  “打!都给我打!”颜夫人吼得破了音,“一群废物!废物!!”

  听到这杀猪一般的叫喊,误因站在花园里差点笑弯了腰,原来宅斗这么好玩,真是解气!

  “噗!”

  突如其来的笑声吓了误因一跳,她悄声往花园深处走了几步,却见几个大人坐在院墙上笑得前俯后仰,最中间的就是季寒的贴身侍卫,习成。

  偷听?

  这么八卦?

  习成后知后觉地停了笑意,低头一瞧,正好对上误因那一双冷冰冰的异瞳。

  “呀!”

  “呀什么呀?我是鬼吗?”误因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季寒看上去正经八百,但这一溜正事不干趴院墙的下人,究竟是怎么教出来的?

  习成干咳两声,挥了挥手,带着几个一同看戏的下属翻身跳了回去。

  季寒闷闷不乐已经有些时日,习成急在心里,想尽了法子就为博主子一乐,如今好不容易得了趣味,自然是要照往常一般去为自家主子解解闷的。

  书房内,习成这厢说着仍旧止不住笑意,季寒却充耳不闻专心解棋,直到觉着那颜府四姑娘的语气作风有些熟悉,才暗暗收拢心思细听。

  “异瞳?”季寒回想着施针那天,误因不肯掀开斗笠的样子。

  “可不,属下瞧见了的,乍一看,还真有些吓人!”习成嘿嘿一笑,又道:“不过属下多看了几眼,那眸子颜色虽不似旁人,却煞是好看,什么妖魔妖孽的,是怪力乱神罢了。”

  季寒忍不住看向挂在架上的铁面具,低声道:“本王也被称为妖魔,你看得多了,自然不觉得旁人可怖。”

  习成一怔,王爷的伤心事,也是他的伤心事。

  可谁知季寒沉默了一会,忽而笑了,还吩咐道:“这四姑娘颇有趣味,想来会将颜府的瓦给掀了,你盯着吧,若有什么趣事,本王听听也解乏。”

  “哎!”习成用力点头,这四姑娘是混了些,但能让自家爷展露笑颜,就算是出身微寒,嫁过来当主母他也认了!

  ……

  误因闲庭信步地回到院中,却见两个婢女已经在里边候着了,一见到她就吓得跟什么似的。

  “你们是过来做什么的?”

  “奴婢们是新拨来伺候四姑娘的,奴婢杏儿,她是双儿。”杏儿怯生生地回着话。

  双儿的年纪略微小些,头上扎着两个小发髻,“姑娘,您的新院子已经备好了,奴婢们带您过去吧?”

  “嗯,拿上我的包袱。”误因勾唇轻笑,这两个丫头虽然看上去年纪小,但肯定是颜夫人弄过来的眼线,往后得防着才是。

  这边误因心情大好,另一边的颜夫人却提心吊胆,生怕误因又出幺蛾子。

  她在院里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本以为就是个小孽种,没想到这般难缠!真是个妖孽,妖孽!”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收拾

  颜夫人一掌拍在桌上,连茶水打翻了烫着手也仿佛不知道,

  钟妈妈已经被处置了,自然有其余女使填上,这个也是颜夫人的陪嫁,姓裴,比那一根筋爱出头的钟妈妈要细心沉稳地多。

  裴妈妈拿过帕子给颜夫人细细擦了手,才耐着性子劝道:“我的好夫人,这小丫头片子,明显是仗着自己有点脑筋,又在乡下地方养得天不怕地不怕的,这才敢壮着胆子冲撞您呢!”

  “你当我不知道么?”颜夫人越想越气,抓着茶壶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可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一出手就把钟妈妈给拉下去了,还害得我发卖了那几个忠仆,更害得我有苦说不出,一口血堵在心口上呢!”

  “夫人……”

  颜夫人将手放在桌上搭着,那指甲刮在桌面上发出刺耳至极的声响,“这可不是个一般的丫头,怕是要拿出一百二十分的精神才能对付!”

  裴妈妈小心地瞟了颜夫人一眼,先是劝道:“这四姑娘呀,不论再怎么野,也是个妖孽,上克父母夫君,下克儿女外孙,咱们还是离得远些。再者说了,这四姑娘很快就要嫁到隔壁去了,往后要克,也克不到咱们身上,而且隔壁那主儿,可也没有个好将来,咱们何苦与她置气?”

  见颜夫人的脸色好了一丝,裴妈妈接着道:“咱们颜府这偌大的宅第,不论是老夫人、老爷,还是姨娘们,公子小姐们,哪个不是避她如蛇蝎?您又是何苦,非要上赶着与这小辈斗呢?”

  颜夫人眼前一亮,直勾勾地看着裴妈妈,那唇边是一点一点地浮上了笑意。

  “叫人来把这儿收拾干净,我这个当母亲的,自然不能薄待了孩子。”颜夫人转眼变得平心静气,再理了理自己的衣袖,得意道:“上个月新打的那套金簪花样太新,我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了,去吧,取出来送到梧桐院。”

  “是。”裴妈妈满脸堆笑,这夫人总算是瞧得见她的好了。

  颜夫人歪歪斜斜地靠在椅背上,端着一副雍容华贵的气派,慢悠悠地呢喃着:“这母亲的心意呀,必得好好戴着才像样。”

  梧桐院,就是分给误因住的院子。

  这院落偏僻,位处颜府深处,平时去一趟大门都要走上一刻钟。

  而彼时的误因,才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正由着杏儿双儿给她更衣打扮。

  裴妈妈来的时候,就看见误因拿着桌上的脂粉盒子到处闻。

  “四姑娘?”

  “你是母亲身边的?”误因记性好,一眼就认出来了。

  裴妈妈屈了屈膝,她知道误因不是个好相与的,一举一动有礼有节,叫误因拿不住半分错处。

  “四姑娘,夫人特叫奴婢送一套首饰来,这是为着您回府,专门找人为您打的呢!”

  “是吗?”误因垂眸思索一瞬,随即笑着招了招手,“拿进来我看看。”

  裴妈妈也不拘束,捧着打开的盒子恭恭敬敬地送了过去。

  “一会要见老夫人,这老人家呀,就喜欢看些喜庆的花样儿,您给戴上吧,也好讨老夫人欢心。”

  这裴妈妈说话的语气亲密而热络,不知道还以为这是自己人呢。

  但误因这些天没少在府里瞎晃,不巧,就听见过颜府老夫人最讨厌她这个‘妖孽’,而且也不喜欢看见小辈花枝招展,觉得那是勾栏作风。

  误因倒是觉得,气气老夫人也不错……

  不行不行,这人年纪大了心肝脾肺肾都不好,万一气出个好歹来,将来讹上她怎么办?

  师父说那叫,那叫……对,碰瓷儿!

  还是安安心心做自己吧,免得打扮成个四不像。

  “不戴。”

  裴妈妈急了,“四姑娘,这可是夫人……”

  误因眼睛一横,这裴妈妈赶紧闭嘴,说实话,她面对这四姑娘也是心里发虚的。

  “放下吧,我就不送了。”误因看向这两根分量实在的金簪,要是拿出去卖了,值好些银子吧。

  裴妈妈几句话堵在嗓子眼儿,无奈不已地放下首饰盒,一步三回头地出去了。

  等人一走,误因就扬扬下巴,“双儿,这是我小金库里的第一件宝贝,你好好收着。”

  “是,奴婢一定帮小姐收得好好的。”

  “诶呀杏儿,你给我梳的什么头?七弯八绕的麻烦死了,赶紧拆掉,换个简单些的。”误因不喜欢穿裙子,也不想故作矜持非要打扮成京中的时兴模样。

  这双异瞳已经够招眼了,还打扮地那么花俏,野鸡么?

  杏儿有些心惊,这才刚开始当差就惹四姑娘不快,万一和钟妈妈一样挨板子还被赶出府,那可就……

  现在的误因,全然不知自己的威名已经恐怖到如斯地步。

  老夫人住在寿安堂,青灯古佛,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檀香味儿。

  才到院门口,就见到颜夫人已经等着了。

  误因直直走过去,唤道:“母亲。”

  她也不行礼,反正是丢在野外的弃婴,能活到这么大就不错了,给这群人行礼?

  省省吧。

  颜夫人盯着误因左看右看,她头顶的青丝就这么随意往脑后一挽,只斜斜簪了根细细的白玉簪子,鬓柳微垂,清爽简单,再配上那对妖异的眸子,和与她生母一般狐媚精致的脸……

  竟比府里的所有姑娘都还好看上两三分,真是气煞她也!

  还有,这身裙装明明就不甚合身,但误因腰间紧紧竖着,竟还多出了些蒲柳之姿的柔弱感,真是,真是……

  “你来了。”这几个字,几乎是从颜夫人牙缝里蹦出来的。

  误因挑挑眉,她就是不喜欢张扬罢了,要是张扬起来,这颜夫人得气炸。

  颜夫人深呼吸,强自镇定下来,挤出笑脸问道:“你,你怎的不戴上母亲送你的簪子呢?”

  “那个呀。”误因莞尔一笑,在颜夫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下,脸上出现了些许羞赫之意,“那么贵重的东西,我一个庶女怎么能戴?再说我也没几样好东西,还是留着将来碰上大喜的日子再戴吧。”

  

 

半世流离小说《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试读结束。

喜欢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相关小说

[误因季寒]小说完整章节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
[周菡贺子宣]小说免费-绝路围情小说全集 绝路围情
风流道神全文阅读_风流道神全集 风流道神
新婚哑妻宠上瘾沈默思霍骞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 新婚哑妻宠上瘾
血界圣君作者刘义杰独家完整全章节 血界圣君
《我的娇艳鬼新娘》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我的娇艳鬼新娘
《许你倾世韶华》完结版在线阅读 《许你倾世韶华》最新章节 许你倾世韶华
主角叫吴长涛的小说名字是《逍遥尊主》完整版阅读 逍遥尊主
(大结局)苏言安冷俊生小说-时光让我遇见你(琉璃)阅读 时光让我遇见你
主角叫[南芯何雨]的小说-《转身已是陌路》全文目录免费阅读 转身已是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