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祖神全文免费阅读 丁聪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混沌祖神丁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热门小说《混沌祖神》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仙侠故事,提供丁聪混沌祖神完本阅读,书友们及时观看混沌祖神最新更新章节。小说讲述了:最新消息:沈彪在逃!唐天龙终于还是下了决心全力围剿,只有沈彪落了网外。接到消息时已是丁聪住在观音庙的第十一天了。这几天里,邵云在自己屋里练功,老酒鬼躲在屋里喝酒。唐宝宝呢?&陪”着丁聪话家常。当喜儿准备把消息告诉丁聪.........
混沌祖神全文免费阅读 丁聪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混沌祖神》是思晨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玄幻仙侠小说,丁聪是书中的主要人物。

《混沌祖神》闯三关

 

最新消息:沈彪在逃!唐天龙终于还是下了决心全力围剿,只有沈彪落了网外。接到消息时已是丁聪住在观音庙的第十一天了。这几天里,邵云在自己屋里练功,老酒鬼躲在屋里喝酒。唐宝宝呢?“陪”着丁聪话家常。

当喜儿准备把消息告诉丁聪时,却吓了一大跳!

只见其双眼无神,一头乱糟糟的长发,嘴唇干裂开了几条血口,病歪歪地靠在床头。

而某一位正嘴角喷着唾沫,述说不休。“虽然兜这四大美人儿如何如何美,其实并不见得滴,那杨贵妃还有腋臭呢!评论是不是美人那应该从全方位来看,是不是?”不等丁聪做何反映,又接着说:“我认为啊,其实真正称的上大美女的,只有一个,就一个啊。”唐宝宝同学竖起了一个手指头,“那就是我姐姐,对,疽姐……”唐宝宝肯定了一下自己的判断。

“呃…………”丁聪的头都快炸了,耳朵里全是上千上万只苍蝇群体攻击的声音。

“救星啊!”

当丁聪那双无神的眼睛看见喜儿走进来时顿既放出了数道绿光,这眼神把喜儿吓了一哆嗦。而背对着门口的某一位,却仍在大说特说着。“从哪方面看都得数我姐最漂亮,不管是身材还是脸蛋或者学识什么的,不信咱露出来比比……”

有这么推销自己姐姐的么?

“有消息了吗?”丁聪见喜儿尴尬的站在门边儿没法吱声,只好主动问了。

“恩……有了。”喜儿点点头,见某人终于知趣的停起了机关枪,就把结果讲了一下,接着为难的看了看二人欲言又止。

“怎么了?还有事儿吗?”唐宝宝同学有些不满意喜儿的到来打断了他的发言。

“有点别的麻烦。”喜儿咬着嘴唇说:“豆丁哥哥杀的那几个虽然是帮里叛徒,可毕竟名义上还是龙帮中人,道上的可不清楚内里的原委。干爹又不让说,怕影响了龙帮声誉。所以……需要豆丁哥哥给个交代。”

“就这事啊,好办。”唐宝宝乐了。“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没问题。就说我们俩是拜过头的铁哥们了,给老头子说一声就得了。”

“恐怕不行。”喜儿摇了摇头,“帮里各堂主、长老和供奉们齐议的结果是要让豆丁哥哥按帮中规矩办——过三关。”

“什么?过三关?不会吧?老头子们脑袋进水啦?”唐宝宝气得直瞪眼儿。

“什么是过三关?”丁聪听的挺奇怪,心想这又是什么把戏能把唐某某气得连他老子都拐带着骂了。

“就是……”喜儿整理了一下说法,“龙帮有七大帮规十三条戒律,其中有一条说的就是凡和龙帮中人有杀父夺妻等不解仇恨者,可以选择同龙帮的三个人比试,当然人选由龙帮定,生死由命。凡过关者从此恩仇了断,龙帮中任何人不得再行报复,违者杀无赦。”

“他妈的,”唐宝宝似乎忘了自己也算是龙帮中人,吐了句脏话。不等他再想骂什么,喜儿忙又说:“不过鉴于豆丁哥哥的特殊情况,干爹争取了一点……”

“快说快说,他可是我唯一的好朋友啊。”唐宝宝听到可能有转机,表现的比丁聪本人还急,他可不想失去这样一个忠实的听众。据说从龙帮创立自今,也有不少人闯三关,可也只听说十年前有一位名叫高手的高手全身而退。除此再无一人能活。

喜儿心想着你有一大半原因是怕没别人肯听你罗嗦来罗嗦去了吧,嘴上却说:“干爹的意思是豆丁哥哥既然在观音庙这儿,而少爷身边又正好有我、内刀堂堂主和老供奉酒中仙,那就直接在这过次三关得了,过了三关便再无纠葛。”

唐宝宝低头沉思一会儿,乐了。他看了看一直没言语的丁聪,又看看喜儿,“你这关算过了,老酒鬼那儿我也能搞定,就差邵云那里难了一点点。不过嘛,”唐宝宝嘿嘿一笑,朝喜儿挤了挤眼儿,“邵云那里就看你的了。”

喜儿的脸“腾”地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忸怩了一会儿,终是咬着嘴唇说:“我……我……我去试试吧,也不知成不?”说完转身小跑了出去。

“哈哈哈……”唐宝宝大笑,“很久没见这小妮子害羞了。”

“看情形,她们……”丁聪已经略猜到了几分。

“嘿嘿,没错。邵云那小子看上咱家妮子两年多了,就是不敢开口说。龙帮里都知道这事。你欺负邵云,没事儿。可你千万别若着喜儿小朋友啊,要是不小心惹了,趁早逃命去吧,不然准有某人和你玩命呦!哈哈哈……”

丁聪也发自心底的笑了,喜儿能碰上一个如此呵护她的男人足以让人欣慰了。

“啊,对了。刚才我说到我姐美了是吧,其实我一点不瞎掰。真的,比如走到马路上随便摆个造型,就能迷死几十上百人。要是再扭扭腰,踢踢腿……”

丁聪再次无言。

来到观音庙的第十二天,这也是他在这里的最后一天。

丁聪从早上起来就觉得心里特不舒服。具体怎么不舒服法还说不上来,反正感觉冥冥中像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不就是过三关么?没什么大不了的。”丁聪劝慰着自己,何况自己还有一个最大的秘密——在那几年的流浪生活中,靠着脑袋里时而闪现的奇怪的东西,练成了一种特殊的功法——能发气劲于无形,其力可谓无所不催。他的“重击”之术就源于此,不过平时出拳不敢发大力而已。前次在平安街王大爷儿的死就引发过一次,只是无人看的出罢了。

“豆丁哥哥。”喜儿推门走了进来,“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不用担心。”丁聪笑了笑,“奇怪,今天那家伙没来唠叨到有点不适应了。”喜儿被逗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少爷说今天准备给你摆个庆功宴,现在正忙着在后院张罗呢。”丁聪感动了一秒钟,就跟着喜儿出了门儿走到观音庙前的空地上。

空地上已经等着两个人。一个二十多岁,浓眉大眼,光着上身露出条形的肌肉。另一位怎么看怎么邋遢,一尺来的山羊胡子倒卷着,上面沾着黑乎乎的也不只是什么东西。上身是件小马挂,油油腻腻的,左半边还缺了一角,裤子也褶褶巴巴的。脚上那双布鞋,呃,十个脚趾全裸了出来。

喜儿走到丁聪对面说:“豆丁哥哥,生日快乐!”丁聪的心呼啦一下热乎起来了。“可不是么,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丁聪热泪盈眶。这一天的确是他的生日!当年老院长抱回他时随身有块玉佩,上面写着“生于一九八零年七月二十七日”。

“谢谢……”丁聪强忍住激动的泪水,毕竟在这个世界能有个人记得给他生日祝福对他而言是一种奢侈。“咱们开始吧!”丁聪终于平衡了心态,难怪早上心绪不宁,原来过生日了!

“扑哧”一声,喜儿乐了。“我这关过了,我认输。”接着退了几步,也不言语,看着邵云。邵云这壮汉脸闷的通红,两大步走至丁聪前边说:“虽然喜儿告诉了我你们的关系,但是我不能随意放水。”说完这句话就觉得有点不妥,不安的偷瞄了喜儿几眼,旁边老酒鬼已经露着一口大黄板牙嘎嘎地乐了出来。邵云脸更红了!

喜儿在一边嗔怒着说:“哪来的废话,要打就打呗!”

邵云听了,更是尴尬。丁聪本听他说话心里颇不自在,但见他如此模样明白其人性直口快实实在在,便说声请,接着摆了个手势等待出手。邵云感激的看了一眼丁聪,说声小心了,下盘一稳,气沉丹田,然后喝声出拳。

但见,拳势如猛虎下山,外带一股冲天豪气夹着破空之音袭来。拳未到,劲风已扑面。

丁聪道声好,也是直直的一拳,不带丝毫气息。

眨眼间两拳相交,“砰”一声响,二人各退了三四步,算是平分秋色。

邵云说道:“刚才我只出了三分力。”丁聪脱口回应说:“我只用了一分而已。”不是丁聪如何狂傲,实是邵云说话不经由大脑,往往无心之言偏生让人觉得他手下留情一般,实难接受。其实他自己倒还没觉查出来。

“好,那你小心了。”邵云大喝一声,又是一拳。这一拳,透出一种毁天灭地的狂霸,在拳的四周形成一道气劲,犹如龙卷风暴吼叫着要撕裂丁聪。

反观丁聪面色严肃,左拳提于腰,喝声来的好。拳已如长龙出水。

喜儿却已紧张的双手紧攥,心里直怪邵云怎么来真格的了。旁边一直心不在焉的老酒鬼也“咦”了一声开始关注起二人来。

两拳未交,拳风已相撞,立时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随着两拳接触,顿时响声大做。尘土飞扬中,邵云退了七八步。而丁聪却倒退十步开外方才卸去力道,只见全身上下衣衫尽是裂口。这一拳,却是邵云占了上风。

邵云开口说:“这一拳我已用九分力。”

丁聪已经被激起了斗志。抖抖双手,“好,真不错。来而不往非礼也,接我一拳。”

话落,只见丁聪亦大吼一声,发出了自己一直隐藏的绝招——气劲。其实丁聪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功法,就随意起了个名。气劲虽无形,丁聪已破烂的衣裤却突然片片离体飞起,露出一身块壮的肌肉。而随着气劲外放,在丁聪的周身形成一道黄色的气墙,隐隐闪烁着金光。

邵云等人看的直楞,这是什么功夫?

而老酒鬼则直勾勾盯住丁聪,突然失声叫了起来,“这是纯阳童子罡气,小邵快躲!”

“啊……”丁聪吼声震天,脚一跺地,扭腰,出拳。

拳出,鬼神惊,天地动,风雷起。

邵云躲无可躲,只好迎击。仓促间蓄满十分力,排山倒海般顶了上来。

可惜,丁聪的拳,势如破竹,一路无阻!

咔嚓!

伴随着骨折声,邵云硕大的身体,在喜儿惊呼声中如柳絮飘飞。远远的飞出了六七丈,才“扑通”落地。

“云大哥……”喜儿叫了声,奔向邵云。未到身前,邵云已左手支地坐了起来,刚要说话,一张嘴咳出了一口血。

“厉害……”说完这两个字邵云只觉四肢乏力,眼冒金星,天旋地转,身子又往地上倒去。喜儿也顾不上埋怨,连忙扶助了邵云。

老酒鬼见邵云无性命大碍,转头看向丁聪。只见丁聪仍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全身上下金黄色的光芒闪烁着。丁聪在其中不停乱颤,双眼赤红,隐约可见额际与浑身血色的汗不断外涌。

“危险!”

老酒鬼看出丁聪此时正处于极度险境而无力自拔。原来丁聪所练功法受邵云拳势刺激,终于突破了一直未能突破的最后一层境界。可这种突破因为不是自身日积月累修炼的,所以极为不稳定,堪堪走火入魔的边缘。

老酒鬼强行突进丁聪所发气劲,转到丁聪身后,单掌贴上了他的后背命门,口中喝道:“心无外物,气沉丹田,随我之气运行!”

喝声不高,进到丁聪耳中却如春雷咋响!连忙收回心神运起内劲随后心老酒鬼所发热流不断的游走于全身经络。

九周天过后,四处乱窜的真气终于不再狂躁,缓缓游走于经脉中,最后复归丹田。原本黄中带金的真气已变成了纯金之色!

扶着邵云的喜儿早听唐宝宝与其姐说过老酒鬼有极大的本事,当她发现丁聪异样时,自己却毫无办法,只能寄希望于老酒鬼。便等在一边,全没在意到受伤的邵云此时正闭目倒在喜儿的怀间享受着……

美哉!

当丁聪渐渐收回金色的真气后,老酒鬼已退步至丁聪几米外。喜儿忽然“啊”的一声惊呼,顺即把通红的脸扭到了别处。却是丁聪收回真气后,露出了赤裸裸的身体!

“呃……”丁聪尴尬了一下,顾不上许多,连忙侧转了身子对老酒鬼拜了三拜,感激道:“多谢前辈相救之恩,他日丁聪必有所报。”

“不必了,小事情。”老酒鬼略带不满的说:“本来也没指望你报答什么。”

“那这第三场?”丁聪不好意思道。“算了算了,看宝宝的面子,不用比了,算你过关。”老酒鬼摆了摆黑乎乎的手。“你赶紧去找件衣裳吧,人儿可不好看。我得去看看小邵的伤,挺麻烦的……”

话落,老酒鬼不顾尴尬异常的丁聪,走向仍靠在喜儿怀里陶醉的邵云。见此,丁聪连忙捂着“要害”,反身奔向观音庙。

“哎呦……”正往外来的唐宝宝和低头急冲的丁聪撞了个满怀。跌了个四脚朝天的唐宝宝直楞楞地看着倒地的丁聪,一时转不过思维。“你这是哪一出?”

“呃……这个……你快进去帮我找件儿衣服吧。”丁聪终于想起自己并没什么替换的衣裤,不过人家唐宝宝可是地主啊!

唐宝宝哈哈哈的大笑几声说:“好的,你先等会儿。”接着起身要进庙去找衣服。

正这时,却见观音庙的后院,骤然冲天而起一道血色毫光,直上云霄,隐隐似夹杂着一声揭语。

那血色毫光一现,门口的丁聪忽然就觉得灵魂深处一阵颤抖,三魂七魄似要脱体而去……

 

《混沌祖神》摄魂血珠

 

早上那种极不舒服的感觉,又涌上了丁聪的心头!

等半空中血光渐逝,丁聪神魂渐渐恢复的时候,就听空中传来一声娇喝:“妖孽,你终于显形了!”

众人俱不明所以,很是不解。唐宝宝也听出是姐姐的声音,纳闷的止步回头,望向空中。

但见观音庙的后院上空,一女子脚踏一支宝剑御空飞来!

看到这一幕,丁聪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没错,就是飞过来的。

这女人一身白色长裙,长发随风起舞,凤眼秀眉与朱唇间一个小巧的琼鼻。晃若月上嫦娥随风舞,九天仙女落凡尘!

丁聪混忘了赤身,呆呆的看着这女人飞落近前!

唐宝宝看他魂不守色的模样,嘿嘿乐道:“怎么样?这就是我姐,我没吹吧。”丁聪傻傻的点点头,就只重复着两个字,“真美……”

唐宝宝的姐姐——唐傲雪,收起飞剑,扫视了一下几个人,略为诧异。等她看到弟弟身边的丁聪裸着身子痴呆一般的盯着自己看,忙侧转过去,脸上红霞飞起,心中却不由大怒,“好你个妖孽,光天化日竟敢来我观音门现行撒野。我……我收了你。”

唐宝宝哈哈大笑起来,直到喘不过来气才说:“误会呀姐姐,他是我新认识的朋友丁聪。至于为什么‘现行’我呆会儿问问老酒鬼再告诉你。”

“住口。”唐傲雪怒道:“宝宝,你竟然与妖孽为伍,你太让我失望了。”

唐宝宝不禁哑然,自己的姐姐打从一现身就开口闭口骂自己新熟识的朋友,可真让自己丢尽了脸面。“姐姐,你怎么能乱说话呢?他只是我清如水的朋友,而且是和喜儿小时候在同一个孤儿院长大的……”

“少胡言乱语,到一边儿去。”唐傲雪怒斥道:“这妖孽,你竟然迷惑到我弟弟头上,看你今天能逃到哪里去。”唐傲雪虽然如此说着话,可自使自终也没敢看一眼丁聪。

一直发傻的丁聪此时才回过神来,不满道:“虽然你是他的姐姐,可你也不能口口声声说我是妖孽吧?”

“哼!”唐傲雪冷哼一声道:“好,那我就拿出证据来让你看看。宝宝,你到一边去。”唐傲雪边伸手入怀边喝令仍站在丁聪身边的弟弟。唐宝宝心不甘情不愿的挪开了几步,边挪边小声嘟囔:“人家大你也看,好啊,让你看个够……”

唐傲雪从怀中取出一物,反腕摊在手心,对丁聪喝道:“妖孽,你可看仔细了,这是本门代代相传之物摄魂珠。本门祖训,凡与此珠相近而放血光者,必是与本门有大孽缘的妖孽现世,本门中人必全力收之。你看……”

不用丁聪看,当摄魂珠一出现,那股无名的悸动就从心底开始蔓延,当摄魂珠又发出血光时,“啊……”丁聪被灵魂深处传来的痛苦痛的大叫起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不信!”丁聪怒吼着,全身的肌肉紧绷,双眼中血丝隐现。

唐宝宝和喜儿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惊呆了!

“不可能的,豆丁哥哥不可能是妖怪的。我们从小长到大的,不可能……”喜儿痛苦的索着。

“不对,一定搞错了。他要是妖孽绝对练不成纯阳童子金身罡气的。”老酒鬼在一边发言了,“雪丫头,其中一定有问题。只有佛门最正宗的弟子才能练出这种罡气。他若是妖孽岂非荒天下之大谬么?”

唐宝宝也连声附和,“老酒鬼说的在理儿呀,姐姐。”

“糊涂!”唐傲雪叱责弟弟道:“若非妖孽,为何此珠一现他就已经魂惊魄跳了?”唐傲雪又对老酒鬼说道:“至于为什么他能修成纯阳童子金身罡气,我也解释不了。不过前辈请看他的反映。”

老酒鬼侧首观察丁聪,只见丁聪如同入了魔障般,原神颤抖,双眼血丝迸现,周身金光乱窜,站在原地一副失魂情景。“怪了,此珠似与他本命相牵,若他真是妖孽,当初必有大法力者取其本命心血凝练而成此珠……可他若真是妖孽,又有哪个妖孽能修出纯阳童子金身罡气来,着实难解啊!”

喜儿扶着邵云走近道:“豆丁哥哥来了也有十多天了,怎么头几天就不见姐姐你出来说呢?莫非找妖孽也要选日子么?”

“前几天你也知道我在闭关,直到今日方才出关。一出关就发现摄魂珠外放血光,我才记起本门祖训所言,因而出来收妖。”唐傲雪单手托着摄魂珠道:“至于其中曲折,我辈不敢妄猜。好了,你们让开,我要收妖了。”

话落,唐傲雪就要收起摄魂珠准备动手。一直未再说话的唐宝宝突然近身,一把夺过珠子吞了下去,直噎的翻白眼儿,却不理会唐傲雪等人的惊叫。

“快吐出来!”唐傲雪已是大惊失色。“你疯了吗?快点吐出来……”

“吐不……出来了,”唐宝宝度过了艰难期,说话又顺当了。“只能等一两天拉出来了。”

“这等大事,你……你怎么能还如此胡闹?”唐傲雪现在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气得直跺脚,总不能把自己的亲弟弟开膛破肚吧。

唐宝宝嘿嘿笑着。其实他之所以如此,除了从第一眼与丁聪相见就有种冥冥宿命里熟悉且自然亲近的感觉外,还因为丁聪此来观音庙的起由——若非他拒绝和沈金梅圆房,尖刀五大龙等人就不会去平安街杀了老王头从而引丁聪入此乱局后来寻自己,那也就不会来到观音庙,更加不会碰上姐姐唐傲雪了。继尔自己若不留丁聪住在观音庙——私心里想找个陪自己聊天的人,也就不会发生彗星撞地球事件了。

如果真让姐姐“收”了丁聪,非但喜儿伤心埋怨,就是自己也难过良心这一关。再者,丁聪到底是不是妖怪仍处于未知中。姐姐唐傲雪虽有摄魂珠为证,但老酒鬼也说了,非佛门最正宗弟子练不成纯什么金气,丁聪练成了!

这就是其中一个关键!

反过来想,丁聪若是佛门弟子,与姐姐可算同门师姐弟,丁聪是妖怪,那姐姐有又是什么?也是妖怪么?

基于上述原因,为了打破尴尬局面,唐宝宝作出一个大胆决定——吞了摄魂珠。除非摄魂珠再出现或者姐姐唐傲雪认死理一根筋非得立刻杀丁聪不可。排除这一条后,整件事就暂时有了个死结。得混过一时是一时,以后嘛,再说。

老酒鬼大瞪着眼儿不吱声,唐傲雪同样因为顾及亲情而无可奈何。诸多微妙下,事情暂且有了缓和。然而唐傲雪始终认定丁聪是妖孽,毕竟观音门历代祖训是不可能出错的。她还清清楚楚记得18年前随师傅游历时,摄魂珠就出现过一次异像,结果师傅出手杀了那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就在那天,自己知道了这个师门祖训!

由于弟弟的搅局,让唐傲雪左右为难。而且老酒鬼说了,丁聪已练成纯阳童子金身罡气。这可是佛门里纵使天资聪颖者,加上大机缘也未必练成的!

若无摄魂珠的存在,单从此来看,丁聪也和自己一样份属佛宗。想来其中必有曲折,却也不是自己能猜测出的。

再者,老酒鬼的话还是可信的。别人或许不知道老酒鬼的来历,她却是清清楚楚。几十年前他年轻时就醉心武技,后来武技大成,游于四海专寻天下高手名家挑战,百战无败绩,人称不败武神。

而大约二十年前,尘世间又出了个武痴,嗜武如狂。更练成了十三太保童子功,刀枪不入。曾经有人用枪打他,却毫发无伤。故自号“无敌战神”。

当时龙帮的创立者,明末清初的陈元龙所用的宝刀大龙刀,在被龙帮丢失多年后又出世。

结果,这二人因宝刀相遇。互闻已久的二人当场过招。大战三天三夜,最终老酒鬼找出他藏于腋下的罩门,破了他引以为恃的童子功。武痴心性走极端,觉得这是侮辱,当场自尽。

本来这也没什么,偏偏这个武痴的弟弟就是龙帮的沈阳魁!沈阳魁知道兄长死后,极力劝龙帮的帮主下了至高追杀令,此令一出,不死无休。理由是,大龙刀本是应属龙帮之物,其兄是为替龙帮着想要寻回此物。

令出,天下黑帮尽皆出动。因为好处多多啊!

除由龙帮承担一切后果外,凡成功者无论何人何位,都可终其一生享受大供奉之尊荣,且只要提出任何条件或要求,龙帮上下必全力完成。

诱惑大,麻烦也大——老酒鬼于是开始了十来年的逃亡旅途。后来在途中,他结识了五台山清凉寺的无果大师,二人性格投缘,交往颇勤。

其时,他正处于由武入道之境。为了以后安心修行,在无果的劝说下,决定按龙帮的帮规——过三关来了结这段恩怨。

当时的黑道中人,在追杀途中被老酒鬼用大龙刀劈了无数,元气均已大伤。虽然沈阳魁极力反对,龙帮帮主还是决定同意了。

过程简单的不得了,老酒鬼总共用了7招,就败了众人推举的三位也颇有名气的高手。过后老酒鬼又归还了大龙刀,从此恩怨了了。

而沈阳魁自此,也再无可奈何。至于大龙刀,从此才又供在了龙帮的总堂里。老酒鬼也成了龙帮创立至今,唯一一位过三关而全身退的人。此战后,人们都记住了他的本名——高手。

由于唐天宝是无果在俗家的表弟,有此一层关系在,所以唐天宝坐上龙帮帮助的宝座后,邀请高手做龙帮的挂名供奉。盛情之下,高手就同意了!唐傲雪的师傅与无果经常互证佛法,也常见到高手,一来二去,便了解了此中种种过往。

高手一生阅历无数,见识非凡。他所说的可信度达99.9%。既然他说丁聪习练的是佛宗功法,那就基本不会错。

“罢了,”唐傲雪长叹一声,算是暂时放过丁聪。“不过,你不能离开我观音庙,必须随叫随到。”唐傲雪对因为唐宝宝吞了摄魂珠而清醒过来、却仍木立当场的丁聪做出了限制措施。“你必须在我的视线之内。否则,我决不在姑息于你。”

唐宝宝、喜儿等人俱面露喜色,总算是拨开云雾见晴天。他们可是深知唐傲雪的手段高超卓绝,能暂时这样已是莫大面子了。

丁聪自醒过神儿不久,就听到了这几句。他自小到大何曾被人如此轻视,更且是个女人!

“哼!难道我睡觉也要和你在一起?”

“你……”唐傲雪气的脸色煞白,说话有点语无伦次。“好你个登徒浪子,我……我……信不信我马上收了你!”

“来啊,你试试,你试试看。”丁聪光着身子挺起胸脯上前几步,挑衅似的瞪住唐傲雪。

“好,那我现在就……啊…………”唐傲雪盛怒之下本已忽略了丁聪正裸着身子,可这一大怒转身,赫然就见到丁聪赤裸裸的模样。尤其胯间那话儿,随着丁聪走动忽上忽下,似乎也表示有所不满。唐傲雪登时又羞又恼,话说至一半便噎了回去。也顾不得再兴师问罪,转身就往庙里跑。

唐宝宝也不管是不是自己亲姐姐了,幸灾乐祸的吹着口哨。老酒鬼(还是这么叫吧)回头对喜儿道:“丫头你也甭看了,赶紧扶邵云进去,他的骨头得快接上,再呆会儿就麻烦了。”

喜儿应了声,红着脸低下头扶着邵云奔庙门口走去。邵云热泪横流,心说:“可算是想起我来了,呜呜……好苦的命啊!”

唐宝宝陪着老酒鬼边往里走边侧首招呼丁聪:“先进来穿身衣服吧,免得着了凉,啊……你、你、你们看、那是、什么?”唐宝宝忽然大叫一声,边指边磕巴着招呼几人。

丁聪与老酒鬼同时顺着他指的方向朝上空看去。只见空中一团发着七彩光芒的东西划着弧线疾射而来,正是观音庙方向。此物初看如普通鹅卵石般大小,再盯两眼,却又似直径三四尺左右。

几个人傻傻看着那物件儿带着破空的呼啸声愈来愈近!

唐傲雪也发觉异常,收回步子扭头瞧去,却见此物飞到观音庙上空便不再动,就悬浮在那里,放射出七种色彩的光芒,吞吐不定,光芒柔和而不刺眼,那七种颜色的光不停转换位置,映的众人错觉以为到了童话世界,煞是赏心悦目。

“什么怪东西?”唐宝宝咧着嘴问旁边的老酒鬼。老酒鬼摇摇头,没言语。

呼~

狂风骤起!卷气漫天沙尘!遮天蔽日!

“啊……”

“啊……”

“啊……”

三声惊叫同时响起!

老酒鬼正面朝东望空索,忽然看见东面一道黑气从地而起,隐隐带着一丝唳气,继而化做几十丈方圆的黑云。黑云中有几道模糊的身影带着鬼哭狼嚎之音扑向悬浮于观音庙上空的那团彩光。

如此架势正是妖孽现行之兆,老酒鬼看到,不禁一惊。

唐宝宝看的却是西方。一丝丝不染半点尘世气息的光华自天而落。其光芒细润柔和,毫不刺眼,却不是仙人气息么?

仙气缭绕中,金光闪烁,却是有几位仙与佛正踏空而过。这祥光看一眼便觉得浑身舒适,通体顺畅。

“我看见神仙了!”由不得唐宝宝不大叫哇。

斜向南方的是唐傲雪。她本来正在观察空中之物,眼角余光不经意瞥见南方半空中忽然撕开了一条十多丈长的黑缝儿,缝隙中散出无数道血红光芒。里面冲出几个人形怪物,一出现便铺面袭来一股邪煞之气。那几个怪物一现身,立即发出一大团血光护住身形,随后直扑七彩光团。

唐傲雪立刻明白,这是真正的魔界妖孽啊。但看那气势就知这几个妖孽法力惊人,于是乎也顾不得淑女风范喊出了声!

惟有丁聪,直勾勾盯了那七彩之物半天,几人的叫声充耳不闻。忽然自言自语道:“好奇怪,好熟悉啊。怎么觉得它好像在召唤我一样?”

说着,丁聪便抬脚走去……

 

丁聪小说《混沌祖神》试读结束。

喜欢混沌祖神相关小说

混沌祖神全文免费阅读 丁聪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混沌祖神
《闪婚蜜爱,总裁独宠小娇妻》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林雨茉苏亦辰]小说阅读 闪婚蜜爱,总裁独宠小娇妻
美女医治专家[慕阳]小说大结局 美女医治专家
飘渺仙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龙飞章节目录 飘渺仙神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
(甜宠向)雷虎小说 风流道神全文推荐阅读 风流道神
精品新书推荐:《刑凶猎人》免费全文阅读 刑凶猎人
血界圣君结局免费阅读_血界圣君结局全文完整在线阅读 血界圣君
热文顾念余生[宋庭恒夏晴晚]免费全本小说 顾念余生
逍遥尊主完结小说免费 逍遥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