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奴周铭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冥奴周铭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热门小说《冥奴》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仙侠故事,提供周铭冥奴完本阅读,书友们及时观看冥奴最新更新章节。小说讲述了:  我吞了口唾沫,内心满满都是惊恐。  任凭换一个人见识这场面,估计都会跟我一样吓得瑟瑟发抖。  由于内心很害怕的关系,我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在这寂静的棋牌室里,响彻着我的喘息声,却又慢慢转成抽泣。  不开玩笑的说,我已经有点吓哭了。  而这时候,我头顶忽然.........
冥奴周铭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冥奴》是33号龙卷风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玄幻仙侠小说,周铭是书中的主要人物。

《冥奴》第四章 鬼上身

  我吞了口唾沫,内心满满都是惊恐。

  任凭换一个人见识这场面,估计都会跟我一样吓得瑟瑟发抖。

  由于内心很害怕的关系,我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在这寂静的棋牌室里,响彻着我的喘息声,却又慢慢转成抽泣。

  不开玩笑的说,我已经有点吓哭了。

  而这时候,我头顶忽然传出了一道非常沙哑的声音:“烧给谁哩?”

  那声音明明很沙哑,可在末尾却突然尖锐起来,甚至让我的耳朵都有些刺痛。

  我不敢跟她搭话,只能继续盯着火盆。

  忽然,我看见她的身体竟然缓缓蹲了下来。

  在蹲下来的时候,她的大脚趾依然是诡异的踮着,脚后跟就是不落地。

  甚至在她完全蹲下来之后,她的脚也是垂直九十度立着,这是正常人根本就办不到的动作。

  我总算是看清了她的装扮,原来她穿的根本不是衣服,而是套着一些透明的尼龙袋,挡住了自己的身体。因为尼龙袋上有很多灰尘的关系,正好可以挡住她的身体,就好像一件破旧的超短裙和裹胸。

  但这个装扮,却是让我浑身都在发抖。

  这就是当年疯女人的装扮。

  我可以看见她的头发在缓缓下降,一张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等看清她的模样,我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恐惧,竟是吓得尿了裤子。

  就是她。

  就是那个疯女人!

  她满脸苍白,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甚至有些发紫,那脸色白的好像涂了浓浓的粉。最令人惊悚的,就是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竟然没有眼白,只有漆黑的瞳孔。

  那双完全漆黑的眼睛睁盯着我看,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敢把视线从火盆移开,哆哆嗦嗦地继续烧纸钱。

  疯女人看着地上的火盆,又看了看我的裤子。

  因为刚才吓得尿裤子的关系,我的裤子已经完全湿了,双腿发软的我不断打着哆嗦。

  就在这时,疯女人做了一个我怎么都想不到的举动。

  她忽然低下头,对着火盆吹了口气!

  那火盆里的火焰顿时被吹的摇曳了好几下,差点就被疯女人吹灭。幸好我眼疾手快,连忙把新的纸钱烧着了。

  疯女人又用那漆黑的眼睛看着我,而我鼓起勇气蹲起来,盯着火盆朝她移动。

  我是万万不敢接近这个疯女人,可如果再让她吹这个火盆的话,那火焰可就要被吹灭了。我只能像挡住刚才那风一样,用后背挡着她。

  此时我抽泣的越来越厉害,特别想赶紧逃离这里,可周海平跟我说过,要是没办到的话,那会有十分惨重的后果。

  我不知道那十分惨重的后果是什么,但我绝不想去面对。

  我强忍着恐惧,挪动到了疯女人和火盆之间,用自己的身体来挡着她。

  一道凉气,忽然就吹在了我的脖子后边,冷得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忽然感觉到,一个很冰凉的东西贴住了我的耳朵,疯女人的声音也是同时响起:“烧给谁哩?”

  我不敢说话,只能一边忍着哭,一边烧纸钱。

  疯女人见我不说话,她又挪到旁边,我也是跟着挪动,一直用自己的身体挡着她。

  这两个小时对于我来说,简直比一个世纪还要难熬。

  终于,那疯女人不动了,就在我身旁蹲着。

  而我一直盯着火盆烧纸钱,时间缓缓随之流逝。

  奇怪,她是不打算再阻拦我了吗?

  正当我有这想法的时候,事实却证明了我的错误。

  她这次不再对火盆下手了,而是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腕,不让我去拿纸钱!

  她的手特别冰凉,简直就是寒冷刺骨。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急忙抽回了自己的手。

  疯女人并没有抓的很紧,让我很轻松的就把手给抽了回来。

  可紧接着我却懵了,因为在我的手上,竟然多出了一条漆黑的爪印。

  那爪印好似扭曲的鸡爪一样,深深印在我的手腕上。

  可疯女人的手……明明就不长这样!

  当抓过我的手后,疯女人是真的不闹腾了。她竟然站起了身,而且离开了我的视线。

  走了吗?

  我松了口气,发现纸钱正好烧完了。

  随着火盆里的火焰灭掉,棋牌室里的寂静一下子就被打破了。电视机的声音突然响起,我抬头一看,发现电视的右上角正好是时间,上边显示已经过了凌晨一点。

  原来电视机一直没坏吗?

  我回想着刚才的事情,还是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腿也软得厉害。

  为什么死去了多年的疯女人,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难道我刚才看见的是……

  我吞了口唾沫,只觉得浑身发冷,不敢再去想刚才的画面。

  周海平跟我说过,只要熬过了子时,其他时间干什么都行。

  于是我哪里还敢在这儿待着,急忙就跑出了棋牌室,打算赶紧回家去。

  结果我一出棋牌室,忽然就听见了一阵剧烈的狗吠,将我吓了一大跳。

  原来在棋牌室门口,竟然围聚了两条狗,正凶狠的对我吠叫。

  它们叫的特别凶,仿佛我一出这个棋牌室,就会扑上来咬我。

  奇怪了。

  这两条狗我认识,是村里的老狗了,我以前还没离开村子的时候,经常跟它们一起玩,怎么忽然就不认识我了?

  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走出了棋牌室,结果它们竟然真朝我扑了过来!

  我吓得撒腿就跑,一路朝着自己的家跑去,而它们也是穷追不舍,好几次差点咬到我的腿。

  幸好这大路是有路灯的,等我跑了很远之后,它们总算是不追了。

  可我的霉运还没结束,因为这两条老狗虽然不追我了,其他的狗在听见叫声之后,竟也全都冲了出来。

  在这漆黑的夜里,那些狗成群结队朝我追来。可问题是,这里已经是我家了,附近的这些狗我全都认识啊!之前放寒假暑假来老家的时候,我还给它们喂吃的。

  我吓得不轻,只能一个劲的跑,等跑到了我老家门口,我一个劲的用脚踹门:“快门啊!快开门啊!”

  狗群已经包围住了我,一个个对我龇牙咧嘴,发出令人恐惧的低吼。

  终于,我母亲把门打开了。

  我急忙窜进屋里,把门给关上了。

  等进了屋后,我看见父母和周海平都还没睡,总算是松了口气,不断的用手拍着胸口。

  母亲也觉得纳闷,好奇的问道:“外边那些狗追你干嘛?”

  我一听就特委屈:“我也不知道啊,全都是我认识的狗。”

  周海平听后,他对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给他看看。

  我急忙就走到周海平身边,把我刚才遇见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我爹妈满脸害怕。最后,我还举起了手腕,给周海平看我手腕上的爪印。

  周海平紧紧皱着眉头,他忽然叹了口气,说道:“不好办啊……都已经烧了纸钱,却还要给你留下印记,这是认定你了啊。”

  “堂弟,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啊……”父亲顿时急了,连忙跟周海平说道,“你说你能解决,我才一家子回来看看的,你还收了我红包。”

  周海平无奈的说道:“堂哥,我之前说的很清楚,我说看看能不能帮忙解决,而不是说我能解决。现在看来,周铭以前与她结下的梁子太大了,她不肯放过周铭。”

  母亲急得都掉下了眼泪:“到底能有多大的梁子啊!我儿子当时就是怕了,所以打她一巴掌。你看那些男人天天对她动手动脚,那才是真正的结下了梁子,她凭啥要我儿子的命啊!我一家人本本分分,从来没招惹过她,要不是她扑过来,我儿子也不会动手啊!”

  我的心里也很难受,因为当初那件事也不能说全部都是我的错。

  我当年才初中,被大葱头和几十个成年男人欺负,我应该跟她一样是受害者,怎么现在就一定要我偿命了呢?

  周海平叹了口气:“你们是不知道啊,厉鬼最是凶残,这种事情说不清楚的。周铭好歹也是我的堂侄儿,我肯定能帮就帮,可是现在……不好办啊。”

  “那我跟她拼了!”

  母亲的脸色顿时狰狞起来,她一把拿起了剪刀,怼在自己脖子上,激动的浑身发抖:“我要是死了,那我也是鬼。她想动我儿子,我跟她拼了!”

  我一看就急了,连忙把母亲的剪刀夺过来。本来我还想好好跟她讲话,可等我自己一开口,却也没忍住哭了起来:“妈,你干啥啊!我都还没孝敬你,你这是干啥啊!”

  母亲呜哇一声,抱着我的脑袋哭了起来。我紧紧的握着剪刀,忍住不让眼泪掉落。

  周海平看着我们母子俩抱头痛哭,他也许是于心不忍,轻轻的说道:“SZ,你都做到这地步了,那我可以帮你们出个计策。只是我要先说清楚,这个办法……很危险啊。”

  父亲连忙问道:“是什么办法?”

  “明天子时,让周铭去后边的坟山吧,既然活人解决不了,那就……”周海平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鬼上身。”

《冥奴》第五章 破旧的小坟墓

  鬼上身,简单三个字,倘若是我在以前听见这句话,肯定会嗤之以鼻。可是现在,却让我毛骨悚然。

  我们后边确实有一座坟山,村里人要是去世了,通常都会订个棺材葬在山里。因为我们这里埋葬不需要办手续,都是自家村民,关系好的还帮忙修墓,不像其他地方,还要买地买坟位。

  周海平认真的跟我说道:“从之前大葱头被害的时间来看,明天就是那疯女人要动手的日子,我们必须赶快行动。我要你抱一只黑狗崽去坟山,请鬼上身帮忙。关于怎么上坟山,你知道吧?”

  我点头说道:“上山之后有个三岔路口,走左边和中间都行,反正不走右边,右边是上山砍竹子的。”

  周海平嗯了一声:“对了一半,你记住了,只能走左边,不能走中间。”

  “为啥啊?”我忍不住问道。

  周海平严肃的看着我:“中间那条路上去,有个惹不起的坟墓。反正你走左边就是了,要是不小心招错了魂,那只会死的更早。”

  我下意识哦了一声,而母亲仿佛想起了什么:“中间上去,是李家XF的坟……”

  “别说了!本来就挺担心了,还说那些吓人的东西干什么!”父亲立即打断了母亲的话。

  我心里有些疑惑,因为从来没听过所谓的李家XF。我们这是周家村,整个村里的人都姓周,怎么会冒出个李家XF呢?

  但我也没往心里去,因为现在我的脑海里只有疯女人。

  周海平给我灌了点烧酒,说喝了酒好睡觉,省得今晚失眠,耽搁明天的要事。

  我喝过酒之后,就深深的睡了一觉。等第二天醒来,周海平开车带我去了小镇上,在养狗场买了一只黑狗崽,又买了一些红绳。

  等回到家后,他将红绳绑在狗崽的脖子上,缠绕了好几圈,最后缠成了围巾一样的打扮。

  随后,他又拿来个碗,用刀割破了狗崽的腿,挤出一些血倒进了碗里。等做完这一切,他又把刀递给我:“去洗干净,然后取点你的血到碗里。”

  我顺从的把刀洗了,然后割破了大拇指,把我的血挤进碗里。

  周海平看我弄好后,他把水倒进碗里,再把血和水都搅拌在一起。

  在他搅拌的时候,那碗里的血水散发出了很浓郁的血腥味,而且他越搅拌,血腥味就越浓,甚至让我闻着有点想呕吐。我甚至在想,他会不会就像电视里演的一样,让我把那东西喝下去。

  幸好,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将那碗血水倒在了缠绕着黑狗崽脖子的红绳上。

  那血水的份量倒在红绳上刚刚好,完全将红绳给润湿了,但却没有洒落一滴。

  等做完这一切,周海平用非常严肃的口吻跟我说道:“当太阳下山了,你就抱着它上山。你可记住了,在走路的时候,无论发生任何事,你都不可以回头。而且你只能转身一次,就是等你决定要回来的时候。记心里了,只能转一次。”

  我想起自己要去做的事情,心里就有点慌。于是我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跟他问道:“那我请问一下,我怎样才能知道已经那个……那个……”

  “你想说鬼上身是吧?”

  我连连点头,那三个字我实在是有点说不出口。

  他跟我解释说道:“这个简单,只要你身体不由自主轻飘飘了,那就是鬼上身。其实啊,鬼上身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但是我给了你这个黑狗崽,它可以帮你分担阴气,保护你的安全。你到时候可以盯着它,如果它安安稳稳在你怀里睡着,那就代表你招来了普通的鬼,这样的话恐怕赢不了那个疯女人。”

  他顿了顿,继续跟我说道:“但如果它很不安的乱叫,就代表你招来了凶鬼,那你就有赢的可能。不过还有一点要记住,如果它跑了,就代表你遇到了厉鬼。到那时你想都别想,赶紧跟它一起跑。因为那代表阴气太重,连它也没法再保护你。”

  我嗯了一声,将周海平说的话都记在了心里。

  等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他和父母一起将我送到了坟山的山脚下。

  我抱着黑狗崽下了车,父母都是担忧的看着我。而周海平靠在车窗上,轻声说道:“这事儿如果成了,那你就能平平安安的了。你可一定要在子时之前回来啊,到时候不管成没成,都必须回来。否则的话……可就回不来了。”

  我听得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抱着黑狗崽往山上走。

  以前坟山这儿总是有很多人,因为村民们要上山砍竹子。可自从出了疯女人那档子事,大多村民都搬走了。

  如今坟山的山路杂草重生,山路台阶上爬满了野草,踩着都有点麻烦。

  我抱着黑狗崽,艰难的往上边走。这满是野草的台阶踩的我特别吃力,因为很多台阶都已经松动了,估计是因为太久没有村民在这打理的关系。

  走着走着,我总算是来到了三岔路口。

  按照之前说好的,我现在应该往左边走。

  可当我踏出一步的时候,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情却发生了。

  我脚下的台阶可能是因为太久没人修理的关系,在我踩上去之后,竟然哗啦一下,就朝着下边滑去。

  我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踉跄就朝着旁边倒去。我怀里的黑狗崽也是吓得大叫,我这旁边正好是中间那条路的台阶,这要是不小心砸上去,恐怕这小小的狗崽会成为我的肉盾。

  虽然它只是一个狗崽,但它也是一个小生命。我急忙就用胳膊肘护住了它,导致我半个身体砸在了中路台阶上。而随着我脚下台阶的松落,竟然连着被我踢落了两块台阶。

  小狗崽明显是吓坏了,它嗷呜叫着就往上边跑。我一看顿时急了,急忙就爬上了中路台阶,一把将它抱在怀里。

  可当抱住它的一刹那,我的心却立马凉了半截。

  这……走上中路的台阶了。

  在这一刻,我惊恐的吞了口唾沫。

  就在昨天晚上,周海平还亲口说过,不要走中间这条路。因为在这条路上,有个惹不起的坟墓,好像是什么李家XF……

  可是周海平也说的很清楚,那就是我只能转身一次,必须是在准备回去的时候转一次。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犯了难。

  走中间这条路,有危险。但现在我不能回头,一旦回头就代表着失败。

  可是,疯女人会在今天晚上找我,根据周海平所说,到时候我将必死无疑。

  如果继续往下走,那我会有风险;可如果我放弃的话,那一定会死。

  既然如此,还不如继续往下走算了!

  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继续往下走。因为我觉得,我遇到这种事情已经够倒霉了,应该不会更倒霉了吧?

  太阳已经下山了,天地之间是一片蔚蓝,让视线变得有些模糊。

  第一座坟墓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这山上只有我一人,难免觉得有些害怕。

  在我路过坟墓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凉气。

  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我竟然觉得身后好像有人在跟着我。

  但我不敢回头看。

  等过了这个坟墓之后,那凉气忽然就没了,又变成了夏天闷热的感觉。

  可是在我的脖子后边,却有一股阴凉的气,时不时吹到我的身上。

  我的内心越来越害怕,却不敢让脚步停下。走着走着,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真的轻了一些,并且也变得冷了一些,而黑狗崽就在我的怀里安睡着。

  就在这时,我路过了第二座坟墓。

  这第二座坟墓,竟然是比刚才那第一座坟墓还要冷,甚至让我打了个哆嗦。

  就在这时,我感觉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更加寒冷的感觉,身体也比刚才更轻飘飘的。

  黑狗崽还在我的怀里睡,只是睡的没刚才那么安稳,一抽一抽的。

  我害怕的往前走着,当路过第三个坟墓的时候,这里的凉气没有第二个强烈,我的身体也没有任何变化。

  随后我发现了,只要我路过的坟墓更阴冷,那我身体就仿佛换了一个鬼上身。越厉害的鬼就能让我越轻,也会让我脚踮得越高,但都没达到前天疯女人让我梦游的那个程度。

  当天快要完全黑的时候,我怀里的黑狗崽总算是不安的叫了起来。这让我深深的松了口气,于是我打算转身回去。

  就在这时,我看见了前边有个小小的坟墓。那坟墓很破,甚至连碑文都没有,就是胡乱竖了个石板。

  我没有将它放在心上,正好那破落的小坟墓前有个大台阶,我可以在那转身。

  于是我就往前走了两步,可就在我准备转身的一刹那,一阵寒冷刺骨的凉气,竟是从那破落的小坟墓里传了出来!

  那阴冷的温度,竟是让我连动弹都觉得困难!

  刹那间,我怀里的黑狗崽仿佛受了刺激一样,挣扎着从我怀里跳了出去。它摔在地上,吃痛的嗷呜惨叫一声,一瘸一拐的往山下狂奔。

  我心中大惊,不由得想起了周海平说过的话,连忙也想往下跑。

  可就在这时,那黑狗崽忽然倒在地上,还吐出了一口鲜血,不知死活。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踮起了大脚趾,脚腕呈现出了九十度的垂直,仅仅用大脚趾的指甲支撑着全身,可我的脚却感觉不到身体有任何重量。

  冥冥之中,好似有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让我连口水也吞不下去,呼吸都觉得万分困难……

周铭小说《冥奴》试读结束。

喜欢冥奴相关小说

冥奴周铭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冥奴
《洪荒狂神》最新章节洪荒狂神 洪荒狂神
([张军])小说我爸是首富在线阅读 我爸是首富
异界召唤师全文阅读_异界召唤师全集 异界召唤师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韩淮楚)全文免费阅读_寻秦记之我是韩信小说全集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流光一往情深思慕晚免费阅读地址 一往情深思慕晚
《从此无心爱良夜》全文在线阅读 从此无心爱良夜
《异界御龙者传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异界御龙者传说
我的迷人小娇妻_我的迷人小娇妻最新章节_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迷人小娇妻
[楚河]&最强狂兵小说无错版阅读 最强狂兵